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南溪心口傳來一陣細密的疼痛。

她攥緊了雙手,淡淡道:“不說也罷,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而且馬上要再婚了。

“再婚?他結過婚?”

這個答案讓陸見深有些意外。

兩年婚姻,兩年相守,他竟然冇敵過她心裡一個已經結過婚的男人?

南溪輕輕點了點頭:“嗯,他以前迫於家族壓力,娶了一個不愛的人做妻子,現在他心愛的姑娘回來了,他們馬上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

陸見深聽完,頗為氣憤。

“那他挺渣的,同時禍害了兩個姑娘,這樣的男人,不值得你喜歡,如果有機會,換一個人喜歡,你會更幸福。”

南溪點頭:“我也覺得。”

可是怎麼辦?

到今天為止,她已經喜歡他喜歡十年了。

首髮網址

十年,幾乎她的整個青春那麼遙遠漫長。

換不了了,要是能換一個人駐紮在心裡,她早就換了。

有些愛,一旦生了根,發了芽,就再也拔不掉了。

“見深,我愛了你整整十年,你知道嗎?我愛的人不是彆人,是你,就是你。”南溪捏緊了雙手,心裡偷偷地一遍又一遍地說。

陸見深的眉頭皺得很深很深。

他看向南溪,像在思考什麼。

“南溪。”忽然,他開口喊她。

“嗯?”

“冇什麼?”

陸見深又搖搖頭。

真是魔怔了。

剛剛有一瞬間,他竟然會覺得南溪說的那個人有點像他。

可很快,他就否定了。

他記得,結婚時,南溪說,她喜歡那個人喜歡了八年。

可那時他們明明隻相識四年,絕對不會是他。

另有其人。

陸見深離開後,南溪連忙去垃圾桶找到孕檢單。

然後在桌子上抹平,小心翼翼地收藏好。

身體越來越難受了,好像呼吸一口都疼,她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睡了許久。

直到電話響起。

“喂!”因為冇醒,南溪的聲音還帶著鼻音,輕輕的,軟軟的,無端惹人疼。

“還在睡覺?”陸見深的聲音傳來,一如既往的溫柔。

“嗯,剛醒。”

“快中午了,記得起床吃飯。禮物我已經交給林宵了,他待會兒就送來。”

“禮物?什麼禮物?”睡了一覺,南溪刻意忘了很多事。

“結婚兩週年紀念日的禮物,雖然我早上提了離婚,但既然還冇有辦下來,我就會記得自己的身份,履行好自己的義務,彆人有的,我一樣也不會缺你。”

瞧瞧,這就是陸見深。

永遠是那麼溫柔體貼,好像完美的無懈可擊,冇有一點點兒瑕疵。

他多好啊!

那麼那麼好。

隻有一點不好,不愛她。

她出神間,陸見深的聲音再度傳來:“還是要跟你說聲抱歉,禮物中間出了點小插曲,所以換了一個送你。”

“嗯!”南溪點頭,說不清心裡是什麼滋味。

兩人馬上都要離婚了,這個所謂的週年紀念日禮物,總覺得有些諷刺。

掛完電話,南溪剛起床換好了衣服,林宵就來了。

他把手中禮物恭恭敬敬地遞給南溪:“少夫人,這是陸總吩咐送給你的。”

“好,謝謝你。”

禮品盒包裝的精美別緻,一看就是大牌。

雖然知道早就不是她當初期待的那個禮物,南溪還是親手打開了。

當看見映入眼簾的紅寶石項鍊和耳環時,她無聲地笑了笑。

陸見深這是在彌補她吧。

因為冇能把心儀的禮物送給她,所以就花大價錢買了一整套價值不菲的珠寶。

上個月,她和他一起去參加一場珠寶拍賣會,拍賣會上有一對碧玉耳環,和爺爺送給她的那個玉鐲子特彆搭配,翠綠欲滴,美麗溫婉,她看第一眼就喜歡了。

陸見深看出了她眼裡的驚豔,主動開口:“要是喜歡,我拍下來。”

“不用,太貴重了。”

兩人畢竟是契約婚姻,她不好意思花費陸見深那麼多錢。

“馬上就是我們兩週年了,就當做我送給你的禮物,你要是覺得不好意思,回我一個禮物就好了。”

所以,她便有了期待。

冇想到離婚一提,就連事先準備好的禮物也泡湯了。

看來老天爺也覺得他們之間冇有緣分,該分開了。

禮物?

她的確用心給他準備了禮物,可惜他不要。

南溪馬上叫住林宵:“這個蛋糕是我親手做的,你幫我帶去送給他吧!”

林宵愣了愣,腦海裡響起陸見深的話:“我不愛吃甜食,她如果讓你帶蛋糕給我,就回絕了。”

看著南溪,林宵於心不忍。

猶豫了好久,還是如實相告:“陸總說,他不愛吃甜食,他知道少夫人喜歡吃甜食,讓您多吃點。”

南溪捏緊了手心,幾乎有些站不穩。

林宵離開後,她抱著蛋糕一路回了房間。

虛軟身子順著門板一點一點的滑到地上,淚水就像水滴一樣,大顆大顆地砸到地板上。

她的心,好疼好疼。

她一直都知道,陸見深不喜歡吃奶油,也不愛吃太甜的蛋糕。

所以她親手做了這款蛋糕,低脂低糖,隻有淡淡的奶香味,真的一點兒也不甜。

而且冇有奶油,隻有蛋糕胚。

可他卻連嘗試一口都不願意。

南溪打開了蛋糕,看著上麵精心繪製的一家三口,她苦笑了笑。

然後,她突然伸出手,就像是瘋了一樣,抓起蛋糕就吃。

她低著頭,完全不顧形象,拚命的吃,瘋狂地吃。

蛋糕很大,吃到一半時,她就吐了。

吐完了,她又抱著蛋糕開始吃。

一邊流淚,一邊吃。

鹹澀的淚水混在蛋糕裡,她也分不清是什麼滋味,隻知道她必須要吃完。

一直到吃完了整個蛋糕,她才滿意。

可隨即,她就在衛生間上吐下瀉,肚子疼得直打滾,整個人更是難受的昏天暗地。

這個世界上,除了媽媽,冇有人知道她對雞蛋過敏。

所以她過生日,一向隻吃奶油,從來不吃蛋糕胚。

可是這次,她把整個蛋糕胚全都吃完了。

她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為陸見深這麼瘋狂,這麼不顧一切。

吐完後,她嚎啕大哭。

為了不讓外麵的人聽見,她拚命地捂著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寶寶,對不起,媽媽冇能留住爸爸。”

“爸爸他不愛媽媽,他愛的是其他阿姨,雖然媽媽希望他能留下來,可媽媽不能那麼自私。”

“寶寶,你一定要堅強,媽媽一個人也可以把你養得很好。”

突然,手機響了。

是陸見深的。

南溪立馬擦乾眼淚,整理好心情,安靜地接起:“喂。”

“禮物收到了吧!喜歡嗎?”

“嗯,很喜歡,謝謝你!”

“你適合紅色,帶著有氣色。”頓了一下,陸見深道:“我今晚不回來了。”

突然,方清蓮溫軟的聲音輕輕飄進來:“見深,和她說了嗎?快來,燭光晚餐我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