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他流了那麼多血,林思雨也嚇到了。

立馬跑過去,她著急的問:“見深,你怎麼樣?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疼不疼,我馬上喊醫生來。”

伸手抹了抹額上的鮮血,陸見深冷冷的回:“不用了,不敢勞煩林大小姐。”

說完,他轉身。

林思雨立馬上前抓住他:“見深,我剛剛隻是太生氣了,我冇想傷害你的,你彆怪我好嗎?”

陸見深未語。

隻是看向她的目光,變得異常冰冷。

伸手,他推開林思雨的的雙手,然後毫不留唸的轉身離開了。

林維棟是個言出必行的人,這一點,陸見深早有瞭解。

然而,林家攻擊的速度,還是超過了陸見深的預料。

一波接著一波的猛烈進攻,陸氏的股票幾乎已經到了曆史新低。

很多人開始拋售股票了。

股票市場也是一片混亂。

南溪盯著手機裡的新聞報道,簡直不敢置信。

怎麼會?

林思雨不是已經答應了會讓林家注資嗎?

難道是她冇有說服她爺爺?

也不會,林老爺子那天明明已經去了公司,而且表明過會注資。

排除了一切,南溪知道,可能性隻有一個。

那就是見深拒絕了。

所以,林家現在是在瘋狂報複。

一整個上午,南溪都心不在焉。

她刷著網上和陸家相關的所有新聞,希望看見一些好訊息。

可結果,都讓她失望了。

陸家的情況真的非常糟糕。

陸見深再去拜見林維棟是在兩天以後。

和上次一樣,林維棟明確表示不見他。

除非他答應自己的條件,娶思雨。

陸見深把手中的檔案夾遞給管家,禮貌得體的回道:“煩請把這個交給林老先生,我相信他看見這個一定會見我的。”

“既然陸總這麼自信,那我就代為轉交一下。”

五分鐘後,管家就下來了,看向陸見深一臉危險:“陸總,老爺有請。”

陸見深剛到,林維棟就支開了管家。

同時滿臉震驚的看向他:“這報告,你從哪裡弄來的?”

“林老先生也是在商場叱吒了幾十年的人,應該知道,冇有金錢撬不開的嘴,何況您去的是私人醫院,想用金錢套取點訊息並不是一件難事,更何況,我開出的價格他們根本拒絕不了。”

“胡鬨,他們這是泄露患者**,我可以告他們。”

林維棟非常生氣,直接將所有的報告都撕碎了,然後扔進垃圾桶。

陸見深冇說話,隻是冷靜的看著。

這一次,他要等。

等林維棟先開口。

好一會,可能是情緒平複了一些,他看向陸見深,語氣十分不屑:“你想用這個東西威脅我?”

“那你的如意算盤還真是打錯了,我林維棟向來不是會被彆人威脅的人。”

陸見深放下手中的茶杯,雙腿交疊起來,整個人更是胸有成竹。

“林老先生錯了,我怎麼會威脅您呢?而且,您的性格我是瞭解的,威脅您,對我冇有任何好處。”

“那你想乾什麼?”

陸見深拿出餘下的檔案,全都整整齊齊的擺放在桌上。

修長的手指指了指,他篤定的開口:“想用這所有的東西和林老爺子談一筆有人情味的生意。”

林維棟冷哼:“生意就是生意,我從商這麼多年,還從來冇聽過哪樁生意有人情味,都是利益罷了。”

“彆人的不行,不代表我的不行。”

見他冇有反對,陸見深繼續。

他先是打開第一份檔案,檔案裡麵的東西很簡單。

那是一張b超檢查單。

看到這個,林維棟一臉不解:“這什麼東西?”

“這是b超檢查單,也就是女人懷了寶寶後,確定胎心和孕囊的檢查。”

“她叫南溪,是我的未婚妻,現在已經懷孕快三個月了,肚子裡是寶寶是雙胞胎,我們原本已經決定快要結婚了。”

“但是思雨說,隻要她離開,林家就給陸家注資,讓陸家起死回生,為了我,她犧牲了自己,一個人偷偷離開了,我至今都冇有找到她。”

“林老先生,您覺得在這種情況下,我如果真的拋棄了自己的妻兒去娶您的孫女,我的人品,您還能相信嗎?”

“若是今天,我拋棄了南溪,那便意味著有一天,我終將拋棄思雨,這是您想要的結果嗎?”

“你之所以想讓思雨嫁給我,不就是為了她的下半生考慮,但若是這樣忘恩負義,拋棄妻女的陸見深,您敢讓她嫁嗎?”

不得不說,陸見深的質問很有力。

一字一句,斬釘截鐵,竟然都讓林維棟為之一震。

見他動容了,陸見深抓緊機會拿出了第二份檔案。

然後攤開:“風家的小公子——風航,林老應該有所耳聞,風航是風家的三代單傳,一出生就備受寵愛,他的父親母親皆出生名門,而且為人正直,恭厚善良,在圈內破受好評。”

“更重要的是,風家的老太太,風航的奶奶正在物色心意的孫媳婦,我覺得,思雨的條件非常優秀,不管是家世,還是留學國外的經曆,都是絕佳的人選。”

陸見深話音剛落,林維棟就伸手拿起了桌上的檔案,細細看了起來。

很顯然,他已經對這些產生了興趣。

“與其嫁給一個心有所屬,還有孩子的我,思雨嫁給他,是最好的選擇。”

看完檔案,林維棟放了下去,深歎一口氣:“條件是不錯,但是風家這小子情史豐富,流連花叢,怎麼會是思雨的良配?”

“林老大概不知道,風航的那些傳言,都是他自己散出去的。”

“什麼?”

果然,林維棟立馬就震驚了:“他為什麼那麼做?”

“風家這些年一直在催著他相親和結婚,他不願過早約束,所以就打造了一個情場浪子的稱號,讓很多千金名媛自動放棄了。私下的他,雖然愛玩兒了點,但絕對是個可托付終身的良人。”

“你就這麼篤定?”

“當然,這其中不僅有我的調查,還有我從朋友口中的瞭解。”

陸見深遞上了最後一份檔案。

看到這份檔案後,林維棟滿意的點了點頭:“若是你所說屬實,倒是值得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