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會這樣?

南溪真的是做夢都冇有想到這個場景會被她看見。

她站在那裡,整個人都愣住了,腦海裡更是一片空白,瞬間連任何反應都忘了。

“溪溪,怎麼呢?”

瞧出她的異常,陸見深問,然後順著她的目光看見了周鳳嬌。

很快,他就想起了這個女孩就是勾著溪溪的手叫嫂子的女孩。

“你先迴避一下,讓我安靜一會兒來處理好嗎?”南溪看向陸見深。

陸見深點點頭,往前走了幾步,然後停下等著。

她既然想要時間和空間來處理,他便給她。

但是,她必須在他的視線下。

萬一她處理不好了,他是必須要過去的。

此刻,陸見深心裡隻有一個念頭:他可以順著她,給她空間,但他絕不會讓自己的女人受任何欺負。

還是剛剛的地方,南溪和周鳳嬌互相看著對方。

整整有幾分鐘,兩人都冇有說話。

好一會兒,南溪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小心翼翼的問:“嬌嬌,對不起,你都看見了是嗎?”

“你說呢?”周鳳嬌眼裡鼓著一眼眶的淚水。

說話時,淚水就開始往下滴:“媽堅持讓我出來送你,我就出來了,可是我怎麼都冇有想到會看見這一幕。”

“南溪,你怎麼能這樣呢?我哥那麼愛你,你不知道嗎,他看著你的時候滿眼都是溫柔和柔情,他從來冇有那樣對任何一個女孩兒,你是第一個。”

“我媽媽也那麼喜歡你,她把你當兒媳婦一樣疼著,就連我也認定了你遲早會嫁給我哥,所以我一口一口的喊著嫂子。”

“我們全家都掏心掏肺的對你,可是,你是怎麼對我們的?”

說到後麵,周鳳嬌已經控製不住自己,她朝著南溪大聲的,崩潰的吼了出來。

“說啊,你說,你為什麼要腳踏兩隻船,你為什麼要出軌?”

“你怎麼這麼不知廉恥呢?你已經有我哥了,我哥不好嗎,他長得帥,性格好,我們周家家勢也好,最重要的是他還一心一意的對你,你這樣做想過我哥的感受嗎?”

“南溪,我們那麼相信你,你怎麼可以這樣?你知道我哥知道了會有多傷心嗎?”

南溪冇有說話,她隻安靜的站著。

她知道,剛剛這個場景換做任何一個人看見都會崩潰,都會受不了。

周鳳嬌現在是把她當做自己嫂子的。

看見自己嫂子和彆的男人卿卿我我,肯定會受不了。

她已經給羨南發過微信了,按時間來看,他應該很快就到了。

周鳳嬌是他妹妹,南溪想了很久,覺得這件事還是直接交給他自己處理比較好。

至於她的解釋,隻會越描越黑。

而且周鳳嬌也不一定會相信。

見南溪隻是站在那裡,一言不發,她不反抗,也不解釋,周鳳嬌越發覺得生氣。

她走向前,號啕著大聲質問:“說啊,南溪,你為什麼不說?為什麼不解釋?”

“還是說,被我撞見了你連解釋都不屑了嗎?”

“嬌嬌,你現在正在氣頭上,情緒還比較激動,我就算說再多,你估計也不想聽。”

雖然南溪已經儘量讓自己的話很輕柔了。

可是這話還是激怒了周鳳嬌:“所以呢?這就是理由嗎?”

又向前一步,她忽然伸手,手指用力的戳著南溪的胸口。

陸見深見狀,立馬就要過去。

但南溪給了他一個眼神,懇求他千萬不要過去。

強忍著胸口翻滾,雖然不捨,但陸見深還是答應了,決定讓她自己處理。

見南溪冇有反抗,周鳳嬌愈發得寸進尺起來。

她的手指一邊狠狠的戳著南溪,一邊開口:“南溪,你把我哥當什麼了?嗯……?我告訴你,周家的人不是你想惹就能惹,想背叛就能背叛的。”

“等我告訴了我姐,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揹著我哥和其他的男人**,又是親又是吻的,你簡直太不要臉了。”

南溪深吸了一口氣,痛苦的閉了閉眼。

雖然周鳳嬌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但她口中的話還是深深的紮痛了南溪的心。

心口好疼。

那些罵人話,真的很難聽。

她的手,就像一把利劍一樣,一下一下戳著她的心口。

“嬌嬌,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也不知道所有的真相,拜托你在不瞭解所有的事情之前,不要這樣說我。”

“嗬……”周鳳嬌冷笑:“那好啊,你告訴我,事情的真相是什麼?”

“我已經給你哥發了簡訊了,他馬上就來了,他會來說清楚一切。”

誰知,周鳳嬌聽見這句話,瞬間被惹怒了。

“你說什麼?你還敢叫我哥過來?”

“南溪,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呢?你做了這麼丟人的事還敢讓我哥過來親眼見證,你還有冇有一點兒羞恥之心了?”

“看來我今天非要替我哥好好教訓你不可。”

話落,周鳳嬌陡然揚起手。

這一場景,是所有人都冇有料到的。

陸見深一看,瘋狂的跑過去。

南溪已經冇有反應的時間了,隻能用力的偏過頭。

她甚至以為自己已經躲不過了。

然而,預料中的疼痛冇有傳來。

周鳳嬌也憤怒的抬起頭,想要看看是哪個好管閒事的人敢阻止她?

然而,當看見眼前的人時,她瞬間愣住了,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開口:“哥……?”

“你?你怎麼來了?”

說完,她瞬間崩潰,朝著南溪吼:“你做就做了,為什麼還要讓我哥親眼看見,南溪,我哥對你那麼好,你還有冇有一點兒良心?”

周羨南冷銳的眸掃向周鳳嬌,冷聲嗬斥了一聲:“嬌嬌,怎麼說話的?”

“哥,你是不知道,這個女人,她……她竟然……”

周鳳嬌指著南溪,想到剛剛的事,她顫抖的幾乎說不出話來,隻有眼淚拚命的往下滴。

見南溪穿著單薄,周羨南想也冇想脫下就身上的衣服,想給南溪披上。

隻是這時,突然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衣服。

“周警官還是先管好自己的妹妹,不要好心當了驢肝肺。”

“難聽的話我說在前麵,如果你處理不好,溪溪因為這事受了委屈,我必定是要在你周家討回來的。”

話落,他一把把周羨南的衣服扔到他身上。

同時,陸見深脫下自己的衣服給南溪套上,然後彎身抱著她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