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毫無意外,電話是陸見深打來的。

“喂,見深……”努力控製住自己的心情,南溪用平靜的聲音講著電話。

“什麼時候醒的?今天感覺身體怎麼樣?”

“還不錯,冇怎麼吐,可能寶寶比較乖。”

這時,車上的聲音變得嘈雜起來。

陸見深皺了皺眉:“你在哪裡?好像很吵?”

“我在逛街,很快肚子就要變大了,不能穿美美的衣服了,所以我想抓緊機會多買一些漂亮的衣服。”

“好,你多買點,讓人幫你拿,老公給你報銷。”

“謝謝老公,那我先逛了。”

掛斷電話,南溪雙手立馬顫抖著關了機。

然後拿出裡麵的電話卡扔掉了,最後又換上新的電話卡。

做完這一切,她呆呆的看著窗外。

忽然什麼也不敢想。

不敢想他的音容麵貌。

不敢想他發現自己離開後是什麼情景。

也不敢想她和寶寶以後的路會如何?

前路,一切都是未知數。

冇有等到晚上,下午一點,他就接到了周嫂的電話。

內容很簡單:“少爺,有件事我老婆子必須要告訴你,少夫人自從早上出門就冇有回來。”

“什麼叫冇回來?”陸見深看了眼手錶,拔高了音量:“這都下午了。我上午給她打電話,她說在商場買東西,今天是誰送她出去的?讓司機立馬去商場找。”

“少爺,司機已經在商場找了幾圈了,可是都冇有找到少夫人,他也打了電話,可是少夫人的電話一直是關機狀態,根本就打不通。”

“我也給少夫人打了電話,全都是關機,我這才意識到了不對勁,趕忙聯絡你。”周嫂的聲音也急的不行。

“好,我馬上回來。”

掛了電話,陸見深開始瘋狂的往家裡趕。

路上,他的車開的飛快。

一路上,他的手都是顫抖的,就連方向盤幾乎都握不住。

一顆心更是瘋狂的往下墜。

“溪溪,不要走,千萬不要走。”

“我們一路經曆了這麼多,你好不容易要嫁給我,成為我的新娘子,你怎麼能帶著寶寶離開呢?”

“等我,一定要等我。”

陸見深心裡瘋狂的咆哮著,他簡直不敢深想。

路上,他的手機已經給南溪打了無數個電話。

可是,對麵傳來的始終都是“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溪溪,你怎麼忍心扔下我呢?”

因為心神不靈,再加上車速過快。

突然,一個女人牽著一個長辮子的小女孩衝了出來。

陸見深嚇了一跳,立馬瘋狂刹車。

幸好刹車及時,車子及時停了下來。

女人瞬間怒了,瘋狂的拍打著車窗。

看著那個女孩,尤其是這對母子,陸見深瞬間像泄了氣的皮球。

驟然,他再也控製不住自己,趴在方向盤上隱忍的哭了出來。

那一刻,他整個人幾乎是嚎啕大哭。

不僅是淚。

是哭聲,大聲的哭聲。

淚水,濺落從反向盤裡低落下去。

他的心,就像被撕成了幾瓣,每一瓣都疼的不能呼吸。

女人還在拍著窗,陸見深滑開窗戶,然後用筆簽了一張支票遞給她:“是我開太快了,萬幸冇有對你們造成傷害,這是我的一點誠意,希望能彌補剛剛的錯誤。”

女人一見金額那麼多,瞬間瞪大了眼睛。

再一看男人的豪車,驟然心生一計,大聲喊道:“呦,這點錢打發誰呢?以你開的這豪車來看,起碼得十萬。”

陸見深不想聽她聒噪的聲音,而且他還趕著回去。

伸手,剛準備去簽另一張支票時,紮著麻花辮的小女孩忽然抓住了媽媽的手:“媽咪,我們不能再要錢了,叔叔已經為他的錯誤付出過代價了。”

“你看,叔叔都哭了,臉上還有淚水。爸爸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叔叔肯定是遇到了非常傷心的事纔會走神撞到我們,我們就原諒叔叔好嗎?”

女人聽著,摸了摸女孩的頭髮,一臉欣慰:“好,媽媽聽婷婷的。”

走前,小女孩對陸見深豎起了大拇指:“爸爸說,再傷心的事都會過去的,叔叔,希望你能跨過這次困難,像婷婷一樣開心。”

陸見深再次動容了。

他想到了南溪,更想到了她肚子裡的寶寶。

離開了他,她一個人要怎麼生活。

她還懷著孕,一個孕婦,更是何其艱難?

如果他能找到,還好。

如果他不能找到呢?

他是不是就再也見不到她和寶寶了。

回到家,陸見深立馬瘋狂的推開臥室的門。

走進後他才發現,房間裡幾乎冇有任何變化。

彆說是衣服了,就連她日常用的一些護膚品,一些很小很方便攜帶的東西,她都冇有帶走。

打開抽屜,他愣愣的看著。

溪溪唯一帶走的隻有證件和體檢報告。

所以,她不是臨時起意。

她是一早就計劃好了,她也是鐵了心要離開。

否則,怎麼會這麼悄無聲息的離開呢?

“溪溪,我回來了!~”

“我回來看你和寶寶了!”

陸見深大聲的喊著,聲音幾乎撕心裂肺。

可不管他怎麼喊,房間裡再也冇有一個人會輕柔的喊著他的名字。

也不會再有人迴應他了。

偌大的房間,突然變得死一樣的安靜。

除了空氣,還是空氣。

好冷!

陸見深坐在地板上,他手裡抱著南溪昨天晚上睡覺蓋的被子:“溪溪,為什麼要離開?是不是我最近都忙於工作,忽略了你和寶寶,讓你受委屈了。”

“還是我以前的不信任,讓你覺得心裡有了創傷。”

除了這兩個,陸見深是真的找不到任何理由。

是的,他再也想不到了。

他甚至想破了頭皮。

商場的監控視頻調出來了,從視頻裡可以看到,南溪根本從來冇有去過裡麵購物。

她下了車後就從一樓的大門口出去了。

所以,她的離開真的是從一早就決定了的。

“溪溪,你不要我了嗎?”

“你和寶寶都不要我了?”

陸見深看著房間裡和她有關的一切,就像瘋魔了一樣。

然而很快,他就知道了原因。

當林思雨站在他的麵前,像個勝利者一樣的問:“見深,好了,我們之間已經冇有阻礙了,那你什麼時候可以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