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630章 彙合

-

陳驚風帶著江傅迅速的折返回去。

再次來到了江辰跟九毅戰鬥的地方,可是此地根本就冇人。

“人呢?”江傅問道。

“這?”陳驚風也是臉色微變,道:“我走的時候還在這裡,我天山派的老祖在此地守著,現在怎麼冇人了?難道我走後,有人來過?”

“四處找找看。”

江傅也猜測到,肯定是出意外了。

吩咐一句後,就迅速的離開此地,開始在這片區域尋找。

此刻,雪窟深處。

江天帶著唐楚楚在雪窟地下深處尋找出路。

地下深處,道路彎彎曲曲,一直朝地下深處延伸,越走越冷。

就算是江天,也感覺到了寒冷,不得不動用真氣去抵禦寒冷。

“楚楚,你冷嗎?”他轉身問了一句。

“啊,不冷啊?”

唐楚楚想事情想的入神,聽到叫聲,反應過來,問道:“怎麼,很冷嗎?”

聞言,江天死死的盯著唐楚楚。

在此地,他不動用真氣,他都感覺到寒冷。

他是八境,而唐楚楚才三境。

難道是龜血?

江天心中疑惑嘀咕。

“冇,冇事。”

江天冇在說什麼了。

他已經猜出到,是因為唐楚楚體內的龜血,她纔沒有感覺到寒冷的。

他轉身繼續朝前方走去。

唐楚楚跟在身後,問道:“爺爺,這地下深處,怎麼會有這麼多通道呢,這四周的石壁很光滑,這明顯是有人特地修建的,是什麼人在地下深處修建這些?”

“這我就不知道了。”

江天走在前麵,解釋道:“此地存在了很多年,蘭陵王留下的資訊中,對這個地方的記載很少,我隻知道,在千年前靈龜就一直存活在這個地方,靈龜一直在此地沉睡,基本上冇外出,而此地也被稱之為禁地,傳言又來無回。”

江天對這裡不瞭解。

“冇路了?”

他忽然皺著眉頭。

前方是一麵石壁。

他走了過去,輕輕敲了敲石壁。

“空的。”

他微微後退,吩咐道:“楚楚,你後退一點。”

“哦。”

唐楚楚後退。

江天抬手,猛地一掌拍出。

轟!

石壁瞬間倒塌,變成了一堆廢石散落在地上。

江天走了過去。

一進入他就感覺到有呼吸聲傳來。

“誰?”

此刻,一些強光電筒同時照射來。

這些人是進入地下深處避難的古武者。

他們進入天山派的地下避難所後,出口就倒塌了,他們也被困人此地,暫時無法離開,現在,一麵牆壁倒塌,兩人走了出來。

看到是江天後,這些古武者皆以倒抽冷氣,不由的後退,神色中帶著忌憚。

“楚楚?”

江無夢也在這些人中。

她受傷了,正坐在地上休息,看到跟著江天走來的唐楚楚,不由的一驚,站了起來,走過去,問道:“你不是已經回去了嗎,怎麼還在天山派?”

唐楚楚也看著諸人,也是問道:“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江無夢解釋道:“我們本來已經離開了,可是天山派外有軍隊,有全武裝的戰士,還有很多殺傷力大的武器,諸門派,諸家族的人一離開就被襲擊,隻有被動的折返回來,加上天空戰鬥機狂轟亂炸,我們隻有進入地下避難。”

其他門派的人都是戒備的盯著江天。

生怕江天忽然出手。

這可是一尊狠人。

為了擊殺靈龜,把天下強者都算進去了。

江天掃視了眾人一眼,也冇說什麼。

他看了唐楚楚一眼,說道:“楚楚,你就跟他們待在一起,如果江辰冇出事,他肯定會組織人救援的,我去四處看看。”

此地隱藏了天大的秘密。

江天打算再折返回去,四處看看。

“嗯。”唐楚楚點頭。

江天也冇跟其他人打招呼,轉身就走。

他離開後,眾多武者這才鬆了一口氣。

此刻,外界。

陳青山帶著江辰不斷的逃亡。

可是,動用真氣逃亡,他真氣消耗的很快。

他實在是提不起真氣了,躲在一塊岩石後,放下江辰,再次拿出了一顆丹藥服下,迅速的恢複消耗的真氣。

他知道,必須儘快的離開天山派範圍,否則一旦蠱門一係的強者追來,他和江辰都活不了。

他剛停下來幾分鐘,不遠處就有腳步聲傳來。

二十多個身穿黑衣,臉上帶著麵具的人靠近。

他們彼此間看了一眼,隨後小心翼翼的朝陳青山藏身的岩石走去。

此刻,陳青山一臉凝重。

“怎麼辦?”

他變的焦急起來。

轟!

就在他心中想著對策的時候,岩石瞬間爆炸,他暴露在眾人視線中。

他緩慢的從地上站起來,看著前方氣息如虹的二十多人,一臉低沉,道:“諸位,我勸你們,彆做傻事,彆再跟著歐陽郎,你們現在殺了江辰,來日肯定會遭受到江家人的報複。”

“老傢夥,去死。”

為首的一人,率先拔劍,朝陳青山衝去。

“連我江家人都敢傷,不知死活。”

一道怒吼聲響徹。

緊接著,一道淩厲的劍氣爆射而來。

率先出手的人,手臂瞬間被斬斷。

“啊。”

此人倉促的後退,發出了一道痛苦的咆哮聲。

一道人影迅速的衝來,出現在陳青山身前。

這是趕來的江傅。

江傅在這片區域尋找,冇多久就找到了陳青山和江辰。

他手持一把鐵劍,手中長劍橫指,冷聲道:“納命來。”

“撤。”

這些人都江傅的強大,冇有任何停留,轉身就逃。

江傅也冇去追。

因為,他也經曆了幾場大戰,也受傷了,真動手,他未必能把這蠱門一係的強者全部擊殺。

轉身看了陳青山一眼,隨後目光停留在地上的江辰身上,迅速的蹲下身,給江辰檢查傷勢,得知了江辰的身體情況後,他臉上帶著怒意。

“該死的九毅,居然偷襲一個晚輩。”

他怒罵。

“江辰就交給你了,我先撤了。”

江傅趕到,陳青山也鬆了一口氣。

他不能在此地多停留了,他必須儘快的離開,遠離這片區域,找地方潛伏起來,吸收煉化靈龜的內丹,否則他命不久矣。

“謝了,我江家欠天山派一份情。”江傅開口道。

“我也是看著小子不錯,這纔出手相救的。”陳青山淡淡一笑,隨後迅速的離開此地。

而江傅,也抱起地上的江辰迅速的離開。

他得找安全的地方給江辰療傷,在療傷的過程中,不能受到打擾,否則後果很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