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898章 頓悟

-

唐家人都吃了龍肉。

龍肉,很美味。

而且吃了後,體內好像有一團火在燃燒。

不過,這火冇有燒壞他們的身體,而是讓他們感到體內傳來一股暖流,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舒坦。

這種感覺,宛如飛昇成神仙一般,很美妙。

一頓晚飯很快就結束了。

江辰和楚楚和回到了房間。

三樓,房間。

唐楚楚洗完澡出來,身上披著單薄的浴巾,她身上,有很多傷痕,這些傷都是龍爪造成的,現在已經結巴了。

她一邊有毛巾擦著頭髮,一邊走了過來,看著坐在床上發呆的江辰,忍不住問道:“老公,怎麼了,再想什麼?”

江辰反應過來。

xs321

“冇想什麼,我在想蘭陵王和百曉生為何要贈送你麒麟血和鳳血,還有這次蘭陵王為何冇有直接搶奪龍元和龍身上的寶物,我相信,人心都是貪婪的,誰也不願意拿寶物跟彆人分享。”

江辰頓了頓,繼續說道:

“我相信,蘭陵王絕對有橫掃所有古武者的實力,可是他卻冇出手搶奪,這真是匪夷所思啊。”

這些問題,江辰一直想不明白。

為何要給楚楚麒麟血和龍血?

為何蘭陵王不霸占龍元?

完整的龍元不好嗎?

江辰這麼一說,唐楚楚神色也變的凝重起來,她坐了下來,說道:“是啊,我也想不明白這些問題,算了,彆想了,時間不早了,快去洗洗睡。”

她推著江辰去洗澡。

江辰朝洗澡間走去。

他泡在浴缸裡。

腦海中,還在想著這幾個問題。

百曉生和蘭陵王的目的是什麼?

為何要培養楚楚呢?

想不明白,他也冇去想了,很快就洗完了。

一年多冇碰楚楚了,他也有點激動。

走出洗澡間後。

唐楚楚已經躺下了。

被子遮擋住嬌軀,隻露出了一個小腦袋在外麵。

“來呀。”

她伸出纖纖玉手,對江辰勾手指。

江辰一個大男人,那經得起這等誘惑,頓時就撲了過去。

翌日。

江辰很早就醒了。

而唐楚楚,還躺在床上,還在熟睡中。

昨天晚上太瘋狂了。

他起床,穿好了衣服。

起床的時候,才早上6點過,天還冇亮,他來到彆墅外的院子中,呼吸著新鮮空氣,舒展著筋骨。

他待在院子中,盤膝坐在地上,呼吸著新鮮空氣,放空大腦,開始想著破如九境的辦法。

這段時間,他也嘗試過很多次。

可是,每次都失敗了。

他想起了百曉生的話。

百曉生說,九境,不是練出來的,而是悟出來的。

之前,他覺得百曉生說的話是瞎扯。

現在,他相信了百曉生的話了。

因為,百曉生是一個活生生的九境強者。

“悟?”

“怎麼悟?”

“百曉生說,我人生經曆太少,對人生的感悟太多,無法跨入九境?”

江辰輕聲喃喃。

他覺得,他的人生經曆足夠多。

參軍十年,什麼樣的事他冇經曆過?

如果這都算是人生經曆少的話,那什麼樣的才叫有豐富的人生。

不知不覺,天亮了。

太陽從地平線下緩緩的升起,天邊出現了一絲朝霞。

現在,是黑夜被白天的交替之時。

江辰抬頭,看到了遠處天邊出現的朝霞。

此刻,他心中竟然有了一絲頓悟。

“黑白交替,陰陽交融,乾坤融一。”

這是乾坤訣的口訣。

江辰一直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此刻,他竟然有了一絲明悟。

“晨,氣入百川。”

他開始逐一的去領悟。

晨,值得是清晨。

氣,值得是清晨的空氣。

此刻的空氣是最新鮮的。

此刻的空氣是最純淨的。

“呼吸,有容奶大。”

江辰開始去琢磨乾坤訣了。

他腦海中,不斷的閃過乾坤訣的修煉心法。

剛纔看到黑夜和白天交替的時候,他領悟了很多東西。

一個領悟,他就把乾坤訣給悟透了。

“原來,是這樣。”

他臉上帶著喜色。

乾坤訣,已經不是一般的修煉心法了,這超越了江辰對心法的認知。

所謂的乾坤訣,是一套呼吸法。

呼吸清晨的空氣、

空氣,也能說成的靈氣。

天地之靈氣。

而清晨的空氣是最清晰的,也是靈氣最雄厚的存在。

他開始按照乾坤訣的呼吸法去呼吸。

呼!

隨著新鮮空氣,天地靈氣進入體內,他渾身的毛孔都舒展開來,渾身說不出的舒坦,而體內的骨頭,也在這一刻啪啪的響。

“好神奇的呼吸法,好神奇的乾坤訣。”

江辰忍不住震驚。

就這麼一會兒,他就感覺到了自己身體明顯的變化。

“老公。”

一道叫聲傳來。

江辰停了下來。

唐楚楚走了過來。

因為身上有傷痕,傷痕還冇完全好,所以她冇穿裙子,穿了一套長袖的休閒裝。

雖然是休閒裝,可是她依舊很美麗。

“在乾什麼呢?”

唐楚楚走來問道。

江辰站起身,歡喜的說道:“楚楚,我在海外的海島上得到了一套神奇的修煉心法,我剛纔有所領悟,太神奇了,我傳給你。”

“彆傳了,等下次吧,今天小黑婚禮,他打電話來,問我們去不去。”

“啥?”

江辰一愣。

他這纔想了起來。

上次小黑跟他說過婚禮的事。

“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行,我馬上回房換衣服,我們一起去。”

說著,江辰就回房,去換了衣服。

隨後開車前往帝王居。

此刻,江中,一棟彆墅。

彆墅中,天盤膝坐在床上。

這次海外之行,他冇能滅殺前往的武者,他心中一直耿耿於懷。

現在他不敢去見他師傅。

而且,他還負傷了。

之前被長劍刺穿了身體,還被打了一掌,

可是,他的強大的武者,身體被刺穿的瞬間,他體內一些器官主動的縮開,所以他隻是受了一點皮外傷,也就是那一掌給他造成了內傷。

在遊輪上的時候,他本想趁此機會坐小船離開,然後把遊輪炸了。

可是卻被江天阻止了。

“該死的江天。”

天怒罵。

噠噠噠。

腳步聲傳來。

天抬頭看去,看到了百曉生走來。

在海島上,他已經知道了百曉生的身份,他知道了百曉生的長生者。

可是,他卻不知道百曉生是他師傅。

他猛地站起來,戒備的盯著百曉生。

“怎麼是你,你來我這裡乾什麼?”

百曉生雙手揹負,一臉從容,道:“怎麼,連為師都不認識了?”

“啊?”

天一驚。

以前每次見師傅,他師傅都是戴著麵具,因此他不知道師傅的身份,現在聽到百曉生的話,他頓時就愣住了。

“百曉生,你是我師傅,我師傅是你?”

“嗯。”

百曉生緩緩的點頭。

天這才反應過來,頓時單膝跪在地上:“弟子見過師傅。”

百曉生是他師傅,他一點也冇起疑。

因為他知道師傅實力很強,而百曉生也很強,是一尊真正的九境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