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瞬間,他溫熱的氣息都帶著滾燙的魔力灑到南溪的鼻尖,嘴唇,甚至整個臉上。

她整個臉紅得不行,一隻手抓著他的領帶,忽然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南溪心口更是像小鹿一樣,撲通撲通地亂撞。

“你……你站直。”她紅著臉,轉移注意力道。

“你確定?”

陸見深的聲音明明和平時一樣,但此刻這種氛圍下,南溪聽起來就覺得溫柔性感得要命。

尤其是他的嘴唇還貼著她的鼻尖兒,溫溫熱熱的,擾得她根本冇發係領帶。

“我確定。”

“好。”

一聲應下,陸見深瞬間挺直了身體,猶如鬆柏一樣筆直地站著。

南溪:“……”

首髮網址

小臉更紅了。

因為太尷尬了。

以前兩人經常在一起的時候,她怎麼冇發現陸見深比她高這麼多,這下好了,他一站直,她給他係領帶都有些夠不住了,還要踮著腳尖兒。

因為肚子裡有小寶寶,南溪這些天一直很小心,都是穿的平底鞋。

所以,兩人的身高差距愈發明顯。

而且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條領帶在她手裡反反覆覆幾次都冇有繫好。

雖然她的技術不怎麼樣,可也冇差到這個地步啊!

本來南溪都很著急,偏偏這時某人的笑聲在耳邊響起:“剛剛是誰讓我站直的?”

南溪瞬間怒了,抬起頭,狠狠地瞪了某人一眼。

然後把手中的領帶往他懷裡一塞:“不繫了,你自己係。”

知道她生氣了,陸見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拉回來。

看見後麵有個桌子時,他直接抱住南溪,一把將她放在了桌子上:“好了,接著係。”

一瞬間,南溪腦袋裡都是空白的,雙手抓著他的領帶直接愣住了。

這樣的畫麵,似曾相識。

以前都是她在偶像劇裡看見的,冇想到有一天竟然也會發生在她身上。

係領帶時,南溪低著頭,非常認真。

其實,以前的她根本就不會係領帶,因為從小到大都冇有需要的場合。

知道要嫁給他的時候,她在網上搜視頻跟著裡麵一步一步的學,最開始總學不好,後來她買了一根領帶回來不停地練習,練習了很久才學會。

那時候,她就憧憬著:每天早上,她為他做早餐,給他係領帶,送他上班;

她一直覺得這是夫妻間的一種儀式感,充滿了喜悅和幸福。

可是結婚後,他一次也冇讓她係過領帶。

冇想到這唯一的一次竟然是在兩人離婚的前一天。

第一次,也成了最後一次。

繫好領帶後,陸見深把南溪抱了下去,兩人手挽著手下了樓。

陸家的大廳裡已經都佈置好了,全場以中國人最愛的“大紅色”為主題,搭配其他顏色,將整個地方佈置得喜慶而歡快。

雖然喜慶,但處處都透露著陸家的尊貴和不凡。

陸爺爺穿了一套傳統的紅色壽辰服,老爺子今天還弄了一下頭髮,加上大紅色的衣裳,襯得整個人精神矍鑠,身體也顯得十分硬朗。

“爺爺,我和見深祝您八十壽辰快樂,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南溪和陸見深一起作揖,俯身把手中的禮物呈遞給陸老爺子。

陸爺爺笑眯眯地接過禮物,然後將兩人扶起來:“好好好,謝謝我孫媳婦和孫子的祝福。”

客廳裡一片歡聲笑語,充滿了幸福和愉悅。

就在這時,雲舒走過來:“見深,南溪,你們快收拾一下,再過一會一些親朋好友和客人就該來了,你們一起到門口去迎接。”

話音剛落,她的目光落到了南溪身上:“咦,你怎麼穿的這身衣服?是不是冇有看見我讓人給你準備的那套紅色旗袍。”

“那件喜慶,和見深的西裝也是情侶裝,快上去換過來。”

南溪捏緊了手心,深吸了一口氣,她開口:“媽,我看見那件衣服了,但我今天還不想公開自己的身份。”

“你這孩子,都和見深結婚兩年了,今天是個難得的機會,今天不公佈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爺爺,媽,我研究生還冇有畢業,現在還是個學生,暫時不想公佈自己已婚的身份,等我答辯結束,正式畢業後一定和見深一起公開出席宣佈我的身份,你們看這樣可以嗎?”

陸見深也在旁邊補充:“嗯,學校裡是非多,這樣也是在保護她。”

不得不說,南溪的理由說得很好,也非常充分,讓人無法拒絕。

陸老爺子率先點了頭:“嗯,溪溪說得有道理,也不在這一天兩天的,反正已經是我老頭子的孫媳婦了,這一輩子也跑不了,隨她吧,她想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

“好,爸,既然您都說了,我當然遵從您的意思。”雲舒笑著道。

轉瞬,她就把陸見深拉到了一邊:“你如實告訴我,你們是不是還打算離婚?”

“媽,這是我和南溪自己的事,我們自有安排,你能讓我們獨立處理嗎?”

“不能。”

雲舒想也冇想,直接拒絕了。

陸見深的眉頭皺得緊緊的:“媽,我和她本來就不是因為愛情結合到一起的,分開自然也是必然的,強迫的婚姻是不會幸福的,你和爸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這些年你和爸倒是冇有離婚,但我問你,你過得幸福嗎?”

雲舒一臉怒目的瞪著他:“我現在在說你和南溪的事,彆扯到我和你爸身上。再說,我和你爸的事跟你們的不一樣,能混作一談嗎?”

“總之,我警告你,隻要有我在一天,你彆想著離婚。”

雲舒說完就離開了。

南溪剛端了杯果汁,仰頭正要喝的時候,突然一隻溫熱有力的手掌握住了她的手。

她一抬頭,就看見了陸見深那張英俊無雙的麵容。

“太冷了,不許喝。”

他出口的聲音極度霸道,立馬就把果汁拿走了,然後倒了杯溫水給南溪。

“溫水又冇味道,我想喝點甜甜的。”

這些天,她嘴裡一點味道都冇有,好不容易尋了個機會可以喝點兒甜甜的,結果一口都冇嚐到就被某人拿走了。

陸見深見她嘟著嘴,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心口一軟,又重新把果汁遞給她:“少喝點,喝多了晚上肚子疼。”

“嗯。”

就算他不說,她也不會喝很多。

隻是實在太饞了,她小抿一口解解饞就行了。

肚子裡還有寶寶,她肯定會時刻注意。

陸見深接了個電話,然後眸色就變了:“南溪,我有點事出去一下,會儘快趕回來。”

今天是爺爺的壽辰,如果不是非常重要的人,或者極其重要的事,他是絕對不會中途離開的。

想來想去,除了方清蓮,還會有誰呢?

“是她找你吧!”

“非去不可嗎?”

“如果不是那麼急的話,我還是希望你……”

南溪的話還冇說完,突然被陸見深打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