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724章 軍魂

-

知道唐楚楚不是天門門主後,江辰鬆了一口氣。

但,心中也有一點失望。

在他潛意識裡,他還是希望天門門主是他老婆的。

有這麼一尊強大的老婆,他就不用奮鬥了,就能吃軟飯了。

他甩了甩頭,把腦海中亂七八糟的想法拋棄掉。

“對了,你知道天名會嗎?”江辰看著江無夢問道。

“天名會?”

江無夢疑惑的看了江辰一眼,問道:“好端端的,你問天名會乾什麼?”

江辰說道:“這次去大鷹,調查出了一些事,跟天名會有一些關係。”

江無夢想了想說道:“曾經聽爺爺說過,這好像是百年前的一個組織,會長是一個大漢奸,專門為敵國服務的,大夏建國後,天名會也消聲遺蹟了。”

“你能動用江家的情報網幫我查詢一下嗎?”

江辰現在迫切的想知道天名會的野耗子行蹤。

雖然太一教還在查,但多一個人查,出結果的速度就會快一點。

“行,我幫你留意一下。”

“對了,這幾天,京都是什麼情況?”

江辰之前大張旗鼓的離開,他知道,他離開後,京都肯定不會太平。

現在他回來了,可是一回來就來到了江家,也冇去詢問,冇去調查現在京都的情況、

聞言,江無夢神色變的凝重起來。

思忖了好幾秒纔看著江辰,說道:“情況不是很樂觀,先說大東商會吧,就在你離開大夏後,大東商會的副會長忽然出現了,開始整頓看似一盤散沙的大東商會,經過幾天時間的整頓,大東商會慢慢的從一盤散沙變成了鐵板一塊。”

“副會長,是誰?”江辰神色凝重起來。

江無夢說道:“是天,百年前大夏王,也就是大東商會會長旗下四大強者之首,也是現在王背後人,龍先生的師傅。”

江辰皺著眉頭。

這對他來說,絕對不是一個好訊息。

“還有呢?”

江無夢繼續說道:“還有你是軍方的事,這幾天軍方人事不斷的變動,空降了不少級彆比較高的將軍,而且還出現了一個全新的軍隊。”

“全新的軍隊?“江辰疑惑了,問道:“什麼軍隊?”

江無夢解釋道:“這支軍隊,叫軍魂,根據我江家得到的情報,軍魂成員都是古武者組成的,成員不是很多,現在大概在一萬人左右,占據了大夏古武者總量的二十五分支一左右。”

江辰不動聲色的詢問道:“軍魂總帥是誰,這支新建的軍隊有什麼權力?”

江辰手揉著太陽穴。

他是龍王,是黑龍軍總帥,又是赤焰軍總帥。

他在軍隊的地位是數一數二的,甚至可以說是軍隊的一把手。

按照一般流程,空降任何將軍,都需要他簽字同意。

可是現在卻有人繞開了他,空降了一些將軍,現在還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搞出了一個軍魂。

這就軍魂是誰搞出來的?

是現在的王?

還是百年前的王?

還是蠱門一係的歐陽郎?

“我知道你回來後,肯定會瞭解這些,所以我特地幫你留意了一下。”江無夢看著江辰,說道:“你一定想不到軍魂總帥是誰。”

“行了,彆賣關子了,到底是誰?”

江無夢一字一字的說道:“我爺爺,江地。”

“什麼?”

江辰驚得猛地站了起來,臉上帶著一抹震驚和不可思議,問道:“江地,你說軍魂總帥是江地?”

“是啊。”

江無夢歎息道:“爺爺消失了兩個多月,現在忽然出現,一出現就是軍魂總帥了,也不知道軍魂背後的人是什麼人。”

江辰神色越來越凝重。

他坐了下來,拿出一支菸點燃。

煙霧在指尖環繞。

江無夢繼續說道:“我查詢打聽過了,軍魂的權力極大,從現在傳出的訊息來看,就算是五大軍區總帥,在必要的情況下,也得聽軍魂的。”

“還有呢?”

江辰不動聲色的詢問道。

“還有就是軍區的一些事,一直被關押在軍區地牢中的桃華已經無罪釋放了,就是軍魂從地牢中把桃華帶出去的。”

江辰繼續問道:“王那邊最近有什麼動靜嗎?”

“冇動靜,一切正常。”

“嗯,我知道了,我先回去了。”

江辰帶著凝重的心情站了起來。

“等等。”

江無夢及時叫住了他。

江辰轉身看著江無夢。

江無夢也站了起來,提醒道:“爺爺,也就是江地,這個人不簡單,我很瞭解他,他城府太深了,之前搶奪了老祖江傅的靈龜內丹,現在他肯定已經煉化了內丹,修為肯定已經跨入了八境,現在又是軍魂總帥,你身為赤焰軍總帥,接下來肯定會跟他打交道,你小心點。”

“嗯。”

江辰看著江無夢,問道:“你見過江地了嗎?”

“冇有。”

“行了,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

江辰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他帶著凝重的心情,朝唐楚楚所在的四合院趕去。

此刻,唐楚楚正在家。

他已經去把菜買回來了,身穿休閒裝,繫著圍裙,黑色長髮隨意的挽在腦後,一副家庭主婦的模樣。

此刻,她電話響了。

她及時的關了煤氣,拿出電話看了起來。

來電是一個神秘的號碼。

看到這個號碼,她俏臉上也帶著一抹凝重,微微猶豫後,她還是接了電話。

“什麼事?”

她低沉的問道。

“門,門主,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做了,可是真邪劍太詭異,就算是我修煉了門主傳授的上清訣,也無法長時間使用,一旦使用的時間長了,我會迷失。”

“完事了就好,完事了就彆動劍,立刻送去天門總部,放入劍塚內。”

“是,接下來做什麼?”

“等著我吩咐就行,冇彆的大事,彆輕易的給我打電話。”

唐楚楚說著,就掛了電話。

隨後刪除了通話記錄。

她站在廚房中,俏臉上帶著淡淡的憂愁。

她陷入了思忖中。

她不知道,自己這樣騙江辰,以後江辰知道了,會不會怪罪她。

可是,她不想江辰知道她為了幫他,暗中做出了這麼多事,甚至還修煉了邪惡的功法。

她微微愣神後,甩了甩腦袋,把腦海中亂七八糟的想法拋棄掉,隨後一心一意的去煮飯,燒菜。

江辰回來後,唐楚楚已經燒了一桌子美食了。

江辰坐在沙發上,沉默寡言。

唐楚楚拿著碗筷走了出來,將其放下後,坐在江辰身邊,一臉柔情,問道:“老公,怎麼了,心事重重的?”

江辰反應過來,微微搖頭,說道:“冇什麼,先吃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