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柔冇有動怒,依然溫柔的笑著:“小溪,你先彆動怒,養好胎,放心吧,阿姨會讓你同意的。”

南溪冇有再理她,冷著臉離開了。

剛坐上車,她就接到了雲舒的電話。

不知為何,那一刻,驟然覺得委屈極了。

“媽,我是溪溪。”

所以,南溪一接電話就有種想哭的衝動。

“你在哪裡,媽有事和你說,現在派人接你回家。”雲舒的聲音很溫和。

“好,媽,我在車上,馬上就回來。”

“嗯,我在家等你。”

掛了電話,南溪拿出手機,關於她和季夜白要結婚的事已經網上發酵了。

更可惡的是,夏柔還站出來感謝大家的恭喜和祝福。

南溪現在一看見她那副嘴臉就有種噁心想吐的感覺。

手機開始瘋狂的響,佟嫿也打來了電話,一臉關切的問:“溪溪,我剛看了新聞了,怎麼回事?你怎麼和季院訂婚了?”

“不是他,那是謠言,但是我現在一時半會兒解釋不清,總之就是我和季夜白是絕對不可能的。”

“現在科室裡都吵的炸開鍋了,大家都說明明看見另一個男人向你求的婚,怎麼眨眼未婚夫就變成了季院,好,那我好好幫你解釋一下。”

“嗯,謝謝你了嫿嫿。”

再抬頭,已經快到陸家老宅了。

南溪進去時雲舒已經在等著了。

她穿了一件中國風的旗袍,十分喜慶的紅色,加上白色的毛絨邊,襯的她的膚色白裡透紅,顯得格外溫婉動人。

她雙腿交疊,正在沙發上看雜誌。

見到南溪,她放下雜誌,伸手端起桌上冒著熱氣的白瓷茶杯。

南溪本來十分慌亂,也很緊張。

但看了雲舒此刻一副氣定神閒的模樣,她莫名覺得心安了許多,人也不焦躁了。

“媽,我回來了。”

“坐吧!”

雲舒示意,同時端了一杯茶給南溪。

“謝謝媽。”

輕抿了一口茶,雲舒看向南溪:“你知道夏柔和他兒子季夜白是誰嗎?”

南溪點頭:“知道,她是爸在外麵的……”

後麵的字眼,實在有些難以啟齒。

“這麼說,你已經知道他們的身份了,你爸在外麵的那些破事,我平時都懶得說,但我怎麼也冇想到他們會把手伸到你的身上去,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季夜白是我現在醫院的副院長,有次我請朋友喝咖啡,遇到了他和他媽媽,然後從那天開始,夏柔就經常纏著我。”

雲舒驟然擲下茶杯,因為用力,就連裡麵的茶杯都飛濺了出來。

“瘋子,簡直膽大包天,以前我量她翻不起什麼風浪,就冇有管她,現在看來,是要好好修理了。”

“媽,謝謝你為我出頭。”南溪充滿了感激的看向她。

“也不全是為你,還為了我和見深,為免夜長夢多,你和見深最好還是早點把婚複了。”

南溪一聽,猛然抬起頭看向她,臉上更是充滿了意外。

“媽,您……您都知道了?”

“你和見深離婚那天我就知道了,隻不過一直想著你們自己的事自己處理最好,我們不宜插手,所以就給了你們充足的空間。”

“媽,真的謝謝你。我還有一件事想告訴你。”

“你說。”

想到一會兒要說的事,南溪帶著笑容,緩緩開口:“媽,我懷孕了!”

這話,幾乎是平地一聲驚雷。

簡直無異於是在水裡扔了一顆炸彈。

雲舒先是愣住了,緊接著驟然睜大了雙眼,激動的看向南溪:“你說的是真的?真的懷孕了?”

“嗯。”南溪用力的點頭:“已經有一個多月了。”

然後,她打開包包,把之前的b超單拿出來遞給雲舒。

“媽,這是檢驗的單子,您看看。”

雲舒伸手,顫抖的接過了單子。

看了又看,當真的確認了懷孕這事是真的後,她嘴角立馬掛著笑意,高興的笑了出來。

同時,她立馬起身,然後看向南溪:“快,你跟我過來一趟。”

緊接著,雲舒就帶著南溪到了陸家的牌位前。

兩人同時對著爺爺的牌位下了跪。

雲舒雙手合十,淡淡的笑著,語氣愉悅道:“爸,我帶溪溪來看您了,您看見了嗎?”

“對了,還有個好訊息告訴你,溪溪懷孕了,您馬上就要有一個小曾孫了,爸,您在天之靈知道了,肯定會非常開心吧!”

“您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溪溪,讓您的小曾孫健健康康的出生。”

南溪也磕著頭,笑著看向老爺子:“爺爺,我懷孕了,您開心嗎?”

“我冇有辜負您的期盼,見深昨天向我求婚了,我們一定會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您可以安心了。”

祭奠完爺爺,南溪挽著雲舒一起往外走。

“媽,還有一件事,我必須要向您坦白。當時夏柔設計了我和季夜白在一個酒店裡,她堅稱這個孩子是季夜白的,但我可以向您保證,我和季夜白什麼都冇有發生,寶寶是見深的。”

南溪說完,屏著氣。

因為她很緊張,同時也怕婆婆不相信她。

冇想到,雲舒很快就點了頭:“放心吧,這事媽相信你。”

“謝謝您,媽。”

“你跟我上來一趟。”雲舒開口。

兩人到了二樓,雲舒直接領著南溪去了爺爺的房間,然後從抽屜裡拿了一個雕花的木質盒子。

打開鎖後,她從裡麵拿出其中一份檔案遞給南溪:“知道夏柔為什麼費儘心機,千方百計的想讓你嫁給季夜白嗎?”

南溪搖了搖頭:“我的確很納悶。”

“按說,以她那樣的性格,怎麼看不上我。”

雲舒冷哼了一聲,目光陡然變得犀利:“她那樣的人,向來是無利不起早,什麼娶你,全都是為了你手上的東西和權利。”

“不僅如此,還對陸家存了心思,簡直是癡心妄想。”

話落,她的目光落在南溪手中的檔案上:“打開看看,看完你就知道了。”

“嗯。”

當看完整個檔案,南溪除了震驚就是震驚。

她張大了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剛剛看見的東西。

“媽,爺爺怎麼把這麼多的股份都給了我?這也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