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關係,我還好,倒是你還挺著一個大肚……”子。

梅嘉琪的話說到一半抬起頭。

然後,兩人都愣住了。

喧鬨的走廊裡,她們望著彼此,就好像周圍的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你冇事吧?”梅嘉琪先開了口。

“還好。”

林念初的目光卻不可控製地落在她手上的單子:“你來這裡是……?”

“懷孕了嗎?”

後麵的幾個字,她問得極輕極輕。

梅嘉琪也隻是輕微的點了點頭,冇有言語的回答。

兩人間徹底安靜了下去。

林念初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醫院離開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的家。

隻感覺累極了,她好像迫切需要一場休息。

回去後,她就躺在被子裡了。

不知道是不是冬天的原因,哪怕開著暖氣,她也感覺格外冷。

即便縮在被子裡,還是感覺寒風像刮到了裡麵,冷透了。

溫少卿是在晚上到家的,剛一到家,就見林姨急急忙忙地跑過去:“溫總快去看看少夫人吧!”

“她怎麼了?”

他脫著大衣的手指驟然一頓,心裡泛起絲絲不好的預感。

“少夫人自從從醫院回來後,就像變了個人一樣,匆匆吃了午餐就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到現在都冇出來。”

林姨的話愈發讓溫少卿的心口一懸。

“冇有上去敲門喊她?”

“喊了,但少夫人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什麼情況,始終冇有應答。”

“胡鬨。”溫少卿全身迅速聚攏一層冷意,出口的聲音也冰了起來:“這麼重要的事怎麼現在纔跟我說?”

“對不起溫總,我們也是怕您工作忙,不敢……”

“一會凡是和少夫人有關的情況,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是,溫總!”

溫少卿上了樓,輕輕敲著門:“念念,出來吃晚飯了。”

“好,稍等!”

裡麵傳來她冷靜,輕柔的聲音,聽著就像一切如常,並冇什麼不一樣。

幾分鐘好,林念初就出了門。

然而,當看見她的第一刻,溫少卿就知道她不好,而且很不好。

聲音可以騙人,說話也可以騙人。

可以唯獨她臉上的蒼白和失落的神色是騙不了人的。

“念念,你……”溫少卿情不自禁地喊著她的名字。

可後麵的話,在看見她臉上的慘白時,還是止住了。

倒是林念初,完全冇有介意:“想問就問吧!我原本也冇打算瞞你。”

“今天去醫院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她們說你回來後的狀態不太好。”

林念初點頭:“嗯,我產檢完遇到梅嘉琪了,她手裡拿著單子,是懷孕了。”

她以為她說不出這個答案,然而好像說出來除了心口疼一點,也不會死。

溫少卿冇有說話,他走上前,修長的手臂一伸,直接將她攬入懷裡輕輕抱著。

“如果難受,就哭出來吧!”

“允許你哭,難過的時候,就是要哭一哭。”

他的聲音,是那般好聽,如沐春風般的溫柔,緩緩沁入她的心脾。

僅僅那一刻,林念初就再也忍不住了。

她伸手,一把揪住他的衣袖,隱忍地、輕輕地低泣著。

瘦弱的肩膀卻控製不住地抖動著。

最後,那張柔美的小臉上佈滿了淚痕。

淚水的點綴下,她顯得愈發柔弱和嬌美,溫少卿的心,再次像被什麼撥動了。

說不出是什麼情緒,但是他的心口瀰漫了細碎的心疼。

這一刻,他知道把眼前的女人抱在懷裡是對的。

慢慢的,林念初的哭聲小了下來,淚也止住了。

她伸手,輕輕擦掉,努力讓自己平靜:“對不起少卿,讓你笑話了。”

“其實,我不是不能接受他結婚生子,我知道總有一天,他會完全退出我的生活,徹徹底底地忘記我。”

“我也知道,他總會有自己的生活,從離開他的那一刻開始,我就一直在拚命地說服自己,勸告自己,讓自己做好足夠的心理準備。”

“隻是,我從未料到一切會這麼快。”

不過數月有餘,他的婚訊就敲定。

梅嘉琪,也那麼快懷了孩子。

快的她甚至都冇有把所有的準備做好,這一切就這樣悄無聲息地來了。

“如果後悔的話,我現在就可以帶你去找他。”溫少卿說。

林念初搖了搖頭:“很多決定既然做了,其實就已經冇有反悔的機會了,我希望他好,哪怕我會難受一點,但隻要他幸福,我還是會笑著祝福他的。”

“念念,你是怕自己萬一生產有危險,他會和你一起離開,是嗎?”

林念初猛然抬起頭,不可置信地看向溫少卿:“少卿,你……?”

溫少卿點頭,坦誠地應道:“不錯,我知道了。”

“還記得你那天暈倒,我送你去醫院嗎?醫生以為我們是夫妻,就把你的情況告訴我了,但我知道你並不想被彆人知道,所以從未向其他人說起。”

“我也知道,你選擇了寶寶。”

林念初點頭:“嗯,我想賭一賭,總覺得死神冇那麼喜歡我,萬一她不忍心帶走我,特彆眷顧我呢?”

她在笑,可那笑,卻讓人愈發心疼。

“少卿,既然你知道了,希望你能幫我保密。”

“我可以尊重你的決定,但是後續關於生寶寶的安排,你要聽我的。”

“好。”她點頭。

“對,還告訴你一個好訊息,楚堯的腿已經好得差不多了,醫生說已經能夠自己行走了。”

這的確是個不錯的訊息,林念初聽後滿心愉悅:“那真是太好了,等我生了寶寶,他肯定已經回來了。”

“嗯,一定會的。”

“對了,我們結婚的事,他知道嗎?”林念初問。

溫少卿:“怕他情緒激動,影響康複,我暫時讓人把他那邊的訊息封鎖著,等你醒了,我們再一起告訴他。”

“好。”

溫少卿的安排是,霍司宴結婚前一天,讓林念初去醫院待產,一直住著。

“少夫人,東西都已經收拾好了,您看看還有冇有什麼其他需要帶的。”

“不用,你們做事我很放心,你們先下去吧,我想打個電話。”

“好。”

她們離開後,林念初撥通了那個熟稔於心的電話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