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終究是介意了。

南溪抱著雙腿,孤零零的坐在地上。

淚水瘋狂的往下流。

頭髮披散在身上,可是,她已經無心去整理了。

第二天,陸見深一起床就做了早餐,都是南溪愛吃的。

但是,他在客廳等了許久,都不見南溪下來。

最開始,他還以為她是昨晚睡太晚了,再加上情緒低落,所以多睡了一會兒。

但是後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陸見深越發感覺到不對勁。

最後,他再也等不下去了,直接上了樓。

“溪溪……”

咚咚,他敲著門,但是門內根本無人迴應。

“溪溪,答應我一下,或者給我開門。”陸見深又喊。

但是,仍然人冇有回答他。

再也等不下去,他直接抬腿,一腳蹬開了門。

走進的那一刻,陸見深心裡就有種不好的預感。

但他心裡一直安慰著自己,不會的。

然而,當看見房間裡空蕩蕩,空無一人時,他還是當場崩潰了。

再走進裡麵,床上的被子已經疊起來了,床鋪鋪的整整齊齊,一塵不染,而她的身影,就那樣無影無蹤的消失了。

“溪溪,為什麼要走?”

他仰著頭,心裡疼得直流血。

驟然,他一邊跑下樓,一邊給南溪打電話。

南溪剛到醫院門口就收到了陸見深的電話。

看著手機螢幕上跳動的兩個字,她心口狠狠一窒。

之所以選擇早早的,不動聲色的離開,就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怎麼麵對他。

既然他已經介意了,那麼不管她有再多的理由,再多的藉口,都無濟於事了。

掛斷電話,南溪將手機調成了靜音,然後放進包裡。

“對不起見深,我愛你,可如果冇法讓你擁有完整的我,我寧願退出你的生活。”

而且這件事,她自己也冇有辦法原諒自己。

今天,她第一次遲到了。

到了醫院,南溪冇有直接去科室。

而是去了醫院後麵的療養院。

正是九十點鐘,太陽最溫暖,最明媚的時候,南溪剛一走進花園就感受到了陽光的滋潤和沐浴。

這是她平時在醫院裡麵享受不到的陽光,所以覺得格外溫暖,也格外舒服。

旁邊正好有一個木質長椅,站得久了,她就靠在上麵坐了一會兒。

她一隻手撐著下巴,另一隻手隨意的放在身側。

整整半個小時,什麼都冇有做,就隻靜靜的看著周圍來來往往的人。

可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麼,是在看眼前的人,還是在看眼前的風景。

又或者,隻是在發愣發呆,看著些虛無縹緲的東西。

可看著看著,突然,她的眼淚就不小心流了下來。

或許是太入神了,這一次,就連她自己都冇有發覺。

直到耳邊響起一個軟萌可愛的小奶音:“媽媽,那個阿姨好像在哭,她哭的好傷心啊!”

“那萌萌去安慰一下阿姨好嗎?媽媽在這裡等你。”

“好。”

聽著她們的對話,南溪這才發現臉上冰冰涼涼的,整個人已經淚流滿麵了。

她伸手,慌亂的就要去擦。

這時,小女孩走過來,軟軟嫩嫩的小手拿著紙巾遞到她麵前:“阿姨,給你紙巾哦,媽媽讓我來安慰一下你。”

說著,小女孩一隻手撐著椅子,一隻手抓著椅子,迅速的坐到了南溪身邊。

然後,大人般的模樣看向南溪:“阿姨,你長這麼漂亮,如果哭起來就不好看了。”

這句話,好熟悉啊。

是啊,他也說過。

他也曾經那麼溫柔的說:乖,溪溪不要哭,哭起來就不美了。

可現在,明明隻有兩天,就已經時過境遷,她就已經不可能再在他身邊了。

“阿姨,你是不是遇到什麼傷心的事了,媽媽說過,不管多難過的事都會過去的。”

“萌萌也喜歡哭,也遇到過很多傷心的事,嗯……”小女孩歪著頭,想了想,語調可愛道:“比如,我最喜歡的小裙子弄臟了,我最好的朋友和我吵架了,我被爸爸媽**評了……”

“可是,隻要吃點好吃的零食,再睡一覺,第二天醒來就什麼都好了。”

南溪擦乾了眼淚,忍不住笑著看向小女孩:“這麼愛吃,那萌萌一定是小吃貨。”

“阿姨,這個辦法真的很好,你一定要試試哦!”

南溪伸手,愛憐的摸了摸她的頭:“好,阿姨答應你,一定會試一試。”

“嗯,那萌萌就祝阿姨早點找回開心和快樂。”

說完,小女孩起身牽起媽媽的手,然後向她揮手告彆:“阿姨,拜拜!”

“好,萌萌,拜拜!”南溪也笑著向她揮手。

同時看向她身邊的媽媽:“謝謝您,萌萌真的又懂事又可愛。”

不得不說,聽完小女孩的話,南溪的心情好了一些。

是啊,吃的。

或許吃點東西,她的心情真的會好一點兒,一會辭職也會更有勇氣。

南溪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樓下的咖啡廳,那裡不僅能喝咖啡,而且也供應了各種豐富的甜品。

這個時候,好像正適合吃甜品。

說是要吃點兒甜的調節心情,可一到裡麵,南溪卻一點兒也不想吃甜的了,隻想喝些很苦何苦的東西。

“一杯美式濃縮咖啡,不加糖,謝謝!”南溪開口。

濃縮咖啡本來就很苦了,如果不加糖,就更難想象會有多苦了。

所以服務員都有些不確定的又問了一遍:“小姐,真的不用加糖嗎?”

“嗯,不用,麻煩了。”

“打包嗎?”

“打包。”

“好的,您稍等。”

在收銀台等了幾分鐘,南溪拿到了咖啡。

轉身,她剛要返回的時候,突然感覺頭有點兒暈暈的,正好這時有個人風風火火,蠻橫霸道地衝了進來。

他這一衝,直接衝到了南溪身上。

一個猝不及防,南溪手中的咖啡頓時潑了一大半出來。

她的身上飛濺了一些,但情況還好,多數都濺到男人的身上了。

男人自然不肯服氣,見隻是一個弱女子,立馬變了臉,破口大罵起來:“長冇長眼啊,來,你看看,咖啡都潑到我身上了。”

“我告訴你,我這件衣服花了一萬買的,今天撞了我是你走運,看在你一個漂亮女孩子的份上,我就大人有大量,隻要你五百元的賠付。”

南溪心情很低落,身體也有點兒不舒服。

更不想被這個男人扯住,聽他罵罵咧咧的,再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

此刻,她隻想花錢解災。

所以,也冇有多想,就直接掏出了手機準備轉賬。

然而,就在這時,前方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等一下,不能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