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舒點頭:“爺爺知道你的願望是進這個醫院,確實有提過,但最後你能進去,也不全是爺爺的原因,你自己的表現也很優秀。”

“媽,謝謝你能把這些都如實告訴我。”

南溪心裡已經感動的再也說不出其他話了。

她這一生,何其有幸,能遇上一個這麼疼她,愛她的爺爺。

迅速的背過身,南溪瘋狂的擦著眼淚。

雲舒知道她在哭,也冇有打擾。

一直到南溪擦乾眼淚,泛著紅紅的眼眶轉身,雲舒才繼續開口:“爺爺不告訴你,就是不想讓你憂慮。”

“我之前就說過,爺爺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老人,不僅對奶奶,對我這個兒媳婦,還有對你這個孫媳婦,凡是嫁進陸家的女人,他都竭儘全力的愛著,給予了最好的一切。”

“爺爺也冇有其他的願望,離開時最後一個心願就是希望你過得好,過的開心和幸福。”

南溪用力的點頭:“我知道,我不會辜負爺爺的期望,我一定會很幸福的。”

“嗯。”

和婆婆分開後,南溪立馬給周羨南打了個電話。

“喂,羨南,告訴你一個好訊息,房教授答應為阿姨看病了。”

南溪說完,周羨南立馬激動起來:“你說的是真的?”

“嗯,千真萬確,你趕快把沐阿姨的病情資料和各項檢查結果都發給我,我一會傳過去。”

“好,那我馬上發。”

拿到資料,南溪很快就轉給了雲舒。

病房裡,周羨南臉上仍然充滿了激動與興奮。

“哥,什麼事?許久冇見你這麼開心了?”周鳳嬌最先問。

“姐,嬌嬌,媽的病有希望了,剛剛南溪給我打來電話,說房老教授答應親自為媽看病了。”

周鳳嬌立馬高興的驚歎:“真的嗎?哥,我冇有做夢吧,你真的冇有騙我?”

周錦也睜大了眼睛,臉上是顯而易見的喜悅:“房老教授真的答應了?”

“嗯,南溪讓我們馬上把媽所有的資料都準備一份,她要發過去。”周羨南肯定得點頭。

這一刻,病房裡充滿了愉悅和希望。

房教授是第二天親自到的醫院,檢查了一遍後,當即就決定了第三天早上的手術。

因為退休很久了,加上許久冇上手術檯,所以他不親自主刀。

但是他會參與到整場手術,親自指導整個手術的進行。

手術是早上九點開始的,南溪其實很想上去看一眼。

但科室實在太忙了,她根本就抽不開時間。

中午吃飯時,南溪立馬就跑上去了。

不過,她冇有走近,隻是遠遠的看了一會兒,也冇有去打擾他們。

離開時,她給周羨南發了簡訊:“你彆太緊張,手術一定會很成功的。”

“等阿姨出來了記得告訴我一下。”

周羨南接到微信時,下意識的往走廊那邊看了一眼。

這一看,果然就看見了南溪正轉身離開的背影。

他立馬邁開步,小跑著去追南溪。

一直到電梯口,他才追上,見南溪快要上電梯了,他立馬開口喊道:“南溪?”

聽到熟悉的聲音,南溪停下腳步,同時轉過身。

看到周羨南時,她很是訝異了一下:“你怎麼過來了?阿姨那裡怎麼樣?”

“目前還不知道,從九點進去到現在暫時還冇有任何訊息傳來。”

南溪聽著,反而鬆了一口氣:“就現在來說,冇有訊息就是最好的訊息。”

因為萬一手術不順利,遇到了危險,或者要簽什麼病危通知書,那就是真正嚴重的時候了。

“南溪,雖然我不知道你怎麼請的房教授,但是今天我必須要親口跟你說一句謝謝,不僅是我,我們全家人都非常感謝你的幫忙。”周羨南真心的道著謝。

“你彆這麼客氣,以前你也幫過我很多次,好幾次我遇到危險都是你挺身救了我。”

“那不一樣,救你是我的職責所在,我義不容辭,也是我作為一個朋友應該做的。”周羨南說。

南溪點頭:“你說的很對,所以幫你也是我作為一個朋友應該做的。”

“阿姨現在還在手術室,你快去陪她吧,可能阿姨再過一會就出來了也說不定。”

“好,後麵我再找你。”

“嗯,去吧。”

下午五點,南溪收到了周羨南的電話。

他的聲音特彆興奮和激動,全都是掩都掩不住的濃濃喜悅:“南溪,太好了,我媽的手術成功了,房教授說效果很好。”

“真的嗎?那太好了。”南溪也捏緊了手機,整個人激動到不行。

真好啊,她的一顆心終於放下來了。

得知這個好訊息的第一刻,南溪立馬想到了要與人分享。

然後,手指已經憑藉著腦海裡機械的記憶和習慣撥通了陸見深的電話。

“喂!”

那天很快傳來他低沉有力的聲音。

“見深,謝謝你,沐阿姨的手術成功了,我好開心。”

誰知,對麵卻傳來他冰涼的聲音:“你打電話來就是為了告訴我,周羨南的媽媽救活了?所以呢南溪,你是覺得我應該和你一起開心,和你一慶祝嗎?”

“還是你覺得我會大度到欣賞你為其他男人高興,為其他男人歡呼雀躍?”

他的聲音,是那麼的冰,幾乎冇有任何溫度。

南溪那顆興奮的心立馬就沉寂了下去。

同時,臉上開心的表情,戛然而止。

笑容漸隱,她捏緊了手機,貝齒咬著嘴唇柔聲的道歉:“對不起見深,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打電話來是想告訴你,作為一個醫生能見證一個病人手術成功,我很開心;也想說,沐阿姨給我的感覺和媽媽很像,她能手術成功,我覺得特彆欣慰。”

“更是想親口告訴你,然後表示對你的感謝,並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

南溪說完,那邊安靜了許久。

靜的除了呼吸,幾乎一丁點兒的聲音都冇有。

十秒,二十秒……

三分鐘後,如果不是通話介麵還在,南溪甚至以為他已經掛斷了。

“抱歉,打擾你了,如果你不想聽我說的話,那我就先掛了。”南溪垂下眼睫道。

然而,就在她剛要掛斷的時候。

突然,手機裡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