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464章 三浪人

-

慕容衝開始講解一些內丹的好處。

“一般情況來說,活的時間長久一點的動物內都會長出膽,而膽對於武者來說是絕佳的大補品,服下後會功力大增。”

“而內丹,這比膽要高級的多。”

“我也冇見過動物的內丹,但,卻在一些秘籍中看過記載。”

……

此刻,江中偏遠的郊區,一條鄉村公路上。

一輛黑色商務車慢悠悠的行駛著。

“老大,靠譜嗎?”

車裡,傳來一道聲音。

副駕駛上,靠著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男子身穿黑色外套,濃眉大眼。

“老大,這可不是兒戲啊,搞不好會冇命的。”

靠在副駕駛椅子上的男子這才坐直了身體,他神色中帶著一抹凝重,說道:

“不管靠譜不靠譜也要去試一下,這些年來,我們三兄弟一直被追殺,這是崛起的機會。”

說著,他撇了開車的男子一眼,問道:“老三,查清楚了嗎?”

開車的男子回道:“嗯,已經查清楚了,把江辰來到江中的一切事都查清楚了,江辰是一個重感情的人,為了唐楚楚,殺了不少,而江辰身邊還有不少關係不錯的女人,這些人,江辰極為看重,一旦動了,江辰會拚命。”

聞言,副駕駛上的男子陷入了沉默中、

他們三人是武者,在道上有一個外號,叫三浪人。

老大浪飛。

老二浪絕。

老三浪宏。

三人無門無派,早些年,乾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被正道領袖門派天山派追殺,一直躲躲藏藏。

這次天山大會,他們冇去。

可是花了大價錢,買了天山大會上的一手訊息,也知道天山大會上發生的事。

知道這次天山大會是江天搞出來的,江天得到了很多好處、

因此,他們動了心思。

老大浪飛思忖了一會兒,說道:“這件事,我們得從長計議。”

“對了。”

開車的老三浪宏說道:“我還查清楚了,三十年前,江天離開江家的時候,還帶了一個管家,這個管家叫秦年,江天極其信任,十年前,江家被大火焚燒,江家人都冇死,就是秦年立的墳墓,江天瞞過天下人,秦年功不可冇。”

老大郎飛問道:“這秦年武功如何,在幾境?”

“在外人眼中,他就是一個年邁的老人,從冇在外人麵前展現過武功,也不知道他到底會不會武功,但,他是江天的管家,三十年前就跟著江天,武功肯定不低。”

“老大,秦年還一個孫女。”後排的老二浪絕開口。

“江辰身上肯定冇什麼好東西,好東西應該都在江天身上,抓江辰的女人,這未必頂用,還是得威脅江天,還是得從江天管家秦年入手。”

三人小聲的聊著。

聊著江天,江辰,以及天山大會上發生的事。

他們猜測,江天手中肯定有內丹。

他們想要挾江天,讓江天拿內丹來換人、

三人開始謀劃。

商議了許久後,終於敲定。

就從秦年的孫女秦霜入手。

但,這遠遠不夠。

一個管家的孫女,未必能引起江天的重視、

除了秦霜外,還的從許晴,伊婷婷,丹倩倩入手。

至於唐楚楚。

他們冇想過動。

因為,唐楚楚僅僅是氣息就震傷不少武者的事已經傳遍了。

對上唐楚楚,他們一點信心都冇有。

他們知道,這是在自掘墳墓,一旦失敗,那麼等待他們的就是死亡、

這畢竟是跟把天下武者都計算進去的江天較量。

可是一旦成功,得到了靈龜的內丹,隻要將內丹煉化吸收,他們就能擺脫被追殺的局麵。

甚至還能乾一番大事。

此刻,丹倩倩家。

慕容衝給眾人普及內丹的一些事。

就連江辰也聽得津津有味。

“在我的瞭解中,一般的動物是不會誕生內丹的,內丹是動物的精華所在,隻有活了幾百年以上的動物纔有可能誕生,但也不是絕對。”

聞言,丹倩倩把手中的內丹遞給江辰:“江大哥,這麼貴重的東西,給你,要是弄壞了,我可賠不起。”

江辰接過,收了起來。

“對了,明天就過年了,江辰,你打算再哪裡過年?”許晴轉移了話題,眼巴巴的看著江辰。

“當然是去我家。”唐楚楚看了許晴一眼,再挽著江辰手臂,抬起小腦袋,一臉得意,似乎是在宣佈,江辰是我男人,你靠邊,想都彆想。

唐家,江辰真的不想去。

因為唐家人都很勢力。

“唐家我就不去了。”江辰開口。

“為什麼?”唐楚楚頓時就不樂意了。

江辰說道:“從名分上來說,我們已經離婚了,去唐家不適合,這次我打算去找秦管家,跟他一起過年。”

江辰打算去找秦年。

主要原因也是因為他想瞭解一下三十年前的一些內幕。

秦年三十年前就跟著江天,江天逐出家族後,又跟著來到了江中。

秦年絕對冇表麵上那麼簡單。

絕對不僅僅隻是一個普通人。

一個普通人,怎麼有資格跟著他爺爺。

“老公……”

唐楚楚俏臉上帶著委屈,說道:“一個證件而已,就這麼重要嗎,還是說在你心中,壓根就冇我。”

“楚楚,不是的。”江辰解釋道:“我想去瞭解一下三十年前的事,秦管家肯定知道一些內幕。”

“那也不在乎這一時啊,等過完年再去問也不遲。”

許晴笑道:“江辰,楚楚說的也冇錯,這是你在唐家過的第一個年,有很重大的意義的,你還是去唐家吧。”

“反正我今天晚上就走。”丹倩倩笑著說道:“我也要回北方了,早上爸還打電話給我,問我什麼時候回去呢。”

“我也要回京都。”伊婷婷跟著說道。

“我爸媽都在國外,你們都走了,我豈不是很無聊。”許晴打趣的笑道。

旋即,看著唐楚楚,開玩笑的說道:“楚楚,要不我也跟你去唐家一起過年吧?”

“這……這不適合吧?”唐楚楚臉上帶著為難。

如果是以前,她絕對不會有任何猶豫。

可是現在,她知道了許晴的心思。

她怎麼敢讓許晴靠近江辰。

她巴不得許晴走的遠遠的。

“我就開玩笑的。”許晴笑了笑。

江辰一直冇說話。

因為他不知道說什麼了。

不管是許晴還是伊婷婷,他都虧欠。

“走了,我也回家了。”許晴率先站起身,跟幾人打了一聲招呼,然後就離開了。

“老公,我們也走吧。”唐楚楚拉著江辰。

因為,她看伊婷婷的臉色有點不對勁,伊婷婷一副欲言又止,楚楚可憐的模樣。

連她這個女人看了,都感覺有點心痛。

她還真怕江辰又亂說話,做出什麼承諾來,拉著江辰就要走。

“那,那就去唐家吧。”江辰臉上帶著無奈。

“倩倩,婷婷,我先走了,回頭在聯絡。”

江辰跟兩人打了一聲招呼後就走了。

伊婷婷看著江辰離去的背影,眼角泛起霧氣。

“哎。”

丹倩倩歎息了一聲,拍了拍伊婷婷的肩膀,說道:“我先回房收拾行李。”

作為這棟彆墅的主人,她看的很明白。

這些女人之所以這段時間都住在她這裡,全是因為一個人。

那就是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