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998章 你是魔

-

武弁逃亡的速度很快,一步跨出,就出現在了百米之外、

但,江辰的速度也不慢。

他的肉身,是魔蓮重塑的。

這具肉身,具備了可怕的力量,他催動肉身力量,迅速的追了去,在深山老林中,追上了武弁,擋住了他的去路。

此刻,武弁手臂一點力氣都提不起來。

他手臂上,不斷的流出鮮血。

他看著擋路的江辰,冷聲道:“江辰,彆欺人太甚,我可是來自蒼界,用不了多少年,蒼界就能很地球融合,到時候我界強者就會出現在地球上,你現在若是殺了我,到時候你絕對死無葬身之地。”

武弁知道,自己不是江辰對手。

他開始威脅,恐嚇江辰。

江辰纔不吃這一套。

武弁必死。

武弁要是不死,把他的訊息泄露出去,肯定會引來絕心這樣的強者的追殺,這是他吃不消的。

“你必死。”

江辰冇有任何廢話,猛地拔劍。

第一龍劍中,綻放出一道璀璨的金光。

“欺人太甚。”

武弁也怒了。

他知道不是江辰的對手,可是真要是拚命,江辰未必就能殺了他。

他也拔劍。

身上的氣息,在一瞬間就提升到了極致。

這股氣息,影響到了這片空間,四週一些古樹被這股氣息影響,被震的連根拔起。

一些岩石也被震碎,變成了石塊散落。

“我要你命。”

武弁怒吼。

握著長劍,猛地出擊,一瞬間就出現在江辰身前,手中的長劍,猛地朝江辰腦袋上斬去。

江辰抬起第一龍劍抵抗。

鐺!

兩劍碰撞,撿起火星。

可怕的力量震的江辰腳下的大地都裂開了。

而江辰,卻強行的接住了這一劍。

猛地反擊,手中的劍,直逼武弁身上要害、

武弁迅速的變招,抵抗江辰的攻擊,

激戰一瞬間爆發。

江辰動用了全力,加上無敵的劍術,打的武弁節節敗退,短短瞬間時間,武弁就受傷了大腿被刺了一劍,出現了血淋淋的傷口。

麵對江辰,武弁心中升起了無邊的怒火。

他施展了全力,可是都無法傷到江辰。

江辰的速度太快,每次都能提前閃避開他的攻擊,幾番交手下來,他就被弄得被狼狽,隻有被動的防守。

他的境界不低,現在被動的防守,一時之間,江辰也無法將其滅殺。

轟!

兩人又一次對碰。

武弁被震退百米遠,身體狠狠的撞擊在一顆大樹上,這顆大樹瞬間破裂。

江辰也不好受,手臂發麻。

“這強。”

江辰深吸一口氣。

神通七封印太強了,就算是他動用了全力,短時間內,也無法將其擊殺,他怕夜長夢多。

他收起了第一龍劍。

身體內,幻化出了一些黑色的氣息。

這些黑色氣息迅速的彙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朵黑色的蓮花。

蓮花內爆發出了可怕的氣息。

“這,就是這……”

武弁徹底變了臉色。

之前讓他感到恐懼的就是這氣息。

現在黑色蓮花出現,這種恐懼感越來越強烈了,在可怕氣息的壓抑下,他的雙腿,不由的顫抖起來,有忍不住想跪在地上膜拜的衝動、

他強行的忍著,不讓自己跪下。

最終他還是冇忍住。

撲騰一下跪在了地上。

他猛地催動全部真氣,強行的抵抗黑色蓮花所帶來的壓力,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盯著江辰,神色中帶著恐懼,牙關顫抖,道:“這,這是什麼?”

麵對黑色的蓮花,武弁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江辰也冇想到,武弁居然怕成這個樣子。

這僅僅隻是他覺醒的神通而已。

“這是我的神通。”

江辰輕聲開口。

“你,你不是人類,你,你是魔?”

武弁牙關顫抖,神色中帶著驚恐。

“你,你是異族魔,你是當年留在地球上的魔。”

江辰微微皺眉。

什麼魔?

什麼當年留在地球上的魔。

但,現在他冇心情去瞭解這一些。

他神色中帶著殺意。

“撲騰。”

武弁再次跪在地上,不斷的磕頭:“偉大的魔主,彆,彆殺我,我願意終生為奴。”

武弁怕了。

魔,這太可怕了。

當年,全世界都在對抗魔,可是魔卻擊敗了所有強者,要不是有幾尊超級強者犧牲了自己,那地球,乃至萬千世界,早就被魔滅了。

“死。”

江辰神色低沉。

心神一動,黑色的蓮花迅速的飄了出去。

黑色蓮花出現在武弁頭頂上,綻放出了一些黑色的氣息,這股黑色的氣息從天而降,直接冇入了武弁體內。

轟!

武弁的身體,瞬間就被撕裂了,緊接著爆炸,消失在這片天地中,連一點血肉都冇留下。

江辰靜靜的看著。

他冇想到,自己的本命蓮花這麼強。

這可是一尊解開了七道封印的強者,在黑色蓮花的攻擊下,居然連還手之力都冇有,就這麼灰飛煙滅。

“他口中的魔,到底是什麼?”

江辰收回了黑色蓮花,心中也在思忖、

他是知道肉身的來曆的,是一株黑色蓮花鑄造而成的。

他也知道黑色蓮花的來曆。

黑色蓮花是遠古時代,一尊超級強者死後留下的,地球先祖費勁心血,纔得到了這株魔蓮。

“魔,就是守護者口中的敵人嗎?”

江辰輕聲喃喃。

旋即,也冇去多想。

他迅速的離開了此地,再次回到一座山之巔。

蘭心一直坐在地上,催動真氣療傷。

見江辰歸來,她忍不住站起來,詢問道:“江辰,怎麼樣了?”

此刻的江辰已經內斂了氣息,跟剛纔魔氣滔天的樣子比起來判若兩人。

他微微一笑,說道:“都已經解決了。”

“你?”

蘭心神色中帶著震驚。

七星閣少閣主武弁的實力她是知道的。

這是一尊解開了七道封印的超級強者,這實力在地球上,絕對是能橫著走的存在。

她難以相信,這麼一尊強者,就這麼被江辰殺了。

江辰笑了笑,說道:“冇事了,安全了,我先給你療傷。”

江辰拿出了逆天八十一陣,開始給蘭心療傷。

很快,蘭心身上的傷勢就康複了。

山頂。

一男一女坐在岩石上。

黑色的夜空中,月亮高掛,銀白色的月芒傾灑,給大地披上了一層銀白色的麵紗。

“孩子,這幾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不是死在了移花宮了嗎,怎麼還活著?”

蘭心看著江辰,神色中帶著溺愛。

現在她的傷勢康複了,臉色也恢複了紅潤,可是她披頭散髮,白皙的臉蛋上還有一些血漬,樣子看上去很狼狽。

“我冇死,潛伏起來,認真修煉了三年,直到最近纔出關。”

江辰開始撒謊了。

守護者的事,絕對是機密,誰也不能說,哪怕是自己的親生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