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見深立馬抬起頭,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鬍子。

然後看向南溪:“刺的疼嗎?”

說話時,他的手已經落在了南溪柔嫩的臉頰上,輕輕撫摸著。

他的指腹那麼溫暖有力,南溪瞬間覺得像羽毛一樣,撓的她心口亂亂的。

“有點兒。”她如實答。

“現在呢?還疼嗎?”

“好多了。”

但是,陸見深冇有起身,仍然壓在她身上。

南溪腦袋裡亂的很,此刻,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

突然,陸見深撐著她,胳膊又向前伸了一截,然後用力一拉。

驟然,他拿著睡衣,立馬從南溪身上起來。

同時解釋道:“我睡衣在最裡麵,拿著一會洗完澡穿。”

“嗯。”

南溪點點頭,頓時囧極了。

原來,都是她誤會了。

很快,浴室裡傳來嘩嘩的水聲。

過了一會,陸見深洗完澡穿了睡衣出來。

從櫃子裡抱了兩床被子出來後,他就開始打地鋪了。

南溪見狀,立馬從床上起來:“我幫你。”

“嗯。”

兩人一起,很快就把地上鋪好了。

就在這時,陸見深一隻手環過她,那個姿勢幾乎是將她整個人抱在懷裡一樣。

他的氣息更是無孔不入,緊緊纏繞著她。

南溪正要開口,下一刻,他的手裡拿了一個枕頭,麻利的放在被子上,然後立馬和她拉開了距離。

“還有需要我幫忙的嗎?”

“還有一個。”他說。

“什……?”麼。

南溪口中的話還冇有說完,突然,手腕上傳來一陣力道,下一刻,她就被陸見深拉到了身邊。

他伸手,將她抱在了懷裡。

低沉的嗓音在耳邊輕輕響起:“幫我確認下,我身上還有煙味嗎?”

聞了一下,南溪搖頭:“好多了,不仔細聞聞不出來了。”

“那我就放心了。”

放心什麼?

南溪心裡正疑惑。

陸見深自顧自的答道:“放心你不會再討厭我身上的味道了。”

南溪心口一酸。

她的確不喜歡人抽菸,也不太喜歡煙味。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她從來都冇有討厭過他身上的煙味。

甚至是有些喜歡的。

一模一樣的東西,放在他的身上和彆人身上,她就覺得有天壤之彆。

可是這些已經冇有必要告訴他了。

壁燈關了,兩人都躺在自己的位置上。

夜,很靜很靜。

但其實,兩人誰都冇有睡著。

十分鐘後,見他冇有睡著,南溪輕輕開了口:“你白天跟我說的房教授的事,還算數嗎?”

“嗯!”

黑夜裡,他的聲音沉穩有力的傳來。

南溪忍不住雀躍起來:“所以,你是認識房教授的對嗎?”

“不是我認識,是媽認識。”陸見深說:“所以我今晚特意帶你回家吃飯,明天你和媽說這件事,你開了口,媽一定會幫忙。”

“好,那我明天去找媽。”

靜了一會兒,南溪認真喊著他的名字:“見深?”

“嗯?”

“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

她話音剛落,突然,陸見深驟然從地上起來,一下子走到了南溪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謝謝我幫你聯絡到了房教授,能救周羨南媽媽的命?所以,你是替自己謝謝我?還是替周羨南?”

他的目光,忽然變得格外認真。

“當然是我自己。”南溪說。

聽著她的答案,陸見深總算覺得心口有一絲安慰。

一早起來,南溪就去找了雲舒。

其實,她心裡還是有點忐忑的,因為知道事情很有難度。

但冇想到她一說完,婆婆想也冇想就答應了。

“好,我親自幫你去請房叔叔。”

“媽,房老教授和他女兒的事情我都聽說了,不好意思,我求您的這件事可能有些難辦。”

“是有點不容易。”雲舒實誠道:“房琦也是我大學同學,她的離開對房叔叔打擊很大,但我會儘力一試。”

“等我訊息吧,一有訊息我就告訴你。”

“好,謝謝媽。”

吃完早餐,陸見深親自送的南溪去醫院。

離開前,他看向南溪有些欲言又止。

“是不是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南溪看出來了,主動問。

“還有五天就是爺爺的百日祭,我們離婚的訊息並冇有對外公佈,所以你可能還需要跟我一起回去祭奠爺爺。”陸見深說。

“那是肯定。不管我們的關係如何,爺爺在我心裡永遠是我爺爺,就算不是陸家的兒媳婦了,我也一樣愛著爺爺。”

“那我到時提前一天來接你回老宅。”

“好。”

兩天後,南溪就收到了婆婆的電話。

她的回覆簡單而直接:“南溪,房叔叔答應了。”

南溪聽著,簡直不敢相信,她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又問了一遍:“媽,您的意思是房老教授真的答應了?”

她還以為要花費很長時間,花費很大的精力呢?

是真的做夢也冇有想到婆婆一出馬會這麼輕鬆。

“嗯,房叔叔親口答應我的,你現在可以把患者的詳細情況傳給我,我一會讓人給房叔叔送過去。”

南溪是真的太高興了,語氣裡都是激動:“媽,謝謝您,您真的太厲害了。”

“倒也不用謝我。”雲舒說:“如果真要謝,那就謝謝爺爺吧。”

爺爺?

這事怎麼會和爺爺有關係?

“媽,這事和爺爺有關?”南溪不解的問。

“是的,房叔叔之所以答應我,隻是做個順水人情罷了,都是因為爺爺的原因,你還記得你的導師嗎?”

“記得啊!”

這事難道和她的導師也有關係?

“你的導師就是房叔叔的得意門生,當初你考研,考到了他名下,爺爺很擔心你,怕你受了委屈,所以找人托了關係。”

“但爺爺也不想讓你知道,所以不敢找的太直接,房叔叔是爺爺的同學,知道他當時正在做一項國家級的醫學研究,爺爺投了很多錢去,藉著房叔叔的關係,讓你的導師對你能多加照應照應。”

南溪聽完,整個人都在震驚中。

如果不是這次要找房老教授,她是真的不知道爺爺還在背後為她做了這麼多事。

顫抖著唇,她繼續問。

“所以,我能進現在這個醫院,導師能幫我引薦給師母,也有爺爺的功勞,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