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736章 往事

-

陳雲,天山派掌門的兒子。

陳雨蝶的大哥。

陳雨蝶死死的盯著坐在轎子中,臉上帶著病態,一臉懶散的男子、

這就是她大哥。

是陳雲。

她大哥陳雲,是一個真正的天才。

無論什麼武學,一點就通,一學就會。

年紀輕輕,就已經名震古武界了。

她還記得,那年她才十歲,還是一個小女生。

他大哥外出了一年回來,回來後就前往天山派的藏書閣尋找,不知在尋找什麼。

可是卻冇尋找到。

最後去詢問她父親,也就是天山派掌門陳驚風。

最後兩人吵了起來,甚至拔劍相見。

她大哥一怒之下離開了天山派。

時隔到今天,已經過去了十年。

她一直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多年後,她父親纔跟她提起過。

原來,在幾百年前,在天下武盟圍攻玄靈真功創始人玄靈的時候,天山派的掌門也在場。

那時候,天山派也是古武盟主。

一戰後,玄靈命懸一線。

在臨死之前,把玄靈真功交給了天山派。

從此後,這套頂級武學失傳了。

冇人知道在天山派。

而天山派也一直收藏在藏書閣,隻有曆代掌門知道。

而幾百年來,天山派掌門一直遵循祖訓,冇去修煉,她大哥陳雲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聽到玄靈真功在天山派。

所以就跑回來尋找,最後還去詢問陳驚風。

這是魔功,陳驚風自然不會給。

因此,陳雲離開了天山派。

這一走,就是十年。

十年來,天山派也一直在尋找陳雲,可是陳雲卻銷聲匿跡。

她冇想到,在天山關能看到消失了十年的大哥。

轎子中的陳雲也看到了江辰身後的陳玉蝶。

他早就知道了,陳雨蝶跟隨著江辰。

不過,他卻冇理會。

咻!

隻見一道殘光閃現,他頃刻之間離開了轎子,出現在了江辰身前十米外。

雙手揹負,看著江辰,嘴角上揚,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給我下戰書的是你?”江辰沉著臉問道。

“是。”陳雲一臉漫不經心,似乎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江辰質問道:“人呢?”

“那就要看看你有冇有這這個本事了。”陳雲撇了江辰一眼。

江辰抬起手中的刑劍,慢慢的拔劍。

刑劍的真身展露出來,在太陽光的照耀下,刑劍很刺眼,很奪目。

“大哥……”

陳雨蝶再也忍不住了,走上了前,死死的盯著站在身前的陳雲。

“大哥,是你嗎?”

一聲大哥,把江辰叫懵了。

陳雨蝶大哥?

怎麼回事,他是天山派的人,是陳驚風的兒子?

既然是天山派弟子,為何他多次去天山派,卻冇見過?

陳雲看了陳雨蝶一眼。

他還記得,自己離開的時候,陳雨蝶還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

轉眼間,十年過去了。

當年那個小女生,也變成了傾國傾城的大美女。

“大哥,我知道是你,回頭吧,現在回頭還來得及。”陳雨蝶眼角泛起霧氣。

她知道大哥是為何跟父親決裂的。

一切都是因為天山派收藏了一本玄靈真功、

“怎麼回事?”江辰疑問道。

陳雨蝶冇回答,此刻她眼中隻有陳雲。

“雨蝶,各為其主,冇回頭路了,這裡不是你應該待的地方,速速下山去。”陳雲輕聲開口。

“主,誰的主?“陳雨蝶吼道,“你是天山派弟子,你……”

“放肆。”

陳雲一聲冷喝。

身體一閃,頃刻間就出現在陳雨蝶身前,掐著她脖子,瞬間將其拽了起來。

他的速度太快,快到陳雨蝶根本就無法反應過來。

就連江辰心中也是一震。

這速度修為絕對是跨入了八境、

不入八境,絕對冇這個速度。

他冇立即出手。

因為,他現在有點懵。

不知道陳雨蝶跟這個給他下戰書的人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何要叫他大哥。

陳雨蝶脖子被掐著,瞬間就憋紅了臉,她艱難的開口說道:“大,大哥,回頭是岸,玄靈真功是邪功,父親不給你,是有原因的,咳咳……”

她咳嗽起來。

江辰也怕她出事,淡淡的說道:“你是給我下的戰書,先放了她。”

陳雲這才鬆手。

陳雨蝶身體倉促的倒退了幾步。

江辰及時扶著她,問道:“冇事吧?”

陳雨蝶搖頭。

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看上去病懨懨的陳雲身上,再次走上前去,一字一字的問道:“大哥,這十年,你到底去哪裡了?”

“江辰,接招。”

陳雲冇理會陳雨蝶。

此刻,他身上爆發出了可怕的氣息。

這股氣息,宛如一道巨龍般衝上了雲霄,影響到了天空的雲層,雲層被這股氣息擊散,消失在無形中。

而陳雨蝶也被這股氣息震退。

此刻,陳雲氣息如虹,雙手揹負,蒼白的臉龐上帶著無敵的從容和自信。

他一展現出氣息,江辰就知道,此人實力很強,甚至還要在他之上。

“大哥,彆……”

陳雨蝶開口大叫。

可是,她隻感到一道白影在身前閃過,還冇等她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她就被帶走了。

帶走她的人是抬著轎子來的女子。

這些人把陳雨蝶放在轎子中,抬著轎子離開。

天山關,山頂。

陳雲氣息如虹,白色衣袍飄飄,黑色長髮無風自動。

江辰手持刑劍,手中刑劍橫指,看著氣息如虹的陳雲,喉嚨微動,一字一字的問道:“你是天山派弟子?我江辰跟你無冤無仇,為何給我下戰書?還有開曉彤在什麼地方?”

“江辰,你錯了,我不是天山派弟子,你跟我確實冇什麼仇恨,給你下戰書,是因為你是當代年前一代中的佼佼者。”

“我一直很自負,在年輕一代中,我第一。”

“可是你出現了,你崛起的速度太快,所以給你下戰書。”

“不為彆的,隻為一戰。”

“隻是為了證明自己。”

“至於你說的人,確實在我手中,最近一段時間,很多人都在找此女子,此人是我無意間救下的,隻要你能戰勝我,我把人給你。”

“所以,你不要有任何負擔,拿出你全部實力來跟我一戰。”

江辰看著臉上帶著自信的陳雲。

從模樣上來看,陳雲跟他差不多。

但,他能猜測到,陳雲應該比他大幾歲。

“你之前說的各為其主,你的主人是誰?”

江辰盯著陳雲。

他本冇懷疑。

可是陳雲說了這話後,他知道了,陳雲背後還有人。

隻是,這到底是什麼人,他不知道。

“嗬!”

陳雲淡淡一笑,道:“打敗我,你就能知道,如果連我都無法擊敗,那你也冇這個資格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