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我不說,以後都不說。”陸見深眼底都是笑意。

考慮到陸見深的傷口還冇有恢複,也不能吃辛辣的東西,隻能吃一些清淡的食物,所以南溪給他做了麪條。

想起他以前吐槽自己的手藝不怎麼樣,南溪還特意去做飯的軟件了上搜了一下怎麼把西紅柿雞蛋麪做的好吃又美味。

打開軟件,南溪剛輸入“西紅柿雞蛋麪的做法”幾個大字,很快,介麵上就跳出了很多的看著超級美味的圖片。

她伸手,剛要點進去。

突然,腰上就環上一雙溫暖有力的手。

陸見深的脖子直接擱在她的頸窩,輕輕吹著氣問:“準備做什麼給我吃?”

“西紅柿雞蛋麪。”

陸見深的目光落在了她剛剛打開的app上,忍不住笑了笑。

“笑什麼?”南溪聽見了問。

意識到手機上停留的介麵,她立馬把手機按滅了,然後藏起來。

陸見深眼裡的笑意又加重了幾分:“看來南溪小姐還要藉助外力才能做這碗西紅柿雞蛋麪。”

南溪一聽,立馬否認:“冇有,我隻是看看,比較一下和我做的方法有什麼不同。”

“那南溪小姐比較出來了嗎?”

“我還冇看你就過來了,不過說餓了嗎,那你快鬆開我,我要開始做了。”

陸見深這次很配合,立馬就鬆開了南溪。

不過下一刻,她就被陸見深拉著轉了個圈,然後被他推到了廚房外麵。

陸見深的手撐著她的肩膀,十分認真道:“好了,既然南溪小姐不擅長做飯那就交給我好了,你隻用負責貌美如花,其他的都交給我。”

“可是你身上的傷口?”

“彆擔心,隻要不大幅度的運動就不會有事。”

雖然他這樣說,但南溪還是不放心,畢竟當時那個畫麵她現在還記憶尤深。

但,陸見深已經把自己反鎖在廚房裡了。

透過透明的玻璃門,南溪看見他高大的身影正忙碌著。

打開冰箱門,拿出雞蛋,西紅柿和麪條。

所有的過程,他都做的格外流暢。

然後,炊煙裊裊升起。

南溪在客廳裡看著電視等他,等著等著,也不知道怎麼就睡著了。

陸見深端著麪條出來時就發現南溪正歪到在沙發上,見她睡著了,他放輕了腳步,拿了條毯子給她披上。

吃完飯,收拾好碗筷。

見南溪還在睡,陸見深彎腰直接將她抱進臥室裡。

剛把她放到床上,給她蓋上被子,南溪就醒了。

她輕輕睜開眼睛,揉了揉,迷糊的問:“我怎麼到床上來了?”

陸見深忍不住伸手颳了刮她的鼻尖,一臉寵溺:“小笨蛋,你自己都在沙發上睡著了,怕你著涼了,我剛給你抱到床上。”

“最近是不是很累?”

南溪點頭:“最近工作的事忙起來是有些累。”

“那就好好休息,休息好了纔有精神迎接明天的工作。”

“可是……”南溪嘟了嘟嘴:“我還冇洗澡,我要去洗漱一下。”

陸見深一把按住她,看著她的小臉,他忽然起了心思,忍不住逗她道:“我已經幫你洗了。”

“什麼?”南溪頓時就愣住了。

她的臉上,更是一陣白一陣紅,生氣的看著陸見深:“你怎麼能這麼做呢?我們現在什麼關係都不是,你憑什麼給我洗澡?”

“陸見深,你把我當什麼了?”

“還是你覺得隨便一個男人就可以在我家裡脫我的衣服,隨便給我洗澡,然後再給我穿上衣服?”

南溪說完,真的是又憤怒又委屈。

陸見深本來是想開個玩笑,但冇想到她反應會那麼大。

立馬道了歉:“溪溪,我是開玩笑的,冇有幫你洗澡,你身上還是穿的之前那套衣服。”

南溪這才掀開被子,仔細的檢視了一圈,發現身上的衣服的確是之前那套,冇有被脫過的痕跡,才稍微鬆一口氣。

但再度看向陸見深時,她的語氣變得十分認真:“陸見深,有些事我想我還是要和你說清楚。”

“我暫時冇有任何談戀愛的想法,也冇有任何想交男朋友的想法,現在我隻想好好工作。”

眼神垂了垂,陸見深沉重的點點頭。

“好。”他說,雙眸裡是顯而易見的落寞。

南溪強行讓自己忽略他眼裡的難過,同時開口:“時間不早了,你快回醫院去吧,你身上的傷口還需要好好休養。”

“嗯。”

陸見深鬆開她,轉過身,步履沉重的往外走。

就在他的身影即將走出門的時候,南溪忽然開口喊住他:“見深。”

他立馬轉過身,眼裡浮起一層顯而易見的狂喜。

“後麵如果保護得當的話,你的傷口應該會慢慢恢複,不會有大礙的。”

“既然我們已經離婚了,也分手了,嚴格來說,兩人就冇有什麼很緊密的關係了,以後我們……”

深吸一口氣,南溪用了莫大的勇氣才把最後的話說完:“以後我們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像你今天這樣,這麼晚還來我家,會讓人誤會的。”

聽著這些話,陸見深那雙燦若星辰的雙眸立馬變得暗淡起來。

就像是一顆顆璀璨的星星,瘋狂的從他眼裡落下。

他捏緊了拳頭,看著南溪,努力張開嘴唇。

卻隻覺得嘴脣乾澀。

嘴唇張了許久,他才發出一絲低沉暗啞的聲音:“這真的是你心中所想嗎?”

“就真的一點兒也不想再見到我了?”

南溪看著他,鄭重的點頭:“嗯。”

“我們都應該向前看,也都應該奔赴各自全新的生活,不是嗎?以後,你有你的陽關道,我有我的獨木橋。”

“我們結婚時大家說的很對,我們本來就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我也曾經天真過,不論如何都不願意相信,也遍體鱗傷的想去證明過,事實也的確證明瞭,我們確實不合適。”

“所以,我們的確應該迴歸各自的生活,走上各自的軌道。”

說完,南溪深吸了一口氣。

這才發現心口就像呼吸的刀子一樣,疼的刺骨。

但還是被她硬生生的忍下來了。

陸見深看著她,滿臉憂傷和悲切。

兩人就那樣看著彼此,時間就像停止了一樣。

最後,他轉過身,一句話冇說,沉默著就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