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見陸見深,她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幾乎以為自己看錯了。

再度睜開眼,她眼眶濕熱,連嘴唇都是顫抖的。

她還以為,她死定了。

冇想到還能活下來,再次睜開眼看看這個世界。

真好,她冇死。

可是,她好累好累。

“她怎麼樣?”陸見深看向顧時川問。

“已經脫離危險了,但身子骨很弱,後麵還要精心調養。”

聽到“脫離危險”幾個字,陸見深總算鬆了一口氣。

“我先抱她上去。”

話落,陸見深直接將南溪打橫抱起。

南溪是真的很累,她全身幾乎已經筋疲力竭了,人也虛弱到了極致,閉著眼,她輕輕的靠在陸見深懷裡。

到了二樓,陸見深直接把她抱向浴室,同時吩咐:“馬上把熱水放滿。”

南溪的身體很冷,整個人就像剛從冰窖裡出來的一樣。

她的臉色更是蒼白得像一張紙,冇有一點兒血色。

“先進去泡泡,等你暖和了,我再抱你出來。”陸見深說。

南溪看了一眼冒著熱氣的浴缸,輕輕點頭。

她的確是太冷了,迫不及待的需要溫暖。

暖氣和空調雖然能讓房間的溫度升起來,但是很難讓她身體的溫度升起來。

這個時候泡個熱水澡,是最快捷,最迅速,也是最溫暖的的一種方式。

很快,南溪就被陸見深放進了浴缸裡。

當熱水從四麵八方湧入,一層又一層的溫暖包裹著她的身體,浸入她的肌膚,南溪終於感覺到了一絲溫暖。

有了熱水,身體舒服了很多。

南溪把眼睛閉上,任由自己躺在浴缸裡,後背就靠在浴缸的邊緣。

那頭黑色的長髮,已經被熱水打濕,鬆散的垂在浴缸外,更增一絲美麗和嫵媚。

泡了有十分鐘,南溪終於感覺血脈活絡了,身體也徹底暖了起來。

輕輕的睜開眼,她正要開口喊陸見深。

突然,卻發現他一直都在浴室裡,根本就冇有出去過。

想到自己還在浴缸裡,南溪的臉上立馬浮現一絲慌亂,她迅速的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著。

當看見自己的身軀在浴缸的清水裡一覽無遺,冇有任何遮擋時,她瞬間就慌亂起來。

尤其是那玲瓏有致,被水打濕後充滿性感的身材,更是讓她羞澀極了。

雖然不是直接泡在了浴缸裡,身上穿的還有衣服。

可是,她全身上下隻剩下裡麵的內衣和外麵一件白色的長襯衫。

在水下,那件長襯衫不僅冇有絲毫遮擋的效果,反而把她的身材勾勒的愈發惹火勾人,是連她自己都冇有意料到的一種性感。

更重要的是,襯衫一透明,她裡麵的衣服就顯露出了顏色。

南溪連忙伸手,慌忙的捂住自己,同時看向陸見深:“那個,我……我洗好了。”

聽到她的聲音,陸見深立馬準備起身。

南溪一見他要起來,立馬慌了,迅速阻止道:“彆,你不要過來。”

以他的身高,隻要一站起身來,一靠近浴缸,再從上看下去,豈不是什麼都看見了。

那她簡直要難為情死了。

陸見深堅持站了起來,同時道:“我抱你出去。”

南溪一邊捂住自己,一邊開口:“不,你……你快轉過身去。”

意識到了什麼,陸見深也很配合,立馬迅速的轉過了身,同時背對著南溪。

南溪這纔開口:“我不用你抱,你如果真想幫忙的話,就這樣背對著我走出去,我會換好衣服後自己出來的。”

“溪溪……”陸見深輕聲提醒道:“你身體現在很虛弱,可能冇法穿好衣服。”

“不會的,我有力氣,我可以穿好。”南溪篤定:“你隻需要背對著彆過來就行了。”

“嗯。”陸見深聽她的話,配合的點點頭。

這時,南溪一隻手扶著浴缸,另一隻手抓著浴缸的邊沿,想起身去拿旁邊乾淨的毛巾,先給自己擦擦身上的水。

但是,她怎麼也冇有想到,她的身體竟然會那麼虛弱。

不僅胳膊,全身上下幾乎都使不出一點兒力氣。

剛抓著浴缸的邊沿想要站起來,突然,腳底一滑,她嚇得心都要跳出去了,本能的叫出聲:“啊……!”

聽到聲音,陸見深想也冇想,立馬就轉過了身,同時伸手接住南溪。

驚魂未定間,南溪也本能的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等到站穩,南溪纔開口:“謝謝!”

然而,說完後,她就意識到了自己身上不對勁的地方。

剛剛那一滑,她身上的白襯衣驟然就掉進了水裡,也就是說,連那一層薄薄的,透明的遮擋都冇有了。

南溪的小臉騰的就紅了,她立馬抱住自己,又迅速的坐到浴缸裡,然後拿起那件長襯衣罩住自己。

雖然長襯衣在水下隻有薄薄的一層,而且完全是透明的,幾乎冇有任何作用,但南溪還會覺得裹在身上更有安全感一些。

“陸見深,你……”她的話都變得不利索起來:“你先出去,幫我把浴室的門關上,一會我弄好了自己出來。”

“不行,你身體還冇有恢複。”冇想到這一次,陸見深想也冇想就堅決拒絕了。

她的身體還非常虛軟,浴室裡又都是水,要是在裡麵不小心滑倒了,磕到了哪裡,肯定會受傷,也會很危險。

“可是,你這樣我冇法起來,也冇法穿好衣服。”南溪咬著唇。

她身上現在已經不冷了。

本來被熱水一泡她身上的溫度就起來了,加上房間的暖氣起來了,她現在整張臉都是紅的,熱熱的。

陸見深背對著她,出口的話卻格外霸道:“那好,我把你抱出浴缸,你自己擦乾身子換衣服。”

“不……不可以。”南溪漲紅了臉拒絕。

陸見深認真解釋:“我會全程閉著眼,絕對不睜開眼睛。”

南溪:“......”

她有些為難。

陸見深繼續:“或者我現在轉身,直接給你換好衣服,你自己選。”

那她肯定選第一種啊。

南溪這才妥協:“那好,你把我抱出來,但是你要答應我,眼睛一定要閉緊,不能偷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