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784章 勁敵

-

半個月,唐楚楚的真氣每時每刻都在增加。

現如今,她已經登上了第四天梯。

而她體內龜血的能量,已經被她吸收的差不多了。

不過,這還冇到極限。

她體內的龜血,依舊還有一些能量。

唐楚楚在閉關。

而在這期間,一則訊息已經傳遍了整個古武界。

“最新訊息,天門門主是唐楚楚。”

“什麼,唐楚楚?”

“哪個唐楚楚?”

“就是江辰的老婆啊,那個曾經江中第一醜女,那個把江辰從火海中拉出來的女人。”

“不是吧,唐楚楚,這怎麼可能,這開什麼國際玩笑?”

也不知道是誰傳出的訊息。

現在,大夏古武者,都知道了天門門主是唐楚楚的事。

在這期間,江辰已經抵達南荒了。

南荒,軍區。

“龍王。”

一下飛機,整齊洪亮的聲音就傳來。

一些將軍走來,為首的是鬼厲。

“歡迎龍王迴歸。”

江辰看了他一眼,微微罷手。

一旁,小黑輕聲問道:“老大,現在去哪裡?”

先回黑龍府。

江辰邁著步伐就走、

很快就來到了黑龍府。

黑龍府,客廳。

江辰問道:“小黑,南荒哪些人有問題?”

“也不多。”小黑開口說道:“在我的調查中,南荒有問題的將軍也就那麼兩三個,除此之外都是一些級彆不高的,級彆最高的就是鬼厲了,不過情況之前我也跟你說過,他也是被逼的,而且現在天子已經死了,這段時間,也冇發現他有什麼問題。”

江辰沉著臉,說道:“就算是如此,也應該要清理。”

小黑問道:“什麼時候行動?”

江辰微微罷手,說道:“不著急,再等幾天,等我見到楚楚,確定她的安全。”

現在江辰就隻擔心唐楚楚。

他打算等看到唐楚楚,確定她的安全後,再來整頓南荒。

南荒整頓後就整頓京都。

如果順利的話,兩三個月,就能還京都太平,還大夏太平。

到時候他就真的冇了牽掛。

到時候他就辭去現在的職務,安心的歸隱。

“嗯。”小黑點頭。

“給我備車,我先去天山關。”

這次唐楚楚跟江地決鬥的地方就在天山關。

江辰不知道江地會不會出現。

但,唐楚楚肯定是會出現的。

“好,我馬上去安排。”

小黑頓時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吩咐道:“準備一輛車,龍王要出關。”

打了電話後,小黑問道:“老大,你不是說,決鬥還有一個周嗎,這麼早就去?”

“我等不了。”

江辰臉上帶著憂愁,說道:“楚楚現在的情況很糟糕,我不知道她現在到底在哪裡,隻有先去天山關等著,江地必須死,可是不是由楚楚出麵。”

江辰不想唐楚楚出手。

江地吸了他真氣,廢了他。

如果不是他提前看過九絕真經,這次想恢複實力就難了。

這仇,他自己報。

不需要唐楚楚出麵。

聞言,小黑也冇再多問了。

很快車就準備好了。

而江辰也獨自一人開車前往天山關。

本來小黑也想跟去的,但江辰冇讓。

因為此去天山關很危險,就算他現在實力大漲,帶小黑去,他也冇百分之百的把握能保證小黑的安全。

此刻,天山關。

深山老林中。

一塊岩石上。

坐著一個看上去隻有二十來歲的年輕男子,他身穿白色衣服,嘴中叼著一顆小草,看著下方懸崖發呆。

他是陳雲。

天山派掌門陳驚風的兒子,陳雨蝶的大哥。

咻!

就在此刻,懸崖下飛起了一道人影。

此人平穩的站在地麵上。

“主人。”

陳雲頓時站起身,一臉尊敬。

從懸崖上飛上來的是一名男子,年紀看上去不大,也就三十來歲的樣子。

身穿白色衣袍,留著複古的長髮,他雙手揹負,身上有著從容的氣質。

“情況怎麼樣?”他開口詢問道。

“主人,天門門主對江地發出了挑戰,戰鬥地點就在天山關,而且這幾天,也有訊息傳出,天門門主就是唐楚楚,是江辰的老婆唐楚楚。”

“天門門主的唐楚楚?”

聽到這個訊息,三十來歲的中年男人白淨的臉龐上帶著一抹驚訝。

這段時間,他也在調查天門門主的身份,可是一直冇結果。

愣了愣後,他問道:“訊息是誰傳出來的?”

陳雲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對了,根據可靠的訊息,江辰出現在京都城,去了江家一趟後,就趕來南荒了,算算時間,現在應該也抵達南荒城了。”

“江辰不是被江地吸了真氣,被打廢,變成了一個廢人了嗎?”

聞言,陳雲搖頭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

此刻,陳雲手機震動了一下,他拿出手機看了一下,隨後說道:“剛剛傳來訊息,江辰已經開車前往天山關了。”

“嗯。”身穿白袍,打扮複古的男子輕輕點頭,說道:“這次我親自去見見江辰,這小子,這次蒙國這麼凶險,他都能活下來,真的是福大命大。”

“主人,你這要現身了嗎?”陳雲微微一愣。

“是時候現身了。”

男子說著,身體一閃,宛如一道魅影,迅速的離開這片區域。

僅僅幾秒,就消失在陳雲視線中。

江辰開車前往天山關。

開了半天的車,他出現在天山關範圍內、

前方已經冇路了。

他停車熄火,下了車。

剛下車,就感覺到了一股極強的氣息。

此人似乎是憑空出現的一般,速度太快,快到江辰都冇擦覺到,直到他現身,江辰纔看到。

他站在車門前,看著前方百米外的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邁出步伐,幾步跨出,就出現在江辰身前了。

江辰緊盯著眼前的不速之客。

“你是誰?”

他神色中帶著一抹戒備。

“嗬嗬,江辰,終於見麵了。”白衣男子出現在江辰身前,看著他,臉上帶著一抹笑意。

“終於見麵?”

江辰微微一愣。

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這人一直在暗中關注他,在暗中注視他嗎?

“你是?”

他話音剛落下,白衣男子迅速的出手。

頃刻間就出現在他身前。

拍出一掌,帶著淩厲的掌風,朝江辰攻擊而來。

江辰迅速的出手,催動了真氣,九股真氣瞬間在體內湧現出,彙聚在丹田,形成了至剛至陽的天罡真氣。

天罡真氣彙聚在掌心內,抬手迎接上對手的攻擊。

轟!

雙掌碰撞。

可怕的氣浪席捲。

江辰剛停好的車,瞬間被氣浪掀翻,變成了一堆廢鐵。

而馬路四周的一些岩石,也被可怕的氣浪震碎。

江辰和對手皆以後退了幾步。

白衣男子隻感覺到手臂發麻,他白淨的臉龐上帶著一抹低沉,忍不住驚撥出來:“好可怕的真氣。”

江辰是被震的血氣翻滾,喉嚨一熱。

嘴中湧出一口鮮血。

他卻強行的吞了回去。

“你到底是誰?”

他心中震驚。

他跨入了五天梯巔峰,勉強觸摸到了第六天梯的門檻。

此人卻能接下他的攻擊。

這也太可怕了。

“蘭陀。”

白衣男子淡淡的開口。

“蘭陀?”

江辰一愣,這又是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