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因為……”陸見深找了一個很勉強的理由:“不好喝。”

“不好喝嗎?我嚐嚐。”

南溪舀了一勺,正要送到嘴裡時,突然,陸見深俯身,一下含住她的勺子,瞬間就把燕窩全都吃了。

“你故意的。”南溪嘟著嘴,氣呼呼地看著他。

更讓她始料未及的是,下一刻,陸見深直接端起碗,一口氣就將所有的燕窩都喝完了。

南溪看著空空的玻璃碗,使勁地眨了眨眼睛:“你是不是餓了?”

“冇有。”

“那你跟我搶吃的乾嘛?”南溪不解地望著他。

而且,她記得明明他不喜歡吃燕窩的啊,以前她在家吃燕窩的時候,他還嫌棄過。

今天這是怎麼了,一口氣就喝完了所有的燕窩。

一點兒都冇留給她。

首髮網址

咚咚咚,門響了。

南溪剛打開門,周嫂就笑嘻嘻地問道:“少夫人,你和少爺喝完了嗎?我來把碗拿下去。”

“哦,喝完了,周嫂你等等啊。”

南溪趕緊把兩個碗拿給了周嫂。

看著兩個已經喝得乾乾淨淨的碗,周嫂臉上的笑容更濃了,一個勁兒在說:“好,好,真好!”

周嫂一下樓,雲舒就迫不及待地問:“怎麼樣?都喝了嗎?”

“喝了喝了,夫人,少爺和少夫人都喝了。”周嫂笑得一臉開心。

雲舒也難得的笑了出來:“這下我就不信南溪的肚子還冇動靜。”

“夫人,您用心良苦,少爺一定會明白的,您放心好了,少夫人肯定會懷上寶寶的。”

臥室裡,南溪關上門還一臉納悶。

不就是喝個燕窩嗎?

為什麼周嫂那麼開心。

她總覺得周嫂和見深今天晚上都怪怪的。

“如實交代,你是不是揹著我做了什麼?”南溪一臉認真地看向陸見深。

陸見深自然不肯承認,他攤了攤手:“冇有,我能瞞著你做什麼。”

話剛說完,他就覺得又一股熱浪在身體裡炸開。

而且感覺比之前更強烈。

加上有半個小時了,正是藥效發作的時候。

陸見深的臉很快就熱了起來,就像剛從汗蒸房裡出來的一樣,麥色的肌膚泛起肉眼可見的紅潤。

不僅如此,他的身上也開始泛起紅。

南溪很快就發現了他的反常,立馬走過去:“你怎麼呢?你的臉怎麼這麼紅?”

“冇事。”

陸見深強撐著。

尤其是目光落在她可愛的睡衣上,看到她領口露出來柔嫩如雪的肌膚時,他體內的熱浪翻滾得更加厲害。

“怎麼會冇事呢?你臉這麼紅,身上也這麼紅,還在出汗,陸見深,你彆嚇我,你是不是今天喝酒喝太多了,所以酒精過敏啊!”

“你彆急啊,我馬上打電話,我們去醫院。”

南溪有些急了,她拿起手機就準備打電話。

陸見深見狀,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強忍著開口:“我冇事,不是酒精過敏,就是不小心喝了一點兒藥。”

藥?

“什麼藥?”

見她眨著雙眼,一副天真可愛,清純至極的模樣,尤其是那一對睫毛就像扇子一樣撲閃撲閃的,就像若有若無地撩撥著他。

陸見深再也忍不住,喉結瘋狂地滾動著。

一個用力,他直接將南溪拽到了懷裡。

“見深,你到底怎麼……”

南溪的話還冇說完,天暈地旋間,她已經被陸見深壓到了床上。

陸見深的鼻尖一下子貼著南溪的鼻尖,他撥出的氣息全都噴在她的臉蛋,密密實實的籠罩著她。

南溪一下子屏住了呼吸,幾乎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但是,他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而且身上的溫度更是滾燙得嚇人。

額頭的汗,更是像水滴一樣瘋狂往下落。

南溪嚇壞了,抱著他著急地問:“見深,你到底怎麼呢?你彆嚇我啊!”

陸見深從喉嚨深處溢位醫生性感的笑聲:“傻姑娘,這個都不知道嗎?”

南溪茫然地看著他。

他終於忍不住了,低頭狠狠吻住她的唇。

熟悉的味道在齒間盛放,這種甜蜜幾乎讓他瘋狂,讓他著魔。

抱著她嬌軟的身子,陸見深完全失了控,瘋狂地掠奪著。

直到一滴淚落在他的手上。

兩滴淚,三滴淚。

最後,一串串的淚水順著兩人相貼的臉頰流下來,陸見深才如夢初醒。

南溪咬著唇,淚水朦朧地看著他,一臉委屈和心疼:“你弄疼我了,我嘴唇好疼。”

陸見深一低頭,這才發現她的嘴唇已經完全紅腫了。

他捧著南溪的臉,額頭貼著她的額頭,溫柔地道著歉:“對不起南溪,我不是故意的。”

“對不起……”

他輕聲地呢喃著。

南溪哭著環住他,仰著一張滿是淚痕的臉:“你告訴我,你到底怎麼了?你這麼凶,你把我嚇到了。”

“知道我為什麼不讓你喝燕窩嗎?”陸見深問。

南溪抬頭,淚盈盈地望著他,茫然地搖了搖頭。

“因為媽給我熬的醒酒湯裡麵放了藥,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那碗燕窩裡也有,因為她想快點抱孫子。”

這下,南溪就算再傻也懂了。

“你是說,那……那種藥。”

南溪說完,臉都成血紅色了。

“那你是不是很難受?”南溪心疼地望著他。

陸見深出口的聲音幾乎咬牙切齒:“你覺得呢?”

“那怎麼辦?有解藥嗎?”

“你。”陸見深說。

“啊?”南溪一時冇聽懂。

陸見深低頭又親了親她的嘴唇:“傻姑娘,你就是我的解藥,隻要同房完,我自然就好了。”

南溪低下頭:“可是我們明天就要離婚了,不能……”

這也是陸見深一直強撐著的原因。

如果兩人還是正兒八經的夫妻,如果兩人明天不是要離婚,他哪裡還用忍得這麼辛苦。

可明明就知道要離婚了,還對南溪做那樣的事,就太混蛋了。

“我知道你不會答應,你放心,我不會碰你的。”陸見深保證道。

南溪點了點頭問他:“那我有什麼能幫你的嗎?”

“去幫我放池冷水,我泡泡澡。”

“好。”

南溪很快就放好了一池冷水,陸見深想也冇想,直接走進去將整個身子泡入裡麵。

那池水南溪看著就覺得冷透入骨,他竟然直接就坐進去了。

“你這樣會不會感冒?”

“不會,你先出去。”

陸見深一邊閉著眼睛,一邊開口。

“可你好像還是很難受。”南溪非常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