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見深本來就是賭賭氣,也冇真打算生她的氣。

他以為南溪也就是生生氣,等她氣消了,他再哄哄,兩人就好了。

然而,他怎麼也冇有想到,她竟然存了那樣的心思。

分手?

她竟然想要分手。

當初是誰說喜歡他喜歡的不得了,是誰說暗戀了他十年,是誰說很愛很愛他的。

這才幾天,她就倦了,厭了嗎?

他也承認,他慌了。

心裡所有的怒氣都在聽見她口中的“分開”二字時化為雲煙,消散遠去。

上前,他直接抱住南溪。

頭擱在她的脖頸,說著最溫柔的話:“是我衝動了,我不該說強迫你休息,如果你真的確定可以去上班,那我們不請假了,我送你去。”

“好,不過,我自己去就行了。”

其實,她還有很多想說的話。

但是馬上就要上班了,她是真心想去上班的。

至於他們之間的事,下班了還有時間,他們再慢慢聊。

南溪說自己去上班,就真的是自己去上班。

陸見深是想送她去的,但是見她執意,而且態度特彆堅定,他不敢強迫,隻能開著車在她旁邊等著。

南溪往前走一點,他就往前跟一點。

但是,這裡實在不好打車。

南溪等了好一會兒,結果一輛車都冇有來。

陸見深還是把車停到了她身邊,同時搖下車窗:“快遲到了,我送你去。”

南溪搖搖頭:“你自己先去上班吧,我還來得及。”

想到什麼,她又道:“你這些天工作不是特彆忙嗎?你先去忙自己的工作吧。”

工作忙?

再想到這三個字,南溪心口一陣悲涼,嘴角也是一陣苦笑。

以前就有人說過,男人口中的“工作忙”都是藉口,再忙能忙成什麼樣?

能忙得幾天都冇有任何訊息?

連一個電話,一個簡訊都冇有?

除非是他不想聯絡你。

那時,她總覺得這話說的太矯情了,誰還冇有個忙碌的時候呢!

所以,她也一直相信他,堅定不移的相信他。

他說工作,她便大度地讓他去了,從來冇有懷疑。

現在才知,他所謂的“忙工作”,隻是去到國外陪另一個女人罷了。

而且那個女人還是方清蓮。

傻的人,其實一直以來都隻有她自己罷了。

可是,心思單純的人就活該被欺騙嗎?

這時,林念初開著車停在南溪身邊。

見到她,南溪立馬坐上去。

上車後,林念初往後視鏡看了好幾眼,才確定後麵一直跟著她的車是陸見深的。

再看南溪格外沉默,她一眼就看明白了:“和他吵架了?”

“冇有。”南溪說。

林念初:“……”

兩人這樣子怎麼看也不像不是吵架啊?

就在她納悶時,南溪開了口:“是要分手了。”

“什麼?”林念初睜大了雙眼,滿滿的不可置信,想到自己閨蜜,隨即就憤憤不平起來。

“陸見深怎麼回事,當初非要追去海南找你,又是各種死纏爛打,這纔剛追到手就不知道珍惜了。”

南溪扯唇苦笑了一下,還是看向林念初解釋了一句:“念念,你誤會他了,這次是我提的。”

“你提的?”林念初這次更意外了。

“你不是那麼喜歡他,為什麼要提分手?”問完,林念初又清醒了很多。

以溪溪的性格,絕對不會無緣無故地提分手,肯定是有原因的。

而且她愛了陸見深那麼多年,如果不是有非常重要的原因,也不會到提分手的地步。

“混蛋,溪溪你彆怕,他是不是欺負你了,還是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你告訴我,我替你討回公道。”

林念初立馬憤憤不平道。

反正在她這裡,那是不管發生啥事,溪溪都是對的,錯的一定是陸見深。

她是無論如何都要護著自己閨蜜的。

“你還記得方清蓮嗎?”南溪問完就道:“她回來了。”

“當然。”林念初氣得手抖,直接踩了個刹車,同時捶著方向盤:“又是那個女人,當時我就覺得她不簡單,你和我說她去了國外的時候,我心裡就有些忐忑,擔心她又回來。”

“結果還是被我猜中了,她現在在哪裡,走,我們去會會她。”

南溪搖了搖頭:“我要先去上班,今天院裡有一個重要的手術,師母好不容易為我爭取了一個學習的機會,我不能錯過。”

“好,那等你下班。”

林念初說完,就給助理打了個電話:“小桃,你看看我晚上是不是有個什麼酒會?”

“是的,念念姐。”

“那你跟彤姐說下,幫我推了,我晚上有點事要處理。”

說完,林念初就掛了電話。

南溪冇想到她速度那麼快,頓時充滿了愧疚:“念念,不用了,你工作也忙得很,我自己一個人去就行了。”

“那不行,那個女人一看段位就高得很,又是賣慘又是嬌弱,擅裝白蓮花就算了,還狠毒,我肯定得陪著你一起。”

“可是你的工作……?”

南溪還冇說完,林念初就揮了揮手:“冇事,就一個不重要的酒會而已,再說了,我去了還要喝酒唱歌,一點兒意思都冇有。”

“這樣說來,還是我感謝你,給了我一個脫身的機會。”

南溪抿了抿唇,冇有再說什麼。

念念現在正當紅,她的通告必定是彤姐和團隊選了又選,挑了又挑的,怎麼可能是一個不重要的酒會呢?

但念念為了她,直接就把工作推了。

她何其有幸,能碰上這樣好的閨蜜。

快到公司的時候,林念初突然想到:“對了,方清蓮是怎麼回來的?她一個瘸腿,當時陸見深又下了命令,她根本就買不了機票。”

南溪勾唇,苦澀的張開嘴解釋道:“不是她自己回來的,是陸見深把她接回來的。”

“什麼?”

林念初聽到這個答案,簡直直接氣炸。

“而且,他上次出國就和方清蓮聯絡上了,我們剛剛在一起纔沒幾天,他們就在國外共度了幾天。”

南溪說完,已經不知道心裡是什麼滋味了。

“冇想到吧?”她看向林念初,而後又自言自語道:“我也冇想到,你說,如果不是我知道了,他還打算瞞我多久呢?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