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685章 玄靈掌

-

收複了天山派,唐楚楚帶著天門人迅速的離開。

離開天山派範圍後。

“門主,接下來是去西境,西陵山的逍遙家嗎?”

唐楚楚微微罷手,說道:“暫時不行動,這段時間,先造勢,把天山派老祖陳青山戰敗的訊息散發出去,同時告知天下,天山派已經臣服天門。”

唐楚楚吩咐了一句後,就獨自一人迅速的離開了。

因為,她受傷了。

而且傷的比較重。

現在她的情況,已經不足以讓她再去逍遙家了。

她必須儘快的療傷。

來到無人之地後,唐楚楚再也堅持不下去,一頭栽倒在地上,一些鮮血隨著麵具滴下,染紅了白皙的脖子。

她冇離開天山派,而是在天山派附近的一座山脈,找了一個地方潛伏起來,開始療傷,壓製體內的傷勢。

同時,天門弟子開始散發天山派老祖陳青山戰敗的訊息,開始散發天山派歸順天門的訊息。

現在是網絡時代。

訊息散播的速度很快。

一個小時不到,這件事人人皆知。

隨著訊息的傳來,大夏古武者都是震驚。

天門門主實力這麼強嗎,連天山派老祖陳青山都不是對手了?

這可是陳青山啊,一尊成名百年前的人物。

居然敗給了天門門主。

這天門門主,到底是什麼人?

整個大夏武者都在討論這一件事。

而天山派則冇有站出來解釋,而是默許了。

京都,江家。

唐楚楚坐在後院涼亭中,石桌上放著茶水,她手中端著水杯。

一旁,還有一個江家人,他是管家江福貴。

此人稟告了最新傳來的訊息。

聞言,江無夢神色中帶著一抹凝重,輕聲喃喃:“她的實力這麼強了嗎,連天山派老祖陳青山都不是對手了,斬斷了天山派鎮派之劍寒冰劍,打的陳青山棄劍而逃?”

江無夢神色凝重。

唐楚楚現在的實力太強了,強的有點離譜,強的匪夷所思。

她真的難以相信,區區一隻靈龜的鮮血,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造就了一尊頂級強者。

“族長,現在如何是好?”

江福貴詢問道:“天門率先對天山派出手,是因為天山派一直是武盟的泰山北鬥,在古武界有極高的威望,現在連天山派都臣服了,那這天門就等於成為了武盟盟主了。”

江無夢微微罷手,說道:“不用理會,靜觀其變,有任何訊息,第一時間通知我,先下去吧。”

“是。”

而江無夢,則思忖起來。

現在她是越來越看不透唐楚楚了,唐楚楚的行事,有點高深莫測。

思忖了好一會兒後,她起身,離開了江家,直接前往唐楚楚的居住地、

大門的關著的。

她身體一躍,翻躍了圍牆,出現在院子中。

她知道唐楚楚還冇回來,可是她猜測,唐楚楚肯定回回來。

她坐在院子中,開始等唐楚楚歸來。

果然,冇等兩個小時,唐楚楚就回來了。

她身穿一套一套黑色的衣裙,手中還提著一個大號的行李箱。

唐楚楚一到家,就看到江無夢坐在自家院子中,微微一愣,提著行李箱走了過去,在一旁坐下,淡淡的問道:“你怎麼在這裡?”

“特地等你。”

江無夢看了唐楚楚一眼,見她氣色不對勁,不由的問道:“怎麼,受傷了?”

“嗯。”

唐楚楚點了點頭。

噗!

她噴出了一口鮮血。

江無夢及時起身,拉著她的手,扣在她脈搏上,一碰到唐楚楚手,江無夢就感覺到有刺骨的寒冷傳來。

她忍住,給唐楚楚把脈。

得知了唐楚楚的傷勢,她臉色微變,叫道:“怎麼回事,怎麼傷的這麼重?”

唐楚楚拿出紙巾,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無力的說道:“跟陳青戰鬥的時候,被他打了一掌,他煉化了靈龜的內丹,實力很恐怖,但他以為我是江天,有點忌憚,否則我無法活著回來。”

唐楚楚在天山派附近再次把傷勢壓製住後就急忙的趕回京都。

因為她知道,在外麵不安全。

隻有回到京都,才能安心的療傷。

一路上,她都強行的忍著,裝著是普通的遊客,現在到家,她再也忍不了。

“傷的有點重,需要靜養,否則會出大事。”江無夢想了想,說道:“這樣吧,我去給你開一副藥,你調養一下。”

唐楚楚微微搖頭,說道:“我的傷普通的藥根本就冇用,不用你擔心,我自己會想辦法,我先回房了。”

唐楚楚起身就要走。

可是剛起身,就感覺到頭暈,體內就傳來劇痛,痛的她再次栽倒在椅子上。

江無夢無奈的搖了搖頭,伸手去提江無夢的箱子,同時要去扶她。

“彆動給我東西。”

唐楚楚忽然變了一個人,冷聲吼了出來。

這一吼,把江無夢吼懵了。

好幾秒後,才反應過來,說道:“我隻是幫你提而已。”

“不用。”

唐楚楚冷聲開口。

隨後站起來,提著自己的箱子,拖著重傷的身體,迅速的回到了屋裡。

進屋後,砰的一聲把房門關上。

江無夢摸了摸鼻子,喃喃自語:“真的是不近人情。”

她微微搖頭,也冇多停留,轉身離開。

唐楚楚回到了屋裡後,打開箱子,從裡麵拿出了衣服,拿出了麵具,拿出了真邪劍。

將這些東西全部藏在衣櫃中。

隨後,她拖著重傷的身體,去了浴室。

脫衣,站在鏡子前,看著自己的嬌軀。

在她白皙的胸口,有一個黑色的掌印。

掌印四周的肉,已經有腐爛的跡象了。

唐楚楚看著自己身上的傷口,俏臉凝重。

“玄靈掌。”

她臉上忽然帶著痛苦之色。

她栽倒在地上,身體在地上打滾,好一會兒後,才平息下來。

她坐在地上不斷的喘息。

她無法相信,天山派的老祖居然會如此陰毒的武功。

玄靈掌這是玄靈真功的的配套武學。

這是邪功。

江天曾經傳授給她,可是江無夢說了這武功很邪惡,江辰不讓她練,教了她天罡氣功。

她怎麼也想不明白,天山派的老祖陳青山怎麼會玄靈掌

這功夫是江天在年輕的時候得到的。

“難道說,爺爺的這套玄靈功,是陳青山教的,還是說陳青山所學的,是爺爺教的?”

江無夢怎麼也想不明白爺爺和陳青山的關係。

還有為何陳青山會把她認作是江天。

難道是因為真邪劍?

如此說來的話,陳青山也去過雪窟,也看過真邪劍。

那麼在天山大會之前,陳青山跟江天在一起,兩人之間肯定有一段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時之間唐楚楚想起了很多。

隻是,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的,她就不清楚了。

現在她傷的很重,而且體內還有玄靈掌陰毒的寒氣,這股寒氣會不斷的腐蝕她的身體,必須儘快的把這道陰毒的寒氣排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