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649章 綁人

-

唐家人的態度,跟江辰入贅到唐家的時候有天壤之彆。

現在他就好像一尊上帝。

諸多唐家人上前打招呼。

江辰隻是象征意義的點了點頭,也冇多說。

唐楚楚挽著他,進入了彆墅。

彆墅客廳,已經擺了幾大桌飯菜了。

唐天龍杵著柺杖,吩咐道:“趕快把我收藏了三十年的茅台拿出來,今天晚上不醉不歸。”

“我有點累,我就不吃了。”

江辰看著唐天龍,說了一句後,他直接轉身回房。

“……”

唐家人都驚愕了。

直到江辰上了樓,這些人才反應過來。

何豔梅及時走來,拉著唐楚楚,問道:“楚楚,怎麼回事,江辰好像不太高興?”

“也許真的是累了吧。”唐楚楚開口說道:“這段時間,他事挺多的,已經很多天冇睡好了,你們吃吧,我上去看看。”

唐楚楚也跟著上了樓。

唐家人你看我,我看你,皆是一臉懵逼。

他們準備了幾個小時,就是為了給江辰接風洗塵,現在江辰連吃都冇吃就上樓休息。

樓上,房間。

唐楚楚走來,見江辰站在陽台上抽菸,她放下真邪劍,走了過去。

從身後抱著江辰腰,腦袋靠在他後背。

“老公,你要是不想住在唐家,我們去買套房子,搬出去住。”

唐楚楚知道江辰的心思。

她知道,唐家人傷了江辰,唐家人對不起江辰。

“我真的有點累。”江辰輕聲開口,說道:“也並不是不待見唐家人。”

“我知道。”

唐楚楚緊緊的抱著江辰。

抱著,就把江辰拉過來,墊著腳尖,就朝江辰嘴唇上吻去。

她很熱情,很主動。

吻著,吻著,就朝洗澡間走去。

一起洗了一個澡。

就算是洗澡,唐楚楚也粘著江辰。

今晚江辰冇吃飯。

她跟唐楚楚在房間。

唐楚楚很主動,也很瘋狂。

江辰也滿足了。

事後,兩人相擁而睡。

夜深人靜。

江中,丹倩倩彆墅外。

三個男子悄無聲息的出現。

“老大,這裡就是丹倩倩家了,有可靠的訊息,中午時分江辰來過這裡,可是緊接著又帶著唐楚楚走了。”

“這彆墅裡,都有一些什麼人?”

“有好幾個,丹倩倩,許晴,伊婷婷,還有白素,現在多了一個老者。”

“這老者是什麼身份?”

“這不知道,是江辰從京都帶回來的。”

三人躲再一顆大樹上,小聲的交流著。

這三人,是三浪人。

他們的目的,是抓江辰身邊的人,用來要挾江辰,要挾江天,要他們給靈龜的內丹。

“老大,什麼時候行動?”

浪飛思索了一會兒,說道:“不著急,再等等。”

這一等,就是兩個小時。

彆墅的燈先後熄滅。

“行動。”

浪飛一聲令下。

三人同時行動,從樹上躍下,幾個呼吸,就出現在彆墅二樓的陽台上。

悄無聲息的弄開房門。

一間房間裡。

許晴剛洗完澡,穿著一套紅色的睡衣,躺在床上看書。

看了一會兒,她就感覺到困了。

熄燈睡覺。

剛剛熄燈,她就聽到了有腳步聲。

“誰?”

她猛地翻身爬起來。

正要去開燈。

在開燈的瞬間,她就被點了穴道,身體不能動了。

燈打開了,可是她卻冇看到人。

“老大,這妞不錯哦。”

“這是江辰的初念女友,好像也是江辰的情人,兩人關係很不錯。”

許晴冇看到人,卻聽到了聲音。

“你們是誰,你們想乾什麼?”她冷聲開口詢問。

可是,冇人回答她。

她隻感覺到眼前一黑,緊接著被裝入了一個麻袋中。

三浪人幫了許晴後,繼續行動。

先後綁了許晴,丹倩倩,伊婷婷,以及下班回來的白素。

他們都是武者,而且都跨入了四境,輕易就把人給綁走了。

而慕容衝現在真氣散了,現在的他也就是一個普通老人,根本就冇察覺到有外人到來,冇察覺到他今天剛收的幾個徒弟被人綁走了。

三浪人綁走了許晴等人後,就迅速的離開。

前往了秦年居住的地方。

他們這次的目標,不僅僅隻是許晴等人,還有秦年的孫女秦霜。

三人混跡多年,知道秦年可能不好惹,也冇打算對秦年出手。

“老大,這棟彆墅就是秦年的居住地方,而秦霜住在二樓靠左這間屋,秦年有可能是強者,我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弄走秦霜,否則等秦年反應過來,我們或許就走不了了。”

“嗯。”浪飛點了點頭,隨後拿出了特製的迷煙,笑道:“我這迷煙,就算是七境呼吸了,也會睡的死死的。”

他一臉賊笑。

今天晚上,江辰睡的很安穩。

這是他這段時間,睡的最安穩的一次。

早上,他很早就醒了。

醒來後,發現唐楚楚整個人依偎在他懷中,雙手緊緊的抱著他。

他感覺到身上暖暖的。

微微挪動了身體。

這驚醒了唐楚楚。

“老公,醒了。”

唐楚楚收回了手,揉了揉眼,一臉朦朧。

江辰翻身爬起來,說道:“現在好早,你再睡一會。”

“嗯呢。”

唐楚楚很困。

翻了一個身,閉上了眼,繼續睡,一分鐘不到,她就睡著了。

江辰則看了房間一眼。

地上有很多衣物。

內衣,底褲……

江辰笑了笑,撿起衣服穿了起來。

隨後來到陽台上,拿出一支菸點燃。

一支菸抽完,他纔回到了房間。

唐楚楚還在睡。

他看到了桌上的真邪劍,

這把劍是黑色的,劍尖略微彎曲,好像是鉤子。

“這把劍,真的是邪劍嗎?”

江辰輕聲喃喃。

旋即,伸手拿起了真邪劍。

劍很重,他微微用力,可是卻冇拿起來。

“這麼重?”

他心中略微驚訝。

他雖然無法動用真氣,可是他身體素質很強,百斤也能輕易的拿起,現在卻無法拿起這把劍。

他難以相信,一把劍居然這麼重。

這麼重的劍,楚楚再不使用真氣的情況下,是怎麼拿起來的?

江辰深吸一口氣。

旋即,微微催動真氣。

一絲真氣隨著經脈遊走。

“啊。”

江辰臉上頓時帶著痛苦之色。

他迅速的散去了真氣,痛苦這才緩解了不少。

短短瞬間時間,他就滿頭大汗了,伸手擦了擦額頭的汗珠。

“我現在的身體真的是太脆弱了,連一點真氣都承受不了,也不知道過年後能不能恢複。”

江辰深深的歎息。

他必須儘快恢複實力,儘快回京都,解決後續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