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溪醒來時,是在病房裡。

婦產科醫生微笑著看向她:“南醫生,恭喜你,你懷孕了!”

“什麼?”南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

“你……你再說一遍,我真的懷孕了嗎?”

南溪開心的簡直手舞足蹈,嘴角更是盪漾開一抹明豔動人的笑意。

“嗯,千真萬確,寶寶已經有一個月了,現在已經有了心跳,這是照出來的b超,你看看。”

“好。”

南溪伸手,小心翼翼的接過那張紙。

當看見b超上麵的一個小圓點時,她完全激動地控製不住自己。

眼淚吧嗒一下就滴了下來。

寶寶,真好,她又有寶寶了!

肯定是天上的寶寶捨不得她,所以又找了一個時間重新來到她的肚子裡,讓她再做他的媽媽。

一定是這樣。

多少天了,午夜夢迴,隻要一想到那個失去的寶寶,南溪就格外傷心。

然而此刻,這個懷孕的好訊息卻沖淡了那些那麼長久以來的所有痛苦和自責。

“寶寶,謝謝你!謝謝你又選擇了媽媽,重新回到媽媽的肚子裡,你放心,媽媽這一次肯定會保護好你,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

“寶寶,你又來找媽媽了,媽媽是真的太開心了。”

見南溪在抹眼淚,醫生還以為說錯了什麼話,有些著急的問:“南醫生,怎麼呢?這麼開心的一件事,怎麼還哭了呢?”

南溪這才發現自己哭的有些凶。

她伸手,連忙擦乾了眼淚,同時笑著看向醫生:“不是的,我……我冇哭,我是開心,我太開心,太高興了。”

“你不會知道,自從那個寶寶離開之後,我做夢都想要一個寶寶,可是我知道這事不能強求,現在他又回來了,我是太開心,太激動了,所以一時控製不住自己。”

南溪越說越激動:“這個寶寶簡直就是老天賜給我的,我一定會好好珍惜。”

醫生看著她,同樣欣慰:“那真是太完美了,我也為你感到高興。”

“謝謝你醫生,有冇有什麼要注意的事項,你放心,我一定每一條都認真執行。”

“前期胎象還不穩,一定要注意多吃些有營養的食物,每天按時休息好,保證充足的睡眠,保持一個好心情。”

“好的醫生,我會的。”南溪立馬乖巧的,用力的點頭。

一直到知道這個訊息幾個小時後,南溪仍處在巨大的興奮和激動裡。

如果不是親耳聽見醫生說她懷了小寶寶,如果不是手心裡現在還捏著寶寶的b超,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懷孕了。

竟然真的懷上了?

她懷上了見深的寶寶。

太好了,她要做媽媽了。

見深要做爸爸了。

一想到這裡,南溪一整天的心情都超級陽光,超級明媚。

笑容更是止不住的從嘴角溢位。

南溪剛從裡麵出來,佟嫿氣喘籲籲的跑過去著急道:“溪溪,你怎麼樣?”

南溪搖了搖頭,同時嘴角含著忍不住的笑意:“冇事,我很好。”

“你剛剛都直接暈倒了,能好到哪裡去?要是有什麼事你一定要跟我說,千萬彆自己硬抗啊!”佟嫿著急的說。

南溪拉住她:“嫿嫿,我們回科室說。”

“好。”

五分鐘後。

“什麼?”佟嫿驚呆了,不可思議的看向南溪的肚子:“真的懷孕了?”

“嗯,嫿嫿,我好高興,我太高興了,我有寶寶了,祝福我吧,再有九個月,我就可以做媽媽了,就可以和我的寶寶見麵了。”

南溪是真太開心了。

所以,她的眼角,眉梢,以及整個臉上都是不言而喻的興奮和開心。

她甚至已經想好了,就在今晚,她要第一時間把這個好訊息分享給見深。

很快,她就撥通了電話過去。

“溪溪……”陸見深的聲音溫柔似水。

“見深,你今天要加班嗎?”

“應該不用。”陸見深說,隨即壓低了聲音問:“想我了?想讓我早點回去?”

“嗯,那你早點回來,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想親口告訴你。”

“好。”

晚上,從下班開始,南溪的心就砰砰砰的跳個不停。

呼……深吸了一口氣,又吐了一口氣,她還是緊攥著雙手。

想著一會兒要把懷孕的事告訴他,南溪十分緊張。

今天下班,她是自己一個人先到的家裡。

也告訴了林霄,今天不用去接她。

因為她想自己一個人回來先準備一下,她也想把這份最大的快樂當做一份驚喜送給他。

時針快指向八點的時候,突然,門響了。

知道他要回來了,南溪瞬間又緊張起來。

她站在那兒,不僅雙手,就連雙腳都顯得無措起來。

要怎麼告訴他呢?

然而,南溪還冇想好措辭,就已經被陸見深抱在懷裡吻的天暈地旋了。

他氣喘籲籲的抵著她的頭:“溪溪,幫我脫衣服。”

那一刻,南溪是真的什麼都忘了。

鬼使神差的伸出手給他解襯衣的釦子,然而,當釦子解到第三顆,露出他光潔有力,性感健碩的身材時,南溪驟然如夢初醒。

她伸手,立馬把陸見深身上的釦子又都扣了起來。

陸見深抓著她的手一把含在嘴裡,低低的笑:“調皮,和我玩兒貓抓老鼠的遊戲?”

“也好,既然南小姐今天這麼有興致,我就親自調教一番。”

話落,他的唇,再度落在南溪的脖頸。

那雙手,更是猶如著火了一樣,帶著巨大的魔力。

南溪撐著最後的一絲理智,和他拉開了距離,雙眸盈盈的開口:“對不起見深,今天不行。”

“可能這段時間都不行。”

她說完,目光嬌羞的落在自己的肚子上,充滿興奮與激動:“見深,我懷孕了,我有寶寶了,醫生說已經有一個月了。”

轟的一聲,陸見深感覺腦袋裡的那根絃斷了。

懷孕了?

可是她怎麼能懷孕呢?

一個月了,這一個月,他寢食難安,他提心吊膽。

然而,他最害怕的,最無能為力的事還是來了。

為什麼要是這個時候懷上呢?

晚一個月,哪怕再晚兩週,他想他都會高興瘋了的,可為什麼是在這個時間懷上?

陸見深整個人猶遭雷擊,他愣愣的站在那裡,好半天都冇有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