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南溪醒來時,頭頂是一片白,到處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陸見深坐在一邊,見她醒來,他大踏步地走過來:“感覺怎麼樣?還疼嗎?”

“好一些了!”

她臉色很蒼白,嘴唇上幾乎冇有血色。

“我讓人溫了粥,吃一點。”

陸見深打開保溫桶,修長的手指給他舀著南瓜粥。

這是南溪最愛喝的粥。

“我不想吃。”她搖搖頭。

陸見深還是端著粥走過去:“你剛醒,晚上本來就冇吃飯,身體又很虛弱,不吃的話怎麼能康複。”

“你老公說得很有道理,你現在必須要補充營養。”醫生穿著白大褂走進來。

見到醫生,南溪立馬坐得端正起來。

首髮網址

同時看向陸見深:“我想吃點香蕉,你能幫我買點嗎?”

“我讓林宵去買。”陸見深說。

南溪微微蹙眉:“我想吃你親手買的。”

“那好,我去。”

確認他已經離開有一會兒了,南溪纔看向醫生:“醫生,我的寶寶……”

她的聲音顫抖極了,後麵的話已經不敢繼續往下問了。

醫生露出微笑,和藹地看著她:“放心,你和寶寶都很幸運,寶寶現在還完好無缺地躺在你肚子裡睡覺。”

“真的嗎?”南溪瞬間就露出笑容。

之前的緊張和憂傷,一掃而光。

或許是太高興了,笑著笑著她就流出了眼淚:“真好,謝謝你醫生!”

“不用謝,這是我的職責,胎兒雖然是保住了,但後麵一定不能掉以輕心,尤其前三個月一定要萬分謹慎,危險的動作不要做,心情要保持愉悅,你開心,寶寶在你肚子裡才能開心。”

“嗯,我一定記著你說的話。”南溪用力地點頭。

“還有,一定要記得按時產檢。”

“好。”

看著桌上的南瓜粥,醫生又道:“每餐都要按時吃飯,你不吃飯,寶寶哪裡會有營養,你記住一句話,要想寶寶好,你必須要好。”

“我記下了,以後我一定按時吃飯。”

“我看你老公對你很關心,也很細心,懷孕這麼重要的事,你確定不告訴他?”

在急救室裡,南溪拉著她的衣袖一直請求:“醫生,外麵等的人是我老公,我懷孕的事他還不知道,求你不要告訴他。”

南溪的雙眸漸漸黯淡下去:“我們馬上就要離婚了,他不想要這個孩子,可是我想留下他。”

“所以醫生,求您幫我這個忙,千萬彆告訴他,否則寶寶可能真的保不住了。”

“哎……”醫生歎了一口氣,有些心疼地看向她:“如果不是萬不得已,到了非離婚不可的地步,我還是建議你們認真考慮一下,孩子隻有在爸爸媽媽的共同嗬護下才能健康快樂地成長。”

“謝謝醫生,您的建議我會認真考慮的。”

陸見深回來時,南溪正在喝粥。

她一隻手端著碗,另一隻手拿著勺子,一勺一勺,慢慢地喝著,模樣非常認真。

讓他意外的是,她喝完一碗後,主動問他:“還有嗎?”

“有。”

陸見深有些激動,又舀了一碗遞給南溪。

南溪把第二碗南瓜粥也喝完了,然後拿起香蕉。

香蕉個頭很大,加上喝了兩碗粥,肚子確實比較飽,所以想了想,她又放下了。

“怎麼又放回去了?”陸見深皺眉。

“有點飽,這一根太大了,我吃不完,怕浪費了。”

陸見深拿起香蕉就剝了皮,自己撇了一半,然後把剩下一半遞給南溪。

看著他兩口就把半個香蕉消滅了,南溪睜大了眼睛:“你不是不喜歡吃香蕉嗎?”

“偶爾吃一下,也還好。”

“哦,我困了,想先睡了。”

“嗯,你睡。”

第二天醒來,南溪睜大了雙眼,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你昨天冇有回去嗎?”

眼前的陸見深,頭髮蓬鬆,襯衣褶皺,完全冇有往日那種翩翩公子如玉的模樣。

而且,更讓南溪意外的是,他在這裡陪了她一晚?

敲門聲響起,林宵提著袋子走進來:“陸總,衣服都給您準備好了。”

“嗯。”

浴室裡,水聲嘩嘩地響。

每一滴都好像滴在南溪的心口,讓她控製不住地胡思亂想。

陸見深,你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明明不愛我,為什麼又要這麼細心周到地對我,如果你殘忍一點,或許我也就能離開得更果決一點。

從浴室出來時,他又恢複了往日的模樣,精雕細琢的五官,俊美如斯。

“東西帶來了嗎?”他看向林宵,聲音冷涼。

“都列印出來了。”

林宵恭恭敬敬地把東西雙手呈遞給陸見深。

“你先出去。”

林宵出去後,房間裡頓時又隻剩下她和他兩個人。

“昨晚開了一場跨國會議,會議結束時已經四點多了,就在你這兒湊合了一下。”陸見深解釋。

原來如此,南溪瞭然,是她自己想多了。

陸見深坐在一邊的椅子上,長身玉立,挺拔如鬆,纖長的手指翻閱著手中的紙張,每一頁都看得很認真。

“你讓林宵出去,是有話對我說嗎?”南溪問。

“嗯,稍等。”陸見深道,目光仍然落在自己手中的檔案上。

南溪不知道他在看什麼。

大概五分鐘後,他合上檔案,邁著長腿走過來,然後把東西放到她手裡,平靜如水的聲音道:“這是根據你的要求修改之後的,你再看看。”

看到“離婚協議書”五個大字時,南溪突然有點想笑。

原來他看得那麼認真的東西就是這個,可笑她還以為他在批閱檔案。

她的要求?

她什麼時候提要求了?

她明明一個字都冇有說過。

捏著“離婚協議書”,南溪手心燙燙的,好一會她才反應過來,抬起頭茫然地問他:“我不記得我提過什麼要求。”

“你先認真看一遍。”陸見深說。

整整十分鐘,南溪看完了這份“離婚協議書。”

然後,她竟然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該笑。

陸見深把財產重新做了分割,彆墅給了她兩套,豪車給了她兩輛,現金更是直接答應給她一千萬。

嗬嗬……南溪揚著頭,淚水盈潤起來。

一千萬?

她一個孤女,竟然從來不知道自己還可以這麼值錢。

為了和她離婚,他還真是捨得,出手簡直是闊綽至極。

“陸見深,說到底,你還是覺得我們離婚的事是我泄露給媽的,目的就是為了敲詐你,好在我們離婚時多瓜分點財產,對不對?”

南溪看著他,忽然覺得失敗極了。

做了他兩年妻子,她在他心裡竟然隻是個貪財的女人,為了錢財可以不顧一切。

“若是我要一個億呢?陸見深,為了離婚,是不是我所有的要求你都會答應?”南溪苦笑著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