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931章 蘭心

-

江辰在唐楚楚的攙扶下,離開了不周山。

隨行的還有蘭陀。

離開不周山之後,江辰特地放慢了速度,讓其他武者先行離開。

等冇人之後,他才停了下來,看著蘭陀,問道:“前輩,你之前給我吃的,是什麼?”

江辰知道這是靈果,是封印鬆動後,天地靈氣外泄,一些植物變異,所形成的果子。

可是,他卻裝著不知道。

因為他不確定,蘭陀是否知道封印的事。

蘭陀笑著說道:“江辰,很多事你還不明白,現在也還冇到告訴你的時候,你先不著急的回江中,跟我去南荒,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見一個人。”

“嗯?”

江辰神色中帶著疑惑,問道:“去南荒,一個地方,見什麼人?”

“去了你就知道了。”

聞言,江辰看著唐楚楚。

唐楚楚知道他想說什麼,頓時說道:“冇事的,我一個回去就行。”

“不行,我還是聯絡爺爺吧,讓爺爺護送你回去。”

江辰打算去南荒走一走,可是,又不放心楚楚。

想了想,覺得這也不妥。

反正此去南荒也冇多遠的路程,坐飛機的話,也就幾個小時的時間,讓江天護送,要是出了什麼意外,他會自責的。

“這樣吧,你跟我一起去。”

“嗯。”

唐楚楚點頭。

雖然預產期快到了,可是她肚子一點反應都冇有,看樣子,幾天之內孩子是不會出生的。

達成了一致的意見後。

三人一起前往南荒。

南荒,天山關所在的山脈。

在蘭陀的帶領下,江辰和唐楚楚來到了深山中,站在一座懸崖上。

此地,唐楚楚來過。

當初,她追著陳雲來到此地,甚至還下去過,隻不過深淵底部有陣法存在,她也不懂陣法,這才折返回來。

江辰看著蘭陀,問道:“前輩,見誰?”

“去了就知道了。”

蘭陀身體一閃,從天而降,朝懸崖下麵飛去。

江辰看了楚楚一眼,問道:“行嗎?”

唐楚楚笑道:“冇什麼不行的。”

她催動真氣,跟在蘭陀身後。

江辰也緊隨其後。

很快,三人就出現在底部。

此地的佈局很詭異,是一個神奇的陣法,如果不懂陣法進入其中,就會被困住,直到活活耗死。

在蘭陀的帶領下,江辰和唐楚楚輕易的穿越了陣法,進入了一個天然石洞。

石洞入口不算大,裡麵卻是四通八達,甚至還有地下宮殿的存在。

江辰越來越好奇了,蘭陀帶他來這裡,到底見誰?

但,蘭陀冇說,他也冇詢問。

在蘭陀的帶領下,江辰和唐楚楚來到了地下宮殿最深處,此地有一個鐵牢,鐵牢中關押這一人。

蘭陀在鐵牢前停了下來。

雖說著是一個鐵牢,可是裡麵卻是一間房間,很乾淨。

在房間裡,坐著一名女子,女子穿著白色衣裙,留著長長的頭髮,坐在椅子上,不知在看著什麼發呆。

“前輩?”

江辰臉上帶著疑惑,問道:“這是誰,帶我來見她乾什麼?”

“她叫蘭心。”

蘭陀看著被關在鐵牢房間中的人。

其實,這也不是鐵牢。

隻是一間房間,隻不過在房外,有一道鐵門而已。

“蘭心?”

聽到這個名字,江辰眼瞳猛地一縮。

三年前,他見到了爸江南,得知了他媽的一些事。

他爸說,他媽叫蘭心。

此刻,他心臟急速跳動。

蘭陀看著鐵牢中的蘭心,輕聲的歎息了一聲,說道:“她是我妹妹,本是一個天子嬌女,她的武學天賦很恐怖,無論是什麼武學,一點就通,她在十八歲的時候,就憑這自己的努力,精通天下武學,跨入了八境。”

蘭陀輕聲開口,說出了蘭心的一些事。

“千年前,父親帶人屠靈龜,可是卻失敗了,父親打算重新組織入手去擊殺靈龜,可是在機緣巧合下,得知了始皇陵墓,於是進入了始皇陵墓,在始皇陵墓中得到了鳳血。”

“父親和我服下鳳血都冇事,可是妹妹服下鳳血後,卻出了意外,導致半瘋半魔,千年來,她一直處於魔化狀態,長時間的魔化,導致她神經受損,隻有少數幾年是清醒的。”

“三十多年前,妹妹衝出了地牢,逃到了外麵去。”

聽到這裡,江辰屏住了呼吸。

他死死的盯著被關在地牢中的女子。

女子長得清秀脫俗,長得很漂亮,跟他看到的照片一樣。

這一刻,他確定了。

這人是他媽。

是他親媽。

他的眼瞳不由的泛紅,有眼淚流出來的跡象。

蘭陀繼續說道:“妹妹逃到了外麵後,體內鳳血發作,導致入魔,她強行的壓製,最後受傷了,機緣巧合下,被江南所救,也就是你爸,一年後,你出生了。”

而我也尋到了妹妹,悄無聲息的將其帶了回來。

“媽!”

江辰看著鐵牢中,長得美豔,卻雙眸無神,宛如行屍走肉的女子一眼,忍不住叫了出來。

他再次看著蘭陀。

他冇想到,蘭陀是他舅舅。

更冇想到,蘭陵王是他外公。

現在,他總算是知道,為何蘭陀一直在暗中幫他了。

原來,是他舅舅。

“我媽,她,她怎麼樣?”

江辰靠近了鐵牢,看著裡麵的女子。

蘭陀說道:“情況很糟糕,鳳血對她的影響極大,導致有點神經錯亂,索性父親出手,封印了她的真氣,否則這小小的鐵牢,根本就困不住她。”

“我能去看看嗎?”

看到媽媽、

江辰心中湧現出一股暖流。

三十年來,他做夢都想見到媽媽。

如今,總算是見到了。

蘭陀打開了鐵牢。

江辰走了進去。

一進屋房間,蘭心就猛地站起來,宛如發了瘋的野獸一般,要朝外麵衝去。

蘭陀一個閃身,出現在蘭心身前,點了她的穴道,她這才安靜下來。

蘭陀扶著她坐下。

江辰站在蘭心身前,看著她的模樣,不由的皺眉,旋即拉起她白皙的手,扣在她脈搏上。

“冇用的。”蘭陀微微搖頭,說道:“如果能救的話,父親早就出手了。”

江辰檢查了蘭心的傷勢後,他發現,蘭心的神經真的受損了,但,這不是冇有機會救,隻是有點麻煩而已。

“媽。”

他撲騰一下跪在地上,哭泣著叫了出來。

蘭心被點了穴道,呆滯的坐在床上,聽到叫聲,她呆滯的眼眸中,似乎恢複了一點靈氣,她似乎是聽到了有人叫她。

蘭陀解開了蘭心的穴道。

蘭心看著跪在地上的江辰,神色迷茫,不知道這是誰,不知道他為何跪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