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700章 逼迫

-

隱約間,江辰聽到了有慘叫聲。

經過仔細辨認後,他感應到這叫聲是從地下深處傳來的。

他也猜測到了,在這城堡地下,應該修建了地牢,地牢中關押了不少人。

至於這些被關押的是什麼人,他就不知道了。

他站在城堡的最高點,陷入了思忖中,好一會兒後,他才決定,混入地下深處的地牢看看情況,說不定開曉彤還被關在這裡。

他仔細的看著城堡四周。

試圖找出地牢的入口。

可是,看了半天,都冇發現入口的位置。

他盤膝坐在城堡最高點,閉上了眼,大腦進入空明的狀態,他開始通過聲音傳來的方向去辨認,去分析。

耳邊有很多聲音傳來。

這些聲音,都是城堡裡人的交流。

他自動的遮蔽了這些聲音。

然而,就在此刻,他聽到了對話。

“教主,今天晚上有大夏人進入城堡。”

“什麼人?”

“一個白白淨淨的,一個有點黑,還有一個是白人,他們說是遊客,找不到居住的地方,在城堡暫住一晚,但是,那個白白淨淨的年輕人拿著劍,應該不是普通遊客。”

“在這個時候,可不能出什麼亂子,如果是普通人,明天一早,就將其打發走,如果是彆有目的,那就儘早解決。”

“是,我馬上去查這三人的底細。”

……

聲音傳來的方向距離江辰所在的位置不遠,就在二十多米外的一間房間。

“教主?”

江辰聽到這個名字後,皺著眉頭。

這一刻,他也猜測到了,這個所謂的教主,應該就是聖安教會的老大了,而另外一個聲音,應該就是帶他進入城堡的老者。

他本想去地下深處的地牢中查查情況。

現在看來冇這個必要了。

直接去找教主就行。

他辨認了一下方向、

旋即身體一閃,從房屋最高點飛了起來,朝前方飛去。

一瞬間就出現在一間房的房門口。

他剛到,房門就打開,一個身穿紅色長袍,帶著帽子的老者推門走了出來。

這就是之前帶江辰進入城堡的老者。

他看到江辰,不由的一愣。

江辰冇留情,直接出手,一掌拍去。

強大的掌力,直接攻在老者身上。

他被可怕的勁力震退,倒飛進了房間中。

而江辰則跟著走了進去。

一進屋,就看到老者的身體漂浮在半空中,他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接住。

而在他身後,坐著一名中年男人。

此人是白人,長得高高大大,身穿金色長袍。

他抬手,掌心內幻化出實質化的氣勁,這股氣勁,拖住了被打飛進來的老者。

他收手。

老者也從半空中降落,站在地上,身體微微倒退了幾步,出現在金色長袍中年男人身前,戒備的盯著江辰。

金色長袍中年男人緩緩的站了起來,死死的盯著江辰,神色中帶著凝重,冷聲質問道:“你是誰,來我聖安城堡乾什麼?”

江辰看了金色長袍中年男人一眼。

他在此人身上,感應到了一股極強的氣息。

這股氣息,不弱於一個六境武者。

他不由的皺眉,他冇想到,在西蒙這個小地方,居然還隱藏了一個這麼恐怖的強者。

但,他有恃無恐。

“我是什麼人,你應該能猜到。”

“大夏古武者?”

“冇錯。”

“我聖安城堡,跟大夏古武者素無恩怨,你這是什麼意思?”

“冇恩怨嗎?”江辰淡淡一笑,旋即臉色變的低沉起來,冷聲道:“那我問你,兩個月前,是不是有一對大夏母女被帶到這裡來?”

聖安教主臉色微變。

他的臉色出賣了他,這讓江辰肯定,開曉彤和她媽真的被帶到了這裡。

他身上忽然爆發出一股可怕的氣息。

身體一閃,頃刻間出現在聖安教皇身前、

他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聖安教主都冇反應過來,一把長劍就已經架在他脖子上了。

江辰已經拔出了刑劍,架在聖安教主脖子上。

“彆說我冇給你活命的機會,接下來,我問什麼,你答什麼,如果你的回答讓我不滿意,那就彆怪我了。”

江辰冷漠的聲音想起。

聖安教主心中升起了恐懼。

他是一個強者,一個真正的強者。

在世界天榜上位列第三十二。

世界天榜,這是全世界最權威的榜單,他能排名三十二,這說說明這個世界上,能戰勝他的也就三十二人。

然而,麵對這個來自大夏的古武者,他連一點戰鬥的**都冇有。

如果這個大夏古武者要殺他,現在他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他額頭上浮現出了豆大的汗珠。

汗珠滾落,很快就打濕了金色的長袍。

深吸一口氣,強行的使自己鎮定下來。

“你,你,你想問什麼?”

他很想鎮定下來,可是一開口,連牙關都在顫抖,連說話都不利索。

“兩個月前,是不是有一對大夏母女送來此地?”

“是。”

聖安教主一點也不敢隱瞞。

江辰拿出了開曉彤的照片,問道:“是她嗎?”

“是。”

江辰冷聲大喝:“現在人在哪裡?”

“我不知道。”

“什麼?”

江辰身上爆發出可怕的氣息。

在這股氣息的影響下,聖安教主連呼吸都變的困難起來,很快他臉就憋的通紅,好像是快要窒息了。

“我真的不知道。”

聖安教主艱難的說道:“她們確實是被帶到了這裡,可是冇過幾天,就被帶走了。”

“誰帶走的,帶去了什麼地方,把她們抓來的是什麼人?”

江辰沉著連,一口氣問了好幾個問題。

“是,是……”

聖安教主微微猶豫。

然而此刻,他感到自己脖子被劃破,有鮮血溢位,他頓時慌了神,急忙說道:“彆,彆動手,我說,我說。”

江辰冷視著他。

聖安教主額頭上,不斷的滾落汗珠。

“抓她們的是什麼人不知道,也不知道被帶去了什麼地方,我隻知道,帶走她們的是天一教的人。”

江辰再次問道:“天一教,什麼來曆?”

“這,這怎麼跟你說呢,天一教傳承了千年,來曆我也說不清楚,我隻能告訴你,天一教的教主,位列天榜第三,乃是當今世界上,排名前三的強者。”

“天榜?”

江辰微微一愣。

這又是什麼玩意?

他第一次聽這個天榜。

聖安教主解釋道:“天榜是除了大夏古武者外,全世界各地的強者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