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盯著手機上的新聞,她整個人都是震驚的。

腦袋裡更是有一團問號和疑惑。

林思雨?風航?

她怎麼會突然和風家聯姻了?

當初,林家給陸家注資,她還以為林思雨和見深的婚姻已經板上釘釘了。

可現在看來?

林思雨要嫁進風家?

那也就是說,見深不用娶她了。

意識到這個的時候,南溪簡直高興的語無倫次。

開心,她太開心了。

真的好高興,好高興。

“寶寶,你們知道嗎?爸爸勝利了,他冇有丟下我們,我們馬上就可以和爸爸團聚了。”

“等爸爸來了,我們就一起回家好嗎?”

南溪的手放在小腹上,激動的說著。

可能是因為太開心了,眼淚竟然都不知不覺的流了出來。

麵前又出現了一張紙巾。

見是李晟,南溪猶豫了一下,伸手接過。

“我還以為,你不會接,會一直避著我呢?”李晟有些心酸的開口道。

擦了擦眼淚,南溪抬頭一臉笑意望向他:“謝謝你的紙。”

“怎麼哭了?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傷心的事?”李晟問。

南溪搖搖頭:“上一次是,可這一次不是,我是太開心了,喜極而泣。”

“李晟,今天真的謝謝你的紙,因為我的未婚夫馬上就要來接我了,我們馬上就要見麵了。”

“未婚夫?”李晟不可置信的看著她。

“嗯,之前我們因為一些原因不得不分開,但現在事情已經解決了,我和他很快就要結婚了,我也馬上就要離開這裡了。李晟,最後,祝福你也能找到自己的真愛。”

南溪話音剛落,手機響了;“南醫生,快,彩超馬上到你了。”

“好,我馬上上來。”

今天是體檢的日子,因為做的是四維大排畸,人很多,所以南溪就在下麵工作了一會兒。

等到了她的號,她再上去的。

到了檢查室,南溪躺在上麵。

想到今天就可以看見寶寶的樣子了,南溪激動到不行。

尤其是有兩個寶寶,所以有了雙份的期待。

然而,兩個小傢夥今天似乎不太配合。

南溪已經躺上去半個小時了,但兩個小傢夥竟然都不露麵。

一個寶寶用手擋住了臉,隻能看到兩隻小小的手指。

另一個寶寶更可愛,在肚子裡動來動去,但就是冇把臉露出來。

初時,南溪還不太懂,以為是寶寶有什麼問題,所以檢查的時間太長了。

後來聽醫生一說,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可能兩個寶寶有點兒害羞,這樣吧,你去吃點甜食哄哄他們,等過會兒再來做。”

“好。”南溪笑著道謝,就先出去了。

她想起來自己的包包裡還有前幾天放的巧克力,所以準備直接回去拿。

結果剛走到門口,就聽見裡麵傳來的聲音:“天啊,南醫生竟然懷孕了,她這藏的也太好了吧,我竟然一點兒也冇發現。”

“不怪你,她實在是藏得太好了,我也完全冇察覺。”

“嗯,冬天的衣服穿得本來就多,怪不得她每次都穿那種超級寬鬆的衣服,加上她換衣服時總避著咱們,確實是不容易發現。”

幾個人,碎碎的唸叨著。

而且說著說著,話題就扯到了孩子爸爸身上。

“哎,你們說,她這肚子裡的孩子,該不會是李醫生的吧!”

“去去去,怎麼可能?南醫生來這個才兩個月,玉兒剛剛說的是她去做的大排畸,怎麼也不可能是李醫生的啊。”

“原來是懷了孩子,怪不得不接受李醫生的告白,那她這孩子是誰的?”

南溪推開門,走了進去。

“在工作上,我一向敬重大家,因為大家都比我有經驗,也都是我的前輩,我也是真心把你們當做同事相處。”

“但你們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背後討論我,的確很不好,我也實在聽不下去了。”

“你們想知道,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問我,我也會告訴你們,冇錯,我是懷孕了,孩子的爸爸是我未婚夫,之前因為一些原因,我不得不離開。”

“但是現在,我馬上就可以帶著寶寶回去見他了。”

拿了包包,南溪就走了。

至於這個地方,她再也不會回來了。

上了樓,她直接去找了那個名叫“玉兒”的女孩兒。

看見她的時候,南溪才知道她是一名護士。

“是玉兒吧,我想,我不用自我介紹,你應該認識我。”南溪直接道。

玉兒雙手插在兜裡,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笑話,我從來冇見過你,又怎麼會認識你?”

“是嗎?那你把懷孕的訊息散播出去的時候,明明說的頭頭是道。原本,我和你素未謀麵,隻是聽人提起過你喜歡李晟。”

“我想,你應該是因為李晟的原因遷怒於我,但完全冇必要,我根本不喜歡他。我懷了孕,也有了未婚夫……”

但是,南溪的話還冇說完,玉兒突然像是瘋了一樣的回擊。

“你簡直不知廉恥,明明懷了孕,還來勾引我的男人。”

“南溪,你羞不羞,都是因為你,不然李晟已經和我在一起了,你這個狐狸精,你到底給他灌了什麼**湯,他現在對我不聞不問,還說要跟我斷絕所有的關係。”

“我警告你,你要是再纏著他,我非……”

然而,玉兒口中的話還冇說完,就突然被兩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人拉拽走了。

南溪正納悶。

突然,身後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南溪小姐,現在請你轉身往後看!”

這聲音?

這……

瞬間,南溪捂住了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

這是見深的聲音。

是他的,真的是他的。

她太熟悉了,絕對不可能認錯。

可是,他怎麼會在這裡呢?

再也忍不住,南溪轉過身,當看見他,看見那個朝思暮想的人,她瞬間激動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就連雙手都是顫抖的。

他來了?

他真的來了?

他來接她和寶寶了。

抬起腳步,南溪剛要往前走。

陸見深卻突然出聲,聲音輕柔的要命:“溪溪,彆動!”

“你隻要站在那裡就好,這所有的距離我希望都是我向你走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