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714章 一戰二

-

“喂。”

江辰開口大叫。

可是,唐楚楚已經離開了。

眨眼之間,就消失在他視線中。

江辰皺著眉頭,嘀咕道:“天門門主到底是誰,為何要三番四次的救我呢,難道是爺爺?”

江辰想到了一個人。

那就是他爺爺江天。

這個想法在腦海中一閃即過。

他覺得不是。

這人身上明顯有一股香氣,而且她的手很柔軟,雖然帶著麵具,可是這有一頭烏黑的長髮,這應該是一個女人,而且年紀應該不算大。

“到底是誰呢?”

江辰想破腦汁,也想不明白,這天門門主的身份,他根本就不敢往唐楚楚身上去想,因為這太匪夷所思了。

但,可以肯定的人,天門門主很強。

也很狂。

居然要折返回去,殺了天榜第一的第一血皇和歐陽郎。

他也擔心天門門主會出事。

他冇離開,而是盤膝坐在地上,迅速的催動真氣。

一催動真氣,體內的蠱蟲就開始作祟了,在瘋狂的嘶啞他的血肉。

“可惡,給我死。”

江辰怒吼。

催動至剛至陽的真氣,以真氣強行的去殺死蠱蟲。

這樣縱使能殺死蠱蟲,可是他也遭受了難以承受的痛苦,而且他還會受內傷。

他卻忍住了疼痛。

至於內傷。

隻要體內冇蠱蟲作祟,這點內傷對他來說算不了什麼,他分分鐘就能治癒。

唐楚楚提著真邪劍折返回去。

她回去的時候,歐陽郎和第一血皇還冇離開,兩人聚在一起,不知在商議什麼。

就在此刻,兩人同時朝遠處看去。

隻見帶著麵具的唐楚楚折返回來,她手中的真邪劍已經出鞘了。

這是一把黑色的劍,劍身略微彎曲,散發出一個讓人感到壓抑的氣息。

“還真是陰魂不散。”歐陽郎臉色沉了下來。

他看了第一血皇一眼,說道:“一起上,先滅了天門門主。”

第一血皇點頭。

兩人身體同時飛上了天空,一左一右的朝唐楚楚包夾去。

唐楚楚手持真邪劍,身上氣勢大漲,手中長劍斬出,幾十米長的劍芒從劍身中幻化出,直逼歐陽郎。

歐陽郎抬起重劍抵抗。

重劍中也綻放出重重劍芒。

可是,這些劍芒瞬間就被魔劍給震碎。

鐺!

可怕的黑色劍芒攻擊在重劍上。

發出一道巨響。

而歐陽郎則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瀰漫全身,他被這股力道震退,震的體內血氣翻滾,喉嚨一熱,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這一刻,他老臉上帶著凝重。

“好可怕的力量。”

他煉化了靈龜內丹,已經登上了第二天梯。

可是硬接天門門主一劍,他居然有點受不了。

他被天門門主的實力震住了。

震驚後,很快就平息下來。

“死。”

天門門主實力越強,他心中的殺意越強。

如此強大的敵人,必須死。

否則,以後是一個禍害。

在這瞬間,第一血皇以詭異的身法,繞到了唐楚楚身後。

他從寬大的衣袖中,伸出一雙蒼白的手,抬手間,可怕的真氣幻化出。

這股真氣,影響到了唐楚楚,唐楚楚感覺到,體內的鮮血有被吸扯出來的跡象。

“該死。”

怒罵一聲,轉身就是一劍斬出。

她動用的是魔劍訣,而且還是加上殺氣的魔劍訣。

一劍之威,恐怖如斯。

第一血皇不敢迎接,迅速的閃避開。

此刻,歐陽郎提著重劍殺來,大叫道:“第一血皇,動用全力,否則無法擊殺天門門主。”

“好。”

第一血皇大聲迴應。

他掌心內忽然爆發出一道血光,血光彙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把血紅色的長劍,手持長劍,從身後夾擊唐楚楚。

這片區域,爆發了激戰。

唐楚楚憑著龜血的力量,憑著魔劍訣,憑著地煞真氣,憑著殺氣,以一敵二,對上了當今天下兩個最強者。

遠處的一塊岩石上、

這裡坐著一個身穿寬大白袍的老者。

老者留著平頭,他頭髮黑白各一半。

他盯著遠處的戰鬥。

看著帶著麵具的唐楚楚,看著她手中恐怖的真邪劍,臉龐上帶著一抹凝重。

“真邪劍,這天門門主到底是誰,是唐楚楚嗎?”

坐在岩石上的人,不是彆人。

他是江天。

江天的實力,本就在八境巔峰後期,差一步就登天梯了。

他冇得到靈龜內丹,卻得到了龜膽。

龜膽的作用,不在內丹之下,而且還是完整的內丹。

這幾個月他都在閉關煉化。

得知了這次國際武術交流大會,他也趕來湊熱鬨,不過卻冇現身,一直隱藏在暗中。

看到了天門門主動用了真邪劍,看到了她以一敵二。

江天也對天門門主的身份有了懷疑。

他記得唐楚楚能無視真邪劍帶來的負麵影響。

他知道真邪劍在唐楚楚手中。

可是唐楚楚的實力他是知道的,才三境。

而眼前這個帶著麵具的天門門主,實力絕對是超過了八境,至少都登上了第二天梯。

“魔劍訣?”

江天再次認了出來,天門門主施展的就是真邪王在半瘋半魔狀態下創造出來的無敵劍術。

這劍術,他看過,可是卻無從修煉。

現在看到天門門主施展出來,他不由的驚得站了起來。

“這到底是誰?”

他神色頗為凝重。

“好陰沉的真氣,她的真氣至陰至柔,這股真氣施展魔劍訣,讓魔劍訣威力更上一層樓。”

江天在遠處注視著戰鬥,同時也在點評。

看到唐楚楚以一打二,不由的心驚。

這片區域在激戰。

而在另外一處地方。

蠱門強者帶著抓走的世界強者迅速的離開,可是他們冇走多遠,就被擋住了去路。

擋路的是一個帶著半邊銀白色麵具的人。

此人雙手揹負,站在路上。

“擋路著何人?”

一個蠱門強者拔劍,冷聲大喝。

這是慕容衝。

他慢慢的取下了臉上的麵具。

“這……”

蠱門強者見了,皆是一愣,微微的後退。

慕容衝雙手揹負,神色平靜,道:“你們都是蠱門的人,我曾經身為蠱門門主,我是真的不忍心對你們出手,但,你們已經走上了歪路。”

慕容衝神色中帶著無奈。

這些人曾經都是他手下。

現在卻幫歐陽郎做一些違心的事。

他跟江辰許諾過,如果無法再次收複蠱門弟子,那就隻有將其除掉。

“你,慕容衝,你不是死了嗎?”

“嗬!”

慕容沖淡淡一笑。

隻見他身體一閃,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已經出現在眾人身後了。

而蠱門弟子,則緩緩的倒在地上。

這一幕看的一群被抓的世界強者目瞪口呆。

大夏到底是一個什麼地方,為何強者層出不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