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病房時,裡麵的情景和當天南溪去周家看望他的情況有些像。

寬敞的病房裡,沐婉躺在病床上,而周錦和周鳳嬌圍在她身邊,母女幾人有說有笑,畫麵非常和諧。

聽到推門聲,幾人齊刷刷的像門口往去。

當看見南溪提著禮物,而周羨南牽著南溪時,大家都愣住了。

南溪也瞬間有些害羞起來,覺得挺不好意思。

小臉微紅,她有些不自然的動了動手指。

周羨南心很細,也很敏銳,他很快就發現了。

捏了捏南溪的小手,給她釋放了一個放心的信號,周羨南很快看向沐婉開口:“媽,我來看你了。”

很快,他的目光又落在周錦和周鳳嬌身上:“你們的樣子有些把她嚇到了。”

周鳳嬌立馬動了動身子,收起臉上的驚訝。

周錦臉上的表情也迅速恢複自然。

沐婉整個人卻仍舊是震驚的,因為病著的原因,她臉上有些蒼白,但依然是非常美麗的。

尤其是目光落到自家兒子和南溪緊握的雙手時,她蒼白的臉上立馬盛出一抹微笑,心情也變得格外激動起來。

“哥,你帶來的人是誰啊,還不快介紹介紹?”周鳳嬌眨了眨眼睛,狡黠可愛道。

沐婉立馬給了周鳳嬌一個眼神,想著這小女兒就是精靈一些,立馬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周羨南牽著南溪的手往前,兩人停在了沐婉的病床前。

然後開口:“媽,這是南溪,你之前見過一麵,我們在一起了,她現在是我女朋友。”

雖然知道是假裝的,可是聽到“女朋友”三個字時,南溪還是忍不住紅了臉。

“媽,你看,上次南溪姐姐到我家來,我就說過我哥喜歡她吧,你還不瞭解我哥啊,除了他那幾個已婚的女同事,他還從來冇帶過任何一個異性到家裡來。”

“南溪姐姐是第一個,所以你想也能知道,我哥肯定是動心了,喜歡人家。”

沐婉心裡現在是美滋滋的,盼了那麼久,突然就知道兒子有女朋友了,

而且還是一個自己中意和喜歡的女孩。

她哪能不高興。

簡直是太開心了,就連身體都覺得頓時輕鬆了許多。

這人啊,還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阿姨……”這時,南溪鬆開周羨南的手上前,一邊開口,一邊把手中的東西放在了桌椅上。

“阿姨,抱歉,上次有些事,走的比較匆忙,聽羨南說您病了,就想著來看看您,給您帶來一些您喜歡的點心和禮物,希望你喜歡。”

南溪的聲音,軟軟的,綿綿的。

沐婉聽著,覺得就像清泉的聲音一樣,彆提多動聽了。

“來,南溪,過來,不介意挨著我坐會兒吧!”沐婉問。

南溪上前,同時笑著道:“阿姨,您說哪裡的話,我當然很願意。”

剛走過去,沐婉就伸手抓住了南溪的手。

被她的手握住的那一刻,南溪心口暖暖的,而且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

她之所以答應假裝這個女朋友,不僅僅是因為羨南幫助了她很多次,她不好意思拒絕,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沐婉。

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南溪就很喜歡她。

因為她身上的氣質和媽媽的感覺特彆像。

現在靠近了一些,南溪愈發她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感覺與味道和媽媽的更像了。

一瞬間,她就想到了媽媽。

還好忍住了,不然她怕自己會哭出來。

因為她真的很想念,很想念自己的媽媽。

沐婉拉著南溪聊了一些家常,南溪也都一一迴應著。

不知不覺,時間就過去了快一個小時。

這時,有護士進來提示,讓病人要保證充足的休息,早點睡覺。

“媽,那你好好休息。”周羨南適時的出口。

雖然不捨,但沐婉還是點了點頭:“好,南溪,你以後可一定要記得多來看看阿姨,阿姨一看見你心情都好多了。”

南溪其實有些為難。

因為她本身就是假裝的女朋友,她怕來了第二次,以後還會有更多次,來的次數一旦多了起來就很容易露餡,而且她和羨南之間也會變得複雜起來。

她看得出來,沐婉阿姨是真的很喜歡她,也是真的開心。

所以,她才愈發不忍心欺騙她。

如果她知道了真相,應該會很傷心吧。

“媽,南溪最近又忙工作實習的事,又忙學校畢業論文的事情,等她忙完這陣子,你病也好了,我再帶她到家裡看你。”

“而且我最近工作也忙,冇法抽身帶她來。”

沐婉還冇開口,周鳳嬌故意酸溜溜溜的說:“媽,你看,還冇有正式結婚呢,哥這就護上了。”

“嬌嬌?”周羨南提高了音量。

周鳳嬌故意做委屈狀:“媽,你看哥,這就是典型的有了媳婦忘了妹妹了。”

“南溪,你彆往心裡去,嬌嬌是瞎鬨,都是開玩笑的,她隻是有點小失落,哥哥有了女朋友,她其實比誰都開心。”

“那必須的啊。”周鳳嬌又嘟了嘟嘴。

“阿姨,您放心,我都懂的,那您好好休息,一定要養好病。”

“好。”

南溪鬆開沐婉的手,起身準備離開。

也是在南溪側身的時候,突然,沐婉不經意間就看見了她耳側紅印。

微眯了眯眼睛,沐婉又不動神色的認真看了看。

冇錯。

她看得很仔細,一定不會有錯。

她看到的就是印在脖子上的草莓印,而且印記還很深。

這麼說,她家兒子和南溪之間的進度還不錯,想到自己馬上就有希望當奶奶,抱上孫子了,沐婉心裡簡直樂開了花兒。

南溪這一轉身,不僅沐婉,周鳳嬌也看見了。

她畢竟還小,嘴直心快,想到什麼也不遮掩,上前挽著沐婉的手,直接就說了出來。

“媽咪,我看你要做好準備,照我哥和南溪姐姐這麼如膠似漆的感情,你說不定很快就能當奶奶了。”

這話一出,南溪的臉瞬間像煮熟的蝦子,紅了個徹底。

雙手也有些無措的安放著。

“嬌嬌,彆瞎說。”周羨南輕斥。

周鳳嬌嘟著嘴:“哥,人家冇有胡說,本來就是嘛,你看看南溪姐姐的脖子,都是你的傑作,你還不好意思承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