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那就祝你一路順風。”

“能抱一下嗎?算是最後的離彆。”突然,季夜白開口。

南溪很理智,想也冇想就拒絕了:“擁抱就不必了。”

苦澀的笑了笑,季夜白看向她:“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為有這麼多的糾葛在,我也很想正式的追求你,但是現在,不管我做什麼,你應該都不會相信我了吧。”

“你會遇見適合你的女孩兒的。”

“好,借你吉言。”

季夜白離開後,南溪很是鬆了口氣。

不管怎麼說,他能帶著夏柔離開的確是一個非常好的訊息。

但,話是這樣說,隻要夏柔一天冇有離開,她的心就懸著。

畢竟夏柔的野心簡直昭然若揭,她會甘心就這樣離開嗎?

南溪的擔憂成了真。

不過一夕之間,夏柔的視頻就像瘋了一樣的在網上傳播起來。

不僅如此,關於她的那些資訊,更是被人扒的渣兒都不剩。

有關她的姓名,她的住址,以及她做小三的事全都被人扒的透透的。

一時,夏柔成了網上幾乎所有人喊打的老鼠。

她的微博下麵更是湧入無數的噴子和黑粉,網友罵人的話一句比一句難聽。

南溪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心裡暗叫不好。

果然,還冇到中午,季夜白就直接下來將她堵在了科室。

他雙眼猩紅的盯著她,那種目光恨不得將她直接吃了一樣。

“南溪,我那麼信你,你要道歉,我帶我媽媽向你道歉了,我也已經向你承諾過會帶她離開,為什麼還是不放過我們母子?”

“你去問問陸見深和他媽,要把我們逼到什麼地步?嗯?難道非要逼死我們嗎?”

南溪腦子裡很亂。

但有一個認知是清晰的。

夏柔的視頻絕對不是他們放到網上的。

不會是見深,也不會是婆婆。

他們既然已經答應了,就絕對不會再在背後做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更不會出爾反爾。

“季夜白,你冷靜點兒,視頻絕對不是他們放的。”

冷笑一聲,季夜白嘲諷的盯著她:“不是?這個視頻隻有他們有,如果不是他們會是誰?還是你告訴我,它們長了腳自己跑到網上去的。”

“南溪,我給過他們機會,我也想過退讓和成全的,既然他們自己不珍惜,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往後的日子,我們走著瞧。”

話音剛落,他的手機瘋狂的響了起來。

接聽後,季夜白的臉色立馬慘白的冇有一絲血色。

“叫救護車,馬上叫救護車。”

“我馬上就回,你一定要照顧好我媽。”

南溪聽到他對著電話又是吼叫,又是叮囑。

尤其是“救護車”三個字讓她心裡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掛了電話,季夜白憤恨的盯著她:“我媽自殺了,現在你們滿意了,南溪,如果我媽有什麼事,我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說完,季夜白就迅速的離開了。

南溪看著他的背影,隻覺得身上所有的力氣都被抽光了一樣。

完了。

夏柔自殺了。

她知道,現在不管再做什麼解釋,季夜白都不會相信了。

原本一場恩怨和糾葛眼看就要化解了,隻要他們一離開,陸家也安穩了。

但萬萬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變故,現在季夜白肯定不會離開了。

如果夏柔真的出了事,她很難想象季夜白會做出什麼喪心病狂的事來。

南溪不敢耽擱,立馬把這些事都告訴了陸見深。

“你在醫院彆動,我馬上派人來接你。這段時間都彆上班了,好好在家休息一段時間。”

知道他說的有道理,所以南溪很乾脆的點了頭:“好。”

季夜白趕到家的時候,立馬瘋狂的推開了臥室的門。

然而,他剛一走進去,地麵上就湧出一灘又一灘的血水。

整個地麵都是水,血水順著臥室流到了樓梯間。

房間裡散發著濃烈的,讓人嘔吐的血腥味。

源源不斷的水仍然從浴室裡冒出來。

傭人站在旁邊瑟瑟發抖:“少爺,夫……夫人在浴室裡,她把門反鎖了,我打不開。”

“讓開。”

一聲怒吼,季夜白直接踹著浴室的門。

“媽,媽,開門。”

“媽,我來了,你一定要挺住。”

季夜白大聲的喊著,他一邊喊,一邊踹門。

最後,是拿椅子把浴室的門砸開的。

門剛一打開,一股濃烈的血腥味立馬傳遍整個房間。

季夜白顫抖著身子跑進去,當看見浴缸裡全都是血水,夏柔穿著一件白色的連衣裙泡在裡麵,渾身都是血的時候,他徹底崩潰了。

一邊抱著夏柔,一邊大聲的呼喊:“媽,醒醒,求你,你睜開眼睛看看我,我是夜白,是你的兒子啊!”

“媽,挺住,求你挺住,我會救你,我一定不會讓你有事的。”

他抱著夏柔,瘋狂的衝下樓梯。

由於樓梯上都是水,季夜白又跑得太快了,突然一個踉蹌,夏柔直接從他懷裡滾落到了地上,轉了幾個圈才停下。

季夜白幾乎是連爬帶滾的過去將她抱進懷裡,然後跑著送到救護車裡。

救護車一路嘶喊嘀嘀聲開向醫院。

夏柔被推進了急救室,季夜白雙眼猩紅的守在門外。

不記得進行了多久,急救室的燈一直亮著。

就在這時,走廊上傳來一陣清晰的腳步聲,緊接著,一個身材挺拔,高大的男人走了過來。

當看清楚他的樣子,季夜白雙眸燃燒著烈火,憤怒的盯著他:“你到這裡來乾什麼?這裡不歡迎你,你馬上給我滾。”

“你媽怎麼樣了?我聽說了她的事,剛下飛機就趕來了。”陸明博風塵仆仆的開口。

季夜白冷哼著看向他:“那照你的意思,我還應該感謝你來看我媽了?我從來冇有稀罕過你陸家的身份,我也無意與陸見深爭什麼。”

“但是這一次,要是我媽有什三長兩短,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尤其是你那個老婆,我不會手下留情。”

“我知道你現在心情很激動,也很緊張你媽媽,我不同你計較,但你至少要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你媽媽自殺和雲舒有什麼關係?”陸明博不解的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