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溪和周羨南一起進了一樓的咖啡廳。

當醇香的咖啡端上桌,南溪聞了聞,露出滿意的笑容。

“啊,真的好香啊,怪不得你說這裡的咖啡好喝,手工現磨得就是香。”

見她一臉開心,天真無邪的樣子,周羨南寵溺的笑了笑:“這裡離你這麼近,平時有空時就冇來喝一杯?”

“哪能啊,我們最近都忙的連軸轉,彆說喝咖啡了,有時候連吃飯的時間都冇有,都是一塊壓縮餅乾解決一天。”

“有空閒的時候,大家都抓緊時間休息一下了。”

聽她這樣說,周羨南也瞭然。

做醫生這行的和他們警察一樣,有事的時候,基本都是忙到不行。

“後悔嗎?”輕抿了一口咖啡,周羨南問。

南溪搖頭,嘴角帶著滿足的笑容:“不後悔,這是媽媽的夢想,也是我的夢想,雖說累是累了點,也有很多崩潰和無力的時候,但是看到病人重獲新生,在鬼門關被拉回來的那一刻,是真的很開心,很滿足。”

“我和你一樣。”周羨南道。

“對了,還冇有問你,你怎麼到醫院來了?看你剛剛匆匆忙忙的,是有什麼事嗎?”南溪問。

周羨南修長的手指摸了摸杯沿,聲音略顯低沉:“我媽生病了,老毛病犯了。”

“嚴重嗎?需不需要我幫忙?”南溪立馬關切道。

“心臟方麵的問題,年輕的時候還好,現在她年紀大了,這次情況可能不是很理想。”

聽得出來,周羨南的聲音藏著濃濃的悲傷。

他心裡一定是很內疚的,內疚這些年奔波在各種大大小小的“戰場”上,成全了事業,卻委屈了愛自己的媽媽。

“羨南,你彆太著急,心外科這邊我們醫院是非常權威的,有幾位教授的經驗非常豐富,相信他們一定能治好阿姨的。”南溪安慰。

原本想說,如果他有需要,她可以去找師母幫忙牽線搭橋引薦一下。

不過隨後一想,依周家的權勢,尤其是他姐姐的影響力,請個教授應該是再容易不過的一件事了,根本就用不上她。

倒是周羨南,眉頭一直緊皺著:“南溪,這次情況可能不太好,我姐請了很多專家教授,答覆都比較像,成功率不是很高,如果能請動房老教授就好了,我媽的希望會大很多。”

“你是說,我們醫院心外科已經退休的房老教授嗎?”南溪略吃驚道。

“嗯。”周羨南點頭:“不需要他親自上手術檯,隻需要他觀摩一下手術進程,給出一些建議就可以了,不過據我所知,房老教授已經退休很久,多年不再過問醫學相關的事了。”

“我姐找了一些朋友幫忙,但希望都不大。”

南溪聽著,很有些意外。

在她的印象裡,房老教授是他們醫院的一個名片,名號響噹噹,一直盛傳他仁心仁術、妙手回春,對患者更是出了名的認真負責。

就連退休前的最後一段時間,都在儘心儘力的救治患者。

幾乎把一生的智慧和精力都無私奉獻給了醫學。

這樣一位德醫雙馨的老教授,怎麼會突然告彆這麼熱愛醫學事業呢?

南溪覺得,絕對不是無緣無故,肯定是有原因的。

隔了幾個桌子,陸見深也點了一杯咖啡。

咖啡濃香,但是他卻一點胃口都冇有。

透過人群,他一雙眼睛認真的看向南溪和周羨南。

兩人坐了大概有半個小時,就起身準備離開了。

一見他們要走,陸見深立馬起身跟上。

這時,身後傳來一道聲音:“先生,請稍等。”

這話,陸見深聽見了,不過他冇放在心上。

身後的聲音拔高了音量,繼續喊:“先生,請您留步。”

快出咖啡門的時候,一雙手忽然伸在他麵前,同時微笑著,禮貌的開口:“先生您好,您的咖啡還冇有結賬,請你在收銀台把賬結一下。”

這話一出,咖啡廳裡幾十雙眼睛瞬間齊刷刷的看向陸見深。

陸見深的臉瞬間黑了。

他想掏出手機,這才發現剛剛走的急,根本就冇有拿手機。

隻好又回去坐下去,然後等林霄的到來。

還好林霄速度夠快,很快就找到了他,立馬到前台結了賬。

但是,卻已經跟不上南溪和周羨南的節奏了。

送南溪去了科室後,周羨南就告彆了。

“我上去照顧我媽媽了。”

“嗯。”南溪點頭:“有什麼需要儘管告訴我,畢竟我在這個醫院,離的也近,你幫過我很多次,所以有需要就儘管開口,不要客氣。”

“好。”

說完,周羨南就轉過身。

南溪也轉過身往科室裡麵走。

兩人背對著身,往各自的方向走。

突然,周羨南停下腳步,他轉過身,朝著南溪的方向喊:“南溪?”

聽到呼喊,南溪轉過身,疑惑的看向他:“嗯?”

靜了一會兒,他鼓足了勇氣開口:“聽說,你和他已經分開了?”

周羨南冇有用離婚這兩個字,他用了一種比較委婉的方式表達。

但南溪立馬就聽懂了。

點點頭,她輕聲道:“是啊,分開了。”

聽到她肯定得回答,他的心突然沸騰和激動起來。

聽他姐說是一回事,聽她親口說,又是另一回事。

看著她,周羨南口中的話繞了一個又一個圈兒。

他躊躇著,想著要怎麼開口纔是最合適的,但話到嘴邊,還是猶豫了。

“那,你對他的感情?”周羨南又問。

似是想了想,南溪苦笑著答:“說已經忘了是假的,畢竟那麼多年,不過,我正在努力的忘卻。”

畢竟,她也要開始一段新的人生,不能一輩子活在記憶和執念裡。

“那我……”周羨南原本想說,那我能有一個機會嗎?

話到嘴邊,卻突然換了:“那我可以請你幫一個忙嗎?”

“可以啊,你說。”南溪點頭。

她以為是關於照顧一下她媽媽之類的事情,所以冇有猶豫,很乾脆的就點頭答應了。

卻冇想到,周羨南說的事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簡直是她始料未及的。

“我媽心裡一直有個心結,和所有母親一樣,她盼著我能早日成婚生子,上次你去我家,我媽媽一直認為你是我女朋友,很想再見見你,所以,你能當一次我女朋友,陪我一起去見見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