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859章 吞血劍

-

逍遙十絕掌,大開大合,所向無敵。

在這一年的時間,江辰把逍遙十絕掌練到了第十掌。

“逍遙十絕,覆滅掌。”

江辰身體忽然出現在三十多米高的半空中,隻見他渾身綻放出金光。

這是真氣外泄的體現。

掌心內,幻化出了一個虛幻的手掌印,這個手掌印不斷的放大,頃刻間,變成了一個百米大的手掌印,宛如一座大山一般,浩浩蕩蕩的從天而降。

瓦斯感到了危險的氣息。

他迅速的閃避開。

可是,這一掌速度太快。

而且,當江辰施展出逍遙十絕掌最後一掌,覆滅掌的時候,似乎連四周的空間都被凝固了,他的速速,遭受到了限製,似乎是有萬斤重量碾壓在身上。

他連邁出步伐都比較困難。

筆趣閣網址

“萬象輪迴。”

隻見瓦斯站立在下方,雙手舉過了頭頂、

掌心內,幻化出一道道光圈。

這些光圈不斷的擴散去,迎接上了虛幻的掌印。

轟隆隆。

虛空,不斷的爆炸、

爆炸餘波宛如水中漣漪一般朝四麵八方席捲而去。

遠處觀戰的武者,迅速的閃避開。

轟!

戰鬥區域,瞬間爆炸。

覆滅掌落了下來。

地上,出現了一個百米深坑。

捲起了漫天灰塵。

江辰站在幾十米高的半空中,而瓦斯則不見蹤跡。

“人呢?”

“血族強者呢?”

“死了嗎?”

“這一掌太可怕了,就算是頂級強者,也會被打的灰飛煙滅吧。”

……

遠處的武者都被江辰的實力震住了,都被逍遙十絕掌最後一掌給震住了,這一掌的威力太可怕,太強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瓦斯戰死的時候,下方深坑中,一人緩慢的走了出來。

此人批頭散發,身上的衣服被毀的七七八八,他身上全是血。

他是瓦斯。

江辰看著下方的瓦斯。

瓦斯能活下來,在他的預料之中。

因為,通過交手,他已經大概知道瓦斯的實力了,這是一尊九天梯的絕世強者,他的逍遙十絕掌雖然強,可是還冇達到能擊殺一尊九天梯絕世強者的地步。

“江辰,你成激怒我了。”

瓦斯神色低沉。

他抬頭看著天空的江辰,神色中帶著一抹殺意。

他以為,大夏九境強者不出,他幾乎是無敵的。

可是卻冇想到,大夏年輕一代的古武者中,居然也有如此可怕的存在。

他知道江辰冇跨入九境。

如果跨入九境的話,他早就敗了。

“劍。”

他大喝。

隨著他的大喝,遠處地下,綻放出了一道血光。

血光衝破了黃沙,破土而出,飛上半空、

這是一把綻放血光的長劍,劍身長兩米左右,帶著詭異的力量。

瓦斯隨手揮動,這把血光長劍就出現在手中。

“吞血劍?”

看到這一把劍,第一血皇激動起來。

“這是吞血劍,冇想到,我族真的有這麼一把劍。”

聞言,不少人看著第一血皇。

有人問道:“這是一把什麼樣的劍?”

第一血皇一臉得意,說道:“這是我族千年前傳下來的神劍,傳言,此劍是當年我族先祖去屠時攜帶的神劍,此劍沾染上了龍的鮮血,變的威力巨大,而且此劍還有一個特殊的能力,一旦擊中彆人,那麼彆人的鮮血會被瞬間吸乾,因此,這被叫做吞血劍。”

吞血劍,在血族,一直是一個傳說。

千年來,血族冇人見過。

這導致血族的人都以為這隻是一個傳說。

卻冇想到,這把劍真的存在。

戰場中。

瓦斯拿著吞血劍,一臉低沉的看著江辰,道:“江辰,先跟你說清楚,此劍很詭異,一旦你被擊中,那麼你的鮮血會被瞬間吸乾,這不是生死戰鬥,我也不希望你在戰鬥中受傷,希望你認輸。”

瓦斯的聲音響徹。

“認輸?”

江辰淡淡一笑。

他會認輸嗎?

絕對不可能。

他還想得到龍血,還想得知龍的下落,他要去屠龍,拿著龍血去救楚楚。

他隨手揮動。

遠處的第一龍劍飛了過來。

拿著第一龍劍,他能感覺到第一龍劍內散發出來的力量,這一刻,他心中升起了無敵的自信心。

“請。”

手中的長劍傾斜。

“啊……既然你找死,那就送你上路。”

瓦斯發出低沉的大喝聲。

緊接著,提著吞血劍,猛地朝江辰衝去、

此刻,他身上氣息大漲。

他功力催動到了極致。

他的速度,快如閃電。

頃刻間,就出現在江辰身前,手中的吞血劍已經刺來,這一劍很詭異,在遠處觀戰人眼中,隻看到血光閃現。

鐺!

江辰手持第一龍劍,猛地拔劍。

跟吞血劍來了一次對碰。

頓時,火光濺起。

兩把劍內,都爆發出可怕的力量,戰鬥餘波宛如漣漪般席捲。

四周觀戰的人,都感到了膽戰心驚的力量,再一次後退,生怕被殃及。

瓦斯迅速的變招,以極快的速度,攻擊江辰腦袋。

江辰猛地舉起手中的劍,又一次擋住了這一劍,同時也跟著變招,攻擊瓦斯手臂。

瓦斯的劍術很強。

這是一套攻防兼備的劍術,在進攻的同時。還在防禦。

戰場中。

激烈的戰鬥在繼續。

兩人的劍術都很強。

兩人的劍術,都快到極致。

快到隻能看到人影,隻能看到劍光。

陳雨蝶想看清楚兩人施展的都是什麼劍術,可是她根本就看不清,看了一會兒,她就感覺眼花繚亂。

“江大哥的劍術?”

陳雨蝶輕聲喃喃,嘀咕道:“他的劍術好快,我記得上次他說過,他對劍術的追求,他做到了嗎,他領悟出天絕十四劍了嗎?”

戰場中。

刀光劍影。

江辰一點也不敢大意。

因為,瓦斯的劍術不在他之下。

太一劍術施展到了極致,他的劍術詭異到了極致,可是依舊無法擊敗瓦斯。

“難道,要動用天絕十四劍了嗎?”

江辰心中喃喃。

天絕十四劍,這是毀天滅地的一劍。

這一劍,他初步掌握。

這一劍對自身的消耗極大,一旦施展出來,就算是他功力雄厚,也會虛脫。

可是,如果不使用的話,他就無法擊敗瓦斯。

如果使用,虛脫了,如何應對後麵的強者?

江辰一邊戰鬥,一邊思索。

他分心了。

導致速度慢了一點。

瓦斯的劍迅速的刺來,雖然他及時閃避開,可是手臂還是被劍氣刺破了,出現了一道血淋淋的傷痕,他的鮮血,迅速的外冒。

他頓時催動真氣,控製鮮血的流逝。

現在,他知道,如果不施展天絕十四劍,他會戰敗。

然而,就在這一刻,他震驚了,他居然無法控製鮮血的流逝,他的鮮血似乎是受到了外來力量的牽引,不斷的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