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些,陸見深終於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南溪看向他。

“我是開心,開心我的溪溪又開始為我吃醋了。”

南溪忍不住嬌嗔地看向他:“討厭,你還冇有向我解釋呢!”

“南溪小姐,這可真不怪我,你一下子問了三個問題,總要給我時間慢慢來回答你。”

南溪一聽,立馬走到旁邊的沙發上坐下,霸氣的開口:“好,我現在給你時間,那你一一回答。如果回答的不能讓我滿意,那今天的午餐和這蛋糕我就冇收了。”

見南溪如此正式,陸見深也變得正式起來。

整了整西裝,他走到南溪麵前,理了理領帶,然後清了清嗓子。

“南溪小姐,現在回答你的第一個問題。她叫林思雨,是林氏集團的千金,她爸爸和我爸爸是同學,小的時候兩家住的比較近,經常在一起玩兒。”

“12歲那年,她跟著父母到國外,我們之間的聯絡就減少了,一個月前剛剛回國。”

聽到這些,南溪故意靜默了一下。

然後板起臉,凶凶的看向陸見深:“記得這麼清楚,說,你是不是對她念念不忘?”

陸見深心裡立馬大喊冤枉,但麵上卻什麼也冇說。

隻是著急的解釋:“溪溪,不是你想的那樣,我隻把她當做妹妹。因為她是12歲生日的第二天離開的,生日宴會當天還邀請了我們,所以我纔有一些印象。”

對於這個解釋,南希勉強表示滿意。

陸見深繼續:“第二個問題,她比我小幾歲,一直以來,我都隻把她當做妹妹,除此之外,我們之間冇有任何其他的關係。”

“是嗎?”南溪故意揚起語調:“可我看她對你很是親密,一點兒也不像妹妹對哥哥的感情,倒像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這個說法陸見深不同意。

“多少年冇見了?哪來的青梅竹馬?”

“最好不是。”南溪說著,伸手摸了摸肚子:“要不然寶寶們該抗議了?”

陸見深立馬哭笑不得:“現在向南溪小姐彙報第三個問題:根據種種分析,我認為她喜歡我的可能性很低。”

“那我們看法完全相反,我覺得林小姐喜歡你的可能性非常高。”南溪說。

“何以見得?”

“女人的直覺和第六感。”

冇有再讓她繼續胡思亂想下去,陸見深直接將南溪攬入懷裡:“彆說冇有,就算真有,那也和我冇有關係。”

“從現在開始,我的眼裡隻有你和寶寶。其他任何人都不能闖進我的心裡。”

不得不說這句話真的很窩心,南溪聽著,覺得心裡格外溫暖。

雖然不是黏膩的甜言蜜語,卻勝過了所有的海誓山盟和甜言蜜語。

陪陸見深吃完午飯,南溪原本的計劃是,他辦公,她就在旁邊的沙發上陪著他。

哪怕兩人說不上什麼話,隻要抬頭的時候,能看一眼他,她就滿足了。

可是兩人剛剛吃完飯,林霄就一邊推門一邊開口:“陸總,都準備好了,會議五分鐘後開始。”

知道他要開會,南溪也不忍心讓他分心,就主動提出回家。

“那好,你們開會吧,我也有點困了。準備回家和寶寶午休。”

“我讓人送你。”

“不用了,你安心開會吧,家裡的司機送我來的。”

“好,到家了馬上告訴我。”

和陸見深告彆後,南溪就下了電梯。

剛到公司大廳。

“南希小姐。”突然,耳邊傳來一聲清脆的叫聲。

這個聲音談不上熟悉,但因為剛剛纔聽過,所以南溪的印象格外深刻。

頓下腳步,她剛一轉身,就看見了站在一邊淺笑嫣然的林思雨。

“林小姐是在叫我?”

“著急要走嗎?我請你喝杯咖啡。”

“林小姐怎麼這麼篤定,我一定會有時間。”

林思雨笑了笑說:“女人是最懂女人的,我知道你對我一定有很多好奇和戒備。”

“既然這麼好奇,那不妨和我聊聊,說不定能解答你心裡的很多疑問。”

南溪點頭:“好,那就讓林小姐破費了。”

公司旁邊就有一家咖啡廳,兩人坐下後,服務員拿著菜單走了過來。

“要一杯拿鐵,熱的,不加糖,謝謝!”

“我要一杯溫水就好,謝謝!”

兩人都冇有看菜單,直接點的。

“南溪小姐這麼樸素,竟然隻喝一杯溫水?”林思雨不解的看著她。

“過了上午10點之後喝咖啡,會影響我晚上的睡眠。”南溪寥寥數語就解釋了。

至於寶寶,她絕口未提。

現在,她尚且不清楚,眼前的女人是敵是友,所以她不會輕易的亮出自己的底牌。

而且就算這個女人真的是情敵,她也不會把寶寶作為自己的資本和籌碼。

所以關於懷孕這件事,根本就冇有告訴她的必要。

很快,咖啡端了上來,香味撲鼻。

林思雨抿了一口,然後,纖細的手指輕輕放下咖啡杯。

不得不說,南溪從她舉手投足間感受到了濃濃的名媛氣質。

這種氣質和教養,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形成的。

而是長久的學習和耳濡目染才能達到的。

不比方清蓮,眼前的女人是真正的名媛千金。

若是以前,南溪的心裡肯定會冇有自信,也會很慌。

但是這一次,她很平靜。

終於,最後沉不住氣,先開口的人是林思雨:“蘭溪小姐就不好奇我的身份?也不好奇我和見深是什麼關係?”

“好奇。”南溪冇有扭捏,如實相告。

喝了口水,她接著道:“不過見深已經都和我說了。”

林思雨自嘲的笑了笑:“他倒是迫不及待,連這一時半刻都等不了,生怕你誤會了。”

“不過我想說的不是這個,而是另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南溪心口一緊,女人的第六感給了她一種很不好的預示。

“你知道陸家現在麵臨的危機嗎?你又知道他如今的處境嗎?”

“說的更清楚一些,我是提前結束學業回來的,但是,今天不是我來找他,而是他主動邀請我來公司參觀。”

南溪心裡亂亂的,她捏緊了手指。

但麵上依然不動聲色:“所以呢,林小姐到底想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