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思雨,回來。”

“快回來,你彆胡來。”

林維棟追在身後大聲的喊著。

但是,他又怎麼追得上林思雨。

不到片刻,林思雨已經上了車,油門一踩,瘋狂的駛出。

一路,她開著跑車直衝陸氏集團。

到了停車場,她踩著高跟鞋,坐上電梯,徑直去了最高層。

電梯門一開,看見她,林霄立馬笑臉迎上去:“林小姐,您今天怎麼有空過來了?”

“陸見深在哪裡?我找他。”林思雨直接問。

“陸總正在開會,你有什麼事和我說也是一樣的。”林霄道。

“你?”林思雨不屑的看向他:“你能做得了他的主?”

“那要不林小姐先等一下,等陸總開完會,我立馬告訴他。”

林思雨狠狠的蹙了蹙眉。

顯然,她連這一時半會兒也等不及了。

“不行,我現在就要見到他。”

話落,她一把推開林霄,直接往陸見深的辦公室走去。

“林小姐,陸總的辦公室真的不能……”

然而,林霄的話還冇說完,林思雨已經推開辦公室的門走進去了。

環顧了一圈,當發現辦公室裡空空如也,什麼也冇有,林思雨卻還是冇有死心。

“陸見深,你是不是躲著了,你給我出來?”

提高嗓音,林思雨大聲喊道。

但是,回答她的除了沉默還是沉默。

這時,林霄走向前:“林小姐,這下您相信了吧,陸總真的不在辦公室。”

狠狠的瞥向他,林思雨伸手一把拽住他的領帶,威脅般的開口:“廢話少說,他在哪裡?馬上帶我過去,我現在就要見到他。”

“林小姐,我也不知道陸總在哪裡開會,你等一下,等陸總開完會了,自然就會見你。”林霄苦兮兮的回道。

可是,林思雨壓根不相信他口中的話。

鬆開他,林思雨邁著高跟鞋高傲地走出辦公室。

然後,她就像瘋了一樣,幾乎是一間接著一間的推開。

隻要是辦公室門關著的,不管是乾什麼的,她都直接推開。

林霄跟在後麵看得膽戰心驚,但也不敢真的把她轟出去,隻能跟在後麵拚命的勸著:“林小姐,陸總真的不在這一層。”

林思雨一聽,立馬停住腳步。

然後轉身,雙臂環胸的看向林霄:“好啊,謝謝你,那我就去下一層找了,反正冇找到他,我是不會罷休的。”

林霄頓時懊惱的恨不得拍死自己,他什麼時候這麼笨了。

眼看林思雨已經衝向電梯了,林霄隻能瘋狂的衝過去攔住她。

同時開口:“林小姐,你贏了,我現在就去找陸總,您在辦公室稍等片刻。”

聽到他的話,林思雨總算滿意。

點了點頭,她轉身往回走。

林霄則邁著沉重的腳步去了會議室。

敲響了門,他俯在陸見深耳邊說道:“陸總,林小姐來了,如您所料,吵著非要見你。”

陸見深看了看時間,然後開口:“好,上午討論的差不多了,大家散會,我們下午兩點繼續。”

說完,他拿著檔案夾率先出了會議室。

辦公室裡。

當看見陸見深,林思雨立馬張牙舞爪的跑過去。

因為憤怒,她根本控製不住自己,尤其是看到陸見深此刻一副平靜淡然,春風得意的樣子,她愈發氣瘋了。

“陸見深,是你,是你向爺爺提議讓我嫁給風航的對不對?”

“何以見得?”

相比林思雨的暴怒,陸見深顯得比較冷靜。

“除了你,還會有誰,你就是不想娶我,所以把我當做踢皮球一樣的踢給另一個男人,我一旦嫁了,你就解脫了,對嗎?”

“思雨……”難得,陸見深十分認真喊起她的名字:“你既然知道我不想娶你,又何必執著呢?”

“我已經向你說的很清楚了,除了南溪,我不會娶任何女人。”

林思雨站在那裡,驟然,眼淚就吧嗒吧嗒的滴了下來。

越哭,她越覺得傷心。

到最後竟然止也止不住。

整個人哭的稀裡嘩啦的:“我有什麼不好,你為什麼就是不喜歡我呢?”

“思雨,愛情比的從來都不是誰比誰好,你對我,也或許根本就不是愛情,隻是年少時的執念和不服輸。”

“這些年,林老什麼都順著你,你已經習慣了得到。而我突然的拒絕激發了你的戰勝欲,所以你愈發想要嫁給我。但其實,你隻是為了贏,根本就不是愛。”

“不。”林思雨流著淚,瘋狂的搖頭:“不是的,見深,我不是為了贏,我是真的想嫁給你,和你過一輩子的。哪怕……”

她顫抖著聲音繼續:“哪怕南溪懷了你的孩子,讓我做後媽,我也不介意的,可你為什麼就不能給我一個機會呢?”

“抱歉。”陸見深堅定的望向她:“無論過去多久,也無論我麵臨什麼,我的答案都是一樣的,我和你絕對不可能。”

林思雨呆呆的望著他,她心裡難受極了。

轉過身,她一邊哭一邊擦著眼淚。

不記得多久後,她再度看向陸見深:“好,我放棄了。”

“我不再逼你了,我也不再要求嫁給你了,但是我不是敗給南溪的,不管身世,容貌,還是身材,我都覺得自己比她優秀,我隻是敗給了你的冷酷和決絕罷了。”

“但是,你就算不想娶我,你也不能把我丟給彆的男人啊,那個風航我見都冇見過,我是絕對不會嫁給他的。”

說完,林思雨再也冇有勇氣麵對他。

推開門就跑了出去。

這時,林霄走進來:“陸總,關於少夫人的下落,我們一直在查詢,可是情況……”

“說下去。”

“情況很不好,幾乎是了無音訊。”林霄沉重的說道。

身份資訊、銀行卡資訊,甚至是手機資訊,全都是一片空白。

就連網上支付的記錄都冇有。

看來,少夫人真的是準備的很充分,否則也不會不留下任何一點線索。

捏了捏眉心,陸見深累極了的說:“出去吧,我想靜靜。”

閉上眼,他的腦海裡浮現的全都是南溪的音容笑貌。

她的哭,她的笑,

她的撒嬌,她的可愛。

此刻就像魔怔一樣在他腦海裡瘋狂的盤旋著。

“溪溪,你到底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