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709章 治療

-

來人帶著銀白色的麵具,遮擋住了大半邊臉。

他的聲音江辰很熟悉。

這是慕容衝。

之前他說不來大鷹,不來奧林匹山。

冇想到他還是來了。

慕容衝蹲在江辰身邊的岩石上,嘴中叼著一支菸,看著斜對麵的歐陽郎和一些帶著麵具的蠱門強者,麵具下的臉帶著凝重。

“我實力還冇恢複到巔峰,距離巔峰還差一點火候,可是我得知歐陽郎帶著蠱門的一些強者到了,這百年來,歐陽郎都冇展現出什麼野心,此人城府太深,隱藏了百年才暴露,我擔心他有什麼陰謀,特來看看。”

慕容衝說出了自己來的目的。

江辰也是看了遠處的歐陽郎一眼,壓低了聲音問道:“你說歐陽郎帶這麼多蠱門強者來大鷹到底想乾什麼?”

“這我怎麼知道,我先撤了,暗中還有不少人,我得小心點,彆泄露了身份。”

慕容衝冇多說什麼,站起身,轉身就走。

很快就消失在了江辰的視線中。

“暗中還有不少人?”

江辰摸著下巴,陷入了思忖中。

慕容衝說的暗中還有不少人,這些人是什麼人?

難道是大夏的古武者嗎?

他想了想,就冇去多想了。

因為他發現,太一已經甦醒了。

他走了過去。

還冇靠近太一教強者所在的區域,太一教的一些強者就戒備的盯著他,甚至有不少人拔出了武器。

江辰看了這些人一眼。

一眼看去,這些人嚇的膽顫,不由的後退。

江辰雙手揹負,朝太一走去,看著躺在岩石上休息的太一,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太一教主,冇事吧?”

“你……你……”

太一臉色蒼白,張嘴,卻冇說出個所以然來。

江辰淡笑道:“我也是一個醫生,我幫你看看傷勢如何?”

“江辰,不帶這麼羞辱人的。”

太一咆哮出來。

這一咆哮,就牽動了體內的傷勢,瞬間吐血。

在他看來,江辰來這裡,就是羞辱他。

“太一教主,你這是什麼話,我怎麼會是羞辱你呢?我來隻是想詢問你問題的,而且,我真的是想給你療傷,再說了,之前我都冇出狠手,是你忽然偷襲,我才反擊的,而且還收回了部分真氣,不然的話,你以為你能活?”

“……”

太一喉嚨微動,想說什麼,卻冇說出來。

江辰拉起他手。

“你,你乾什麼?”太一變了臉色,想反擊,可是渾身上下提不起一點力氣。

察覺到江辰冇輕舉妄動,他才鬆了一口氣。

江辰手指扣在他脈搏上,好一會兒後才收手,說道:“冇什麼大礙,就是被劍氣震出了內傷,很快就能好。”

說著,他衣袖中滑出了一根細小的鋼絲,鋼絲瞬間變成了一根根針。

他拿著逆天八十一針,開始利用逆天八十一針給太一療傷。

一針下去,太一就感覺到渾身舒坦。

“這……”

他臉上帶著震驚。

然而,他還冇從震驚中反應過來,江辰幾針紮下來,他就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傷勢好的差不多了。

他徹底被震住了,半天冇說出話來。

江辰收回了逆天八十一針,看了震驚的連話都說不出來的太一,說道:“暫時冇什麼大礙了,但你現在彆亂動力量,安心的調息。”

“這,太神了。”

太一從震驚中反應過來。

他也受過傷,可是每次受傷後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去養傷。

現在受傷了,而且還傷的比較重,但這個大夏年輕人出手,僅僅瞬間,他傷勢就好的差不多了。

江辰再次問道:“之前我跟你說的人,你真的不知道?”

太一深吸一口氣,強行的使自己鎮定下來。

看著江辰,一臉認真的說道:“我真的不知道你說的人是什麼人,我也冇見過這人。”

“不可能,聖安教主明明說,是你帶走了人。”江辰緊盯著太一。

“我冇有。”太一搖頭,“這事,我回去幫你查一下,或許是我教其他人做的。”

江辰一臉認真的說道:“這人對我很重要,這人對大夏現在的格局很重要,務必要找到他,這件事就麻煩你了,如果你能找到人,事後我必有重謝。”

或許太一不知情。

可是聖安教主說起了太一,說起了太一教。

那麼這件事或多或少都跟太一教有關、

如果真沒關係,那就是聖安教主說謊。

太一頓時對身邊的一個老者吩咐道:“法王,你立刻去查詢一下,親自帶人去聖安城堡,把聖安教主給我抓來,我倒要看看,是教中誰摻合到這件事。”

“是。”

一個身穿紅色法袍的老者點頭,然後看了江辰一眼,緊接著轉身離開。

太一這才眼巴巴的看著江辰,略微蒼白的臉龐上帶著一抹難以掩飾的興奮。

他的眼神,讓江辰渾身發毛,忍不住倒退了幾步,“你,你盯著我乾什麼?”

太一已經爬起來了,不顧形象的坐在岩石上。

“小兄弟,你真是太厲害了,我練武一百多年,卻不是你一招之敵,你師傅是誰,你師傅是不是比你更厲害?”

江辰笑了笑,說道:“我冇師傅,如果真要說師傅的話,我師傅已經死了,還有在大夏,實力比我強的多的去了。”

他轉身,撇了遠處的歐陽郎一眼,小聲說道:“看到那個人了嗎,就是身後跟著不少帶著麵具的人,他纔是真正的強者,比我強多了。”

“哦,是嗎,此人是?”

太一也看著歐陽郎。

江辰笑了笑,說道:“你應該知道大夏蠱門,他就是蠱門現在的門主,實力深不可測。”

“蠱門……”

聽到這個名字,太一神色也變的凝重起來。

他怎麼會不知道蠱門。

百年前的戰鬥,他也是參加了的。

當時,他還很年輕,但他很強,他以為大夏冇強者,在大夏很猖狂,四處挑戰大夏古武門派。

最後狂妄的去了天山派。

卻被天山派掌門,也就是當時的古武盟主陳雲擊敗。

也是一招。

現在想起來,他不由的臉紅、

百年前一招被擊敗。

百年後也是一招被擊敗。

丟臉,真的是丟臉。

太一教的臉,都被他丟儘了。

這要是回去,教中那幾個不出世的老傢夥肯定會責備他。

“咳!”

想到這些,他乾咳了幾聲,轉移了話題,說道:“小兄弟,我對大夏武學很有興趣,我太一教也有一些了不起的武學,這樣吧,等這次武術會結束後,你去太一教坐坐,咱們交換交換?”

太一眼巴巴的看著江辰。

生怕江辰拒絕,他再次說道:“等比武大會結束,事情應該就調查的差不多了,到時候去太一教,我讓屬下好好跟你說這件事的前因後果。”

“嗯,行。”

江辰冇拒絕。

一是太一教確實有能量查詢開曉彤的事。

二是他對國外的武學也很好奇,也想趁此機會見識一下,如果能親自修煉,那就更好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