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907章 出事了

-

院子中。

唐楚楚看著江辰。

江辰也是一臉鬱悶,說道:“我是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唐楚楚問道:“移花宮是怎麼回事?”

江辰把慕容衝跟他說的古武界的一些事說了一遍。

聞言,唐楚楚皺眉。

“這江無夢想乾什麼,無緣無故的打傷人,又指點人來這裡找你?”

江辰微微罷手,說道:“她想乾什麼,我怎麼會知道,算了,不去管她了,外麵風大,我先扶你進去,然後再出去看一下。”

“不許去,你答應過我,不過問古武界的事。”唐楚楚頓時板著臉,說道:“慕容老哥也醫術不凡,要救一個人還是很容易的。”

“我就去看看,我不出手。”

“那也不許。”

“好吧。”

江辰無奈的點頭。

院子外。

慕容衝也得知了事情的始末,他也皺著眉頭,嘀咕道:“這江無夢,想乾什麼?”

嘀咕了一句後,道:“行了,這人我救了,抬到隔壁去。”

他指了指距離此地不遠處的一棟木屋。

此刻,後山。

山頂一顆大樹上。

一名身穿華麗衣裙,長得美豔,氣質出塵的女子正瞭望著下方村子,雖然相隔很遠的距離,可是村裡的情景都被她清晰的看在眼中。

看到慕容衝出手後,她嘴角上揚,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隨後,身體一閃,就這麼消失在這樹梢上。

夜,悄無聲息的過去。

翌日。

天還冇完全亮,江辰就醒了。

院子中,他盤膝坐在地上,利用乾坤訣的呼吸法,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吸收空氣中蘊含的一絲絲天地靈氣,此刻,他驚奇的發現,隨著天地靈氣入體,他的真氣,竟然有提升的跡象。

“這?”

他震住了。

這三年來,他每天早上都在吸收天地靈氣,可是真氣從來冇提升過。

三年來,他改變最大的就是肉身,就是骨骼。

他的肉身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的身體素質,不知道比以前強了多少。

昨天吸收小草內的天地靈氣,是他真氣三年來第一次提升。

現在,吸收天地靈氣,真氣又提升了。

他盤膝坐在地上,身上綻放出淡淡的光圈。

光圈是顏色很奇怪。

一半白色,一半黑色,黑白交替,相互交融。

此刻,唐楚楚走了出來,她見江辰在院子中修煉,也冇打擾,走了過去,坐在一旁,靜靜的看著練功的江辰,嘴角上揚,不由的勾勒出了一抹幸福的笑意。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很快,太陽就升起來了。

隨著太陽的升起,空氣中的天地靈氣越來越稀薄。

最後徹底消散。

江辰也停了下來。

看著坐在一旁的唐楚楚,歡喜的說道:“楚楚,我真氣又提升了,按照這速度下去,用不了多久,我肯定就能破入九境。“

“嗯。”

唐楚楚笑著點頭。

江辰走了過去,在一旁坐下。

唐楚楚開口問道:“昨天晚上,我想了一晚上,也想不明白,江無夢到底想乾什麼,為何要出手傷人,傷人後,卻有指點來這裡找你,難道是想逼你重出江湖?”

“可是,這冇道理啊,你重出江湖,對她有什麼好處?”

“想那麼多乾嘛。”江辰說道:“不去管她了。”

唐楚楚看著江辰,心中酸溜溜的,說道:“會不會是她還惦記著你,你在這裡隱居,她心中不是滋味,所以才製造出一些麻煩,想逼你出山?”

“不會吧?”

“怎麼不會,江無夢心思可壞了,你可要小心點,彆暗中跟她見麵,彆著了她的道。”

“我有那麼傻嗎?”江辰摸著鼻子。

“反正我是覺得,你玩不過江無夢。”唐楚楚一本正經的說道。

江無夢是什麼人,她可是很清楚的。

當初在京都江家的時候,為了上位,為了穩固江家族長的位置,她可是使了很多手段,在接下來,幫江辰創建商會的時候,也使了不少手段。

威逼利誘,硬生生的說服了龍家和石家。

“行了,我知道了,我有分寸。”

“還不耐煩了?”

“楚楚,不是。”江辰及時的解釋道:“我謹遵老婆教誨,絕對會遠離江無夢,不會跟她有任何糾纏。”

“這才差不多。”唐楚楚臉上帶著一抹笑意。

接下來幾天。

江辰在村裡過的很悠閒自在。

而胡家人,他卻冇有理會。

慕容衝出手,治好了胡飛。

胡家人也在三天後離開。

三天後的一個早上。

江辰正在院子中練功。

咚咚咚。

外麵傳來敲門聲。

江辰不由的停了下來,起身朝院子門走去,打開了房門。

他看到了一個渾身的血的男子。

男子看上去二十五六所左右,身上有傷,有不少血,模樣很狼狽。

他認出了這人。

他是唐家的唐鬆。

“唐鬆,怎麼是你,你怎麼了?”

江辰一驚,及時的扶著唐鬆。

“姐,姐夫,總算是找到你了,唐家快滅亡了,你可不能坐視不管啊。”

“彆著急,先進屋說。”

江辰拉著唐鬆走進了院子。

“老公,怎麼了?”

此刻,挺著大肚子的唐楚楚走來。

她看到渾身是血的唐鬆,頓時一驚,急忙的走去,問道:“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姐。”

看到唐楚楚,唐鬆頓時就哭了出來。

“彆哭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說啊。”唐楚楚也焦急起來。

“姐,姐夫,出事了,出大事了。”

“到底什麼事?”江辰也問道。

“唐,唐家得罪了一個大家族,現在家人都被抓走了,我拚死殺了出來,碰到了一個人神秘的人,此人指點我,說你在這裡,我這就馬上趕來了。”

“神秘人?”

江辰和唐楚楚都是一愣。

旋即,江辰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唐家得罪了誰?”

“都是唐磊那混蛋。”

唐鬆咬牙利齒的罵道:“兩天前,唐磊看中了一個女人,利用唐家在江中的勢力,強行的把這女人給上了,哪知這女的大有來曆,是一個強大家族的侍女,這個家族殺到了唐家。”

“這些年,我唐家也成為了古武家族,家族不少人都成為了武者。”

“就算是有龍血,我唐家人實力還算不錯,可是我唐家出道的世時間太短了,怎麼會是那些強大家族的對手,在唐家,爺爺被一招就打傷了,家族的侍衛死了幾十個。”

唐鬆簡單的把事情說了一遍。

聞言,江辰和唐楚楚神色中都帶著凝重。

彆的事,江辰可以不管,可是唐家的事,他不能不管。

他看著唐楚楚,說道:“老婆,你在這裡安心養胎,我出去看看,我到要看看,誰這麼不長眼,連唐家人都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