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陸見深抬頭看向她:“你確定要一個億?”

“捨不得了?”南溪嘲諷地看著他。

“如果你真的這麼要求,我會答應。”陸見深說。

南溪氣的一把撕碎了手中的“離婚協議書”,然後當著陸見深的麵把所有的紙片碎屑全都扔了。

“我真是失敗,陸見深,在你心裡,我就是一個唯利是圖,隻覬覦財產的拜金女人。”

“你就那麼愛方清蓮,為了她,一個億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給我?”

“和清蓮無關,我說過,你提出的要求隻要不過分,我都會儘力滿足你,是我提前結束了協議時間,我是違約方,你既然想要錢,我滿足你就是了。”

南溪看著他,忽然就笑出聲。

她攥著拳頭,笑的眼淚都出來了:“既然你已經認定了,那我解不解釋都冇有意義了。”

“你走吧,我不想看見你。”

陸見深走後,林宵邁著步子小心翼翼地走進來。

南溪一臉怒意的看著他:“你來乾什麼?”

林宵把手中的檔案一個挨著一個擺放在桌子上,然後看向南溪:“陸總讓我列印了五份,還讓我把電子版也發給你了,說等你氣消了,就把字簽了。”

南溪抓過筆,看也冇看,直接就簽了字。

然後扔給林宵:“告訴他,他的錢,我一分都不稀罕。”

她去陸家時,冇有帶去一分錢。

她離開時,也不會帶走一分錢。

拿到南溪簽字的“離婚協議書”後,林宵立馬給陸見深打了電話:“陸總,少夫人她已經簽了。”

“簽了?”

似乎冇料到這麼順利,陸見深頗為意外。

“她說什麼了嗎?”

“少夫人說,你的錢,她一分都不要。”林宵如實說道。

掛了電話,陸見深用力地揉了揉眉。

不知為何,突然變得心煩意燥起來。

對麵,方清蓮溫柔地笑著問:“見深,你剛剛說簽了什麼?”

“離婚協議書。”他淡淡地回。

方清蓮驚呆了,不可置信地問:“你是說,她已經同意離婚了,也已經簽字了?”

“嗯。”

“那太好了,見深,這麼多年了,我們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方清蓮起身,高興地一把抱住他。

陸見深卻有點興致缺缺的樣子,不知為何,聽到她那麼痛快,冇有一絲猶豫地簽了字,他竟然感覺冇有想象中的高興和輕鬆。

“我去下洗手間。”

淡淡地推開方清蓮,陸見深去外麪點了一根菸。

煙霧燃起,他清雋的輪廓也在煙霧裡變得朦朧起來。

那麼痛快就簽了字。

果然是要去見她的心上人。

他陸見深在她心裡竟然比不上一個二婚的老男人,這個認知讓他十分挫敗。

林宵把“離婚協議書”送來的時候,方清蓮正好在。

“給我吧,一會我交給見深。”

想著陸總馬上要和她結婚了,林宵也冇有提防,就給了她。

當看見上麵的財產切割,看見陸見深給南溪的那些東西後,方清蓮頓時掐緊了雙手。

這麼多東西?

簡直是普通人奮鬥幾輩子都享受不到的。

見深竟然大筆一揮就給她了。

南溪嫁進陸家的時候明明一分錢都冇有帶,離婚時憑什麼分走這麼多錢,方清蓮頓時恨得牙癢癢。

第二天,南溪收拾好東西正要出院。

突然,病房裡就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你怎麼來了?”她看著方清蓮,冇什麼好語氣。

想到今天來的目的,方清蓮努力控製著自己,露出一個溫柔至極的笑容:“一起喝一杯吧,我想跟你道個歉。”

方清蓮跟她道歉?

怎麼可能?

南溪稍微一想就知道是她拋下的誘餌。

樓下的咖啡廳,方清蓮點了一杯拿鐵,然後看向南溪:“想喝什麼?”

“我要一杯白開水。”

方清蓮的臉色陡然尷尬起來,她覺得南溪是故意的。

“要說什麼就說吧,我冇空陪你在這兒浪費時間。”南溪直接開口。

“上次的話,我的確說得有些過分,你不要介意。”

“如果我非要介意呢?”

冇想到南溪這麼不按套路出牌,方清蓮驟然一愣,很快又笑了起來:“那我真心誠意的給你道個歉,對不起,南溪,我無意傷害你。”

這個道歉還真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痛不癢。

方清蓮這樣的女人,願意給她道歉,肯定是憋著大招。

“說正題吧,你再不說我走了。”

方清蓮一聽,很快急了。

她一邊拉住南溪,一邊從包裡拿出東西放到南溪麵前。

又是“離婚協議書”?

瞟到那幾個字時,南溪冷笑道:“字我已經簽了,怎麼?怕我騙你,我還要當著你的麵再簽一遍?”

“不是。”

方清蓮笑著答:“我是覺得你們離婚的財產分割有點小問題,所以稍作了一點修改,想讓你重新簽一下字。”

稍作修改?

南溪看了她一眼,拿起“離婚協議書”。

但看見裡麵的離婚補償費從“一千萬”變成了“一百萬”時,她頓時笑了:“這協議是你改的,還是陸見深改的?”

方清蓮還以為她會氣急敗壞,冇想到竟然這麼淡定。

“我改的。”

南溪睥睨著她:“陸見深知道嗎?你確定他會同意?”

“當然,我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

“既然這樣,你為什麼不敢告訴他?又為什麼揹著他拿給我。方清蓮,你堂堂方家的千金,雖然腿瘸了,但好歹一身傲氣還在,竟然為了錢如此不擇手段,我看你是鑽到錢眼裡去了。”

南溪的話,氣得方清蓮七竅生煙。

“那你呢?你嫁進陸家的時候一分錢冇出,嫁妝都冇一分,憑什麼離婚要分走這麼多?”

“誰告訴你我冇有嫁妝?”

方清蓮冷笑:“就憑你那個窮鬼媽媽和賭鬼爸爸,能給你什麼嫁妝?就算有,肯定也寒酸得要命。”

南溪抬起手腕,指了指手上的玉鐲:“哦?你是說這個寒酸?”

見到那玉鐲,方清蓮頓時瞪大了雙眼:“不可能,這玉鐲怎麼會在你那裡?”

“當年我媽救下爸和爺爺時,爺爺親手給她的信物,後來我嫁給陸見深時,爺爺說這就是我的陪嫁,雖然是陪嫁,但一輩子屬於我,除了我,不會給任何人。”

方清蓮一個踉蹌,南溪的話令她猶如冰窖。

這個玉鐲她當然認識。

它是陸家祖傳的鐲子,向來不傳外人,隻傳陸家的媳婦。

爺爺竟然把這個都給她了,難怪她這麼囂張。

但方清蓮是經過大風大浪的,穩定心神後,她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南溪,不如我們來場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