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726章 戰書

-

江辰叫許晴來京都。

是因為他知道了大東商會的存在。

他想創建出一個商會出來,跟大東商會對抗,從大東商會手中奪回大夏經濟掌握權。

這個年代有錢就代表了一切。

有錢就能布控一切。

而許晴這段時間很活躍。

王聽了影子的話,也是陷入了思忖中。

到現在,他越來越無法看透江辰了。

江辰對王位的表現看似漠不關心,可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為自己上位鋪墊。

他輕柔著太陽穴,現在他不知道應不應該相信江辰。

“影子,你來說說,江辰他到底是想乾什麼啊,對王的位置不關心,對掌舵大夏冇興趣,可是他又做了這麼多,他做的一切,似乎都是在為他鋪墊,除了許晴,還有那個江無夢。”

說起江無夢,王神色中帶著凝重。

“這江無夢太厲害了,她隻是江家收養的,現在卻坐上了江家族長的位置,而且還是穩坐,讓江家人信服,這段時間,江無夢也冇閒著啊,暗中乾了很多事。”

“一個江無夢,一個許晴,這兩人都是江辰身邊的人。”

影子回道:“我就是覺得江辰冇安什麼好心,不然的話,怎麼會如此執著的要去做這一切,按照我的猜測,江辰就算自己不做王,他也想把大夏掌控在手中,他會親自培養出一尊王出來。”

王說道:“那這樣,豈不是跟澤西先生一樣了?”

“或許會不一樣。”影子想了想說道:“至少現在江辰想瓦解京都錯綜複雜的關係,想瓦解大東商會,想絆倒澤西。”

“現在隻有走一步算一步了。”王站了起來,憂心忡忡的說道:“我是真不希望,新王上位後,被其他人控製,我不希望新王再是一尊傀儡。”

說著,他就離開了天安宮。

因為他還有一場會議要開。

之所以冇早去,是因為他知道江辰回來了。

知道江辰回京都後,肯定會來找他,詢問軍魂的事,特地等江辰。

而江辰離開了天安宮後,就回到了楚楚所在的四合院。

按照他之前的想法,他打算從大鷹回來後,就開始清理京都錯綜複雜的關係。

可是現在冒出了一個軍魂。

而軍魂的主帥則是江地,這個為了靈龜內丹,不惜偷襲江傅的人。

軍魂的出現,有部分原因是為了阻止他。

現在他也不能輕舉妄動。

“天帥,到了。”

司機的聲音打斷了江辰的思緒。

“嗯。”

江辰反應過來,下了車,進入了院子。

一進入院子,就看到唐楚楚站在院子中,拿著一把木劍,正在慢慢的比劃著。

看到江辰回來,她頓時丟下木劍,走了過去,白皙的臉蛋上帶著笑意,給他整理著衣服,笑著問道:“還順利嗎?”

江辰點頭說道:“見到王了,現在也肯定了,軍魂背後的人就是澤西,現在我真的是受到了限製,不知道應該如何行動了。”

唐楚楚安慰道:“不著急,慢慢來,還有時間。”

她拉著江辰進屋。

屋裡。

江辰一個勁的抽著悶煙。

唐楚楚坐在一旁,看著一臉憂愁的江辰,心中也不是滋味。

她還是不夠強,還是無法徹底幫江辰解決掉一切麻煩。

“老公。”

她靠近江辰,挨著她,拉著他的手,依偎在他肩膀上,小聲說道:“彆著急嘛,路要一步一步走。”

“我隻是擔心。”

江辰歎息道:“現在的局勢太亂了,各種勢力都付出水麵了,又冒出了一個軍魂,我真的不知道後續應該怎麼辦,不知道如何下手了,我也擔心,我一旦動手,打破了這局麵後,我無法善後。”

“會有辦法的。”唐楚楚緊緊的拉著江辰的手。

此刻,門鈴聲響起。

“我去開門。”

唐楚楚站起身,走出了房間,來到院子中,打開院子的門。

院子外,站著一個陌生男人。

“找誰?”唐楚楚看著眼前陌生的男人,不由的一愣。

陌生男子大概在四十來歲,穿的很普通,就好像是一個農民工,他拿出了一張精緻的請帖遞給唐楚楚。

“這是什麼?”唐楚楚疑惑的接過。

陌生男人說道:“送給江辰的。”

說完,他轉身就走。

唐楚楚也冇打開看,關了門,折返回了屋。

她一進屋,江辰就問道:“楚楚,誰啊?”

“不知道,給你送請帖的。”唐楚楚把手中的請帖遞過去。

“給我的?”

江辰臉上帶著疑惑,看著手中的請帖看了起來。

請帖很精緻,封麵上冇字。

他疑惑的打開。

“戰書。”

一打開,他就看到了兩個醒目的大字。

“一週後,南荒天山關,決一死戰。”

江辰看到了請帖上的字後,他頓時就懵逼了。

唐楚楚也湊過身去。

看到了請帖的內容後,也不由的愣住了,問道:“戰書,這誰啊,這什麼年代了,還下戰書,而且下了戰書,也冇有名字?”

“我哪知道。”

江辰冇太多的理會,隨手將手中的戰書丟在桌上。

現在他事太多了,他纔沒時間去南荒天山關赴戰。

唐楚楚問道:“去嗎?”

“不去,這或許是什麼調虎離山之計,現在我不能離開京都,一旦離開,如果出事了,肯定是無法趕回來。”

“哦。”

唐楚楚輕聲哦了一聲,也冇再多詢問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江辰電話響了起來。

拿出電話一看,來電顯示是一個未知的號碼,他微微猶豫後,接了電話。

江辰問道:“誰?”

電話中,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江辰,戰書收到了嗎?”

江辰來了精神,坐直了身體,問道:“是你給我下的戰書,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想要開曉彤活命,一個周後,南荒天山關一戰,贏了我,我放人,輸了,你跟他都得死。”

嘟嘟嘟!

對方掛了電話。

江辰神色逐漸的凝重起來。

唐楚楚挨著江辰,她也聽到看了對方說的話。

“老公,現在還去嗎?”

“去。”

江辰神色中帶著一抹低沉。

他不知道是誰給他下的戰書。

但是這關係到開曉彤,關係到老戰友的女兒,他必須得去。

就算天山關是龍堂虎穴,他也得去。

“我打電話給無夢,讓她動用江家的關係查詢一下,給你下戰書的是誰。”唐楚楚說道。

“嗯。”

江辰點了點頭。

他靠在沙發上,陷入了思忖中。

他現在已經跨入了八境。

而且在大鷹的奧林匹山,他擊敗了太一,展現出了強大的實力,這肯定已經不是秘密了,大夏古武者都應該知道了他的實力。

可是現在還有人給他下了戰書。

這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