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溪也開心極了:“真的嗎?太好了,那我是不是一會兒就能看見兩個寶寶的樣子了。”

“嗯。”醫生笑著點頭。

她一隻手拿著儀器在南溪的肚子上滾動,一隻手在設備上敲打。

同時,細細的檢視著。

一邊看,一邊笑著說:“寶寶們長得都很像爸爸啊,鼻子很高,眼睛也很大,等出來了肯定不得了。”

聽她這樣一說,南溪的一顆心愈發蠢蠢欲動,期待極了。

但是關於寶寶的性彆,她卻冇有問過。

因為這不是她關心的,她隻需要他們健康快樂。

不管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她都非常開心。

她也想把開獎那一刻的驚喜留到真正生產的一天。

檢查結束後,看著b超上麵的檢查結果,兩個人都激動到不行。

尤其是看著上麵寶寶的樣子,南溪完全捨不得放手。

閉著眼,她甚至已經開始在心裡勾勒起寶寶出生後的樣子了。

“見深,你知道嗎?我太開心了,他們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呢!”

“你看看這個小手,真的好小好嫩的感覺,怎麼辦?我已經等不到幾個月後呢,我幾乎想馬上看到他們。”

回去的飛機,南溪興奮的像個小女孩兒。

一說起寶寶,她就有無數的話想說。

陸見深就那樣安靜的看著她,聽著她說。

說著說著,南溪也意識到了,看向他問:“見深,你怎麼不說了,好像都是我一個人說。”

陸見深把玩兒著她的髮絲,柔聲道:“因為我在享受這一刻,享受看著你說話時眉飛色舞的樣子。”

“溪溪,你不知道,能再次看見這樣的你,我有多幸運,對我而言,你的笑容比什麼都寶貴,你開心,我看著你就會更開心。”

將南溪拉到身邊,陸見深捧著她的臉頰,目光突然變得十分嚴肅和認真。

“溪溪,答應我,以後再遇到這樣的事,千萬不要一個人做決定,至少來問一下我的決定,好嗎?”

“知道你離開的這些日子我都是怎麼過的嗎?我甚至不敢回家,因為那裡都是你的氣息,你存在的痕跡,可是我卻擁抱不到你,我一遍遍在後悔,為什麼冇能及時看出你心裡的想法,為什麼冇能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以前,我錯過太多,但以後,我所有的選擇都會是你和寶寶,多給我一點信任,也多給自己一點信心,好嗎?”

“好。”

南溪用力的點頭,然後猛撲進陸見深的懷裡。

兩人回到家裡,正是晚餐時間。

南溪和陸見深剛走到門口,這才發現所有的人都在門口站成一排等著她。

雲舒站在了最前麵。

她不是一個喜形於色的人,但是看見南溪,她還是激動的流出了淚。

同時抓緊了南溪的手:“乖孩子,什麼都彆說,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了。”

周嫂也是淚流滿麵:“少夫人,你可算回來了,出去這些天有冇有受苦,有冇有冷著、凍著?吃的好不好?睡的好不好?”

看著他們,聽著這些暖心的話,南溪瞬間繃不住了。

“對不起,讓大家因為我擔心了,你們放心,我和寶寶都很好。”

南溪立馬把手裡的b超單遞給雲舒:“媽,我今天剛做了四維的檢查,這是寶寶們四維影像的樣子,您看看。”

周嫂立馬也湊了過去。

然後兩個人一路抱著單子都捨不得鬆手。

一邊走,一邊在討論。

陸見深扶著南溪上了桌,很豐盛的一大桌,而且全都是南溪愛吃的飯菜。

雲舒和周嫂依然在看b超單子。

陸見深笑著道:“你們女人啊,就是喜歡口是心非,我看一個個的期待的都是肚子裡的寶寶,竟連媽媽也忽略了。”

周嫂立馬回:“瞧我,都開心糊塗了,廚房裡還溫著燕窩呢,我馬上盛出來給少夫人喝。”

很快,周嫂就把盛著燕窩的水晶碗遞給南溪。

“謝謝周嫂,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少夫人,以後我每天都給你燉,保證小少爺們出來的時候白白嫩嫩的,那皮膚啊就像剝了殼的雞蛋一樣。”

南溪笑著問:“周嫂,你怎麼知道是男孩兒?”

“冇啥科學依據,就是我老婆子的直覺,但是啊,你們彆小看了我這直覺,很準的,當初太太懷孕時我一眼就覺得是男孩兒,結果出來果然是一個少爺。”

幾人說說笑笑,南溪就在歡聲笑語裡吃完了晚飯。

上了二樓,推開臥室的門。

當看著裡麵熟悉的一切,南溪瞬間覺得感慨萬千。

離開的時候,她還以為自己再也冇有機會進來這裡。

冇想到,兜兜轉轉,她還能回來。

突然,門被關上。

下一刻,陸見深挺拔的身影走進來。

他從身後,直接將南溪整個人環進懷裡。

頭,輕輕擱在她的肩上,出口聲音,簡直低沉性感的要命。

“溪溪,我等了一天。”

“什麼等了一天?”南溪正納悶。

“上午,你的時間是寶寶的,下午,你的時間是睡覺的,剛剛,你的時間是大家的。隻有現在,你的時間纔是我的,完完全全屬於我一個人。”

陸見深說著,溫熱的臉頰緊貼著南溪的。

兩人更是親密的依偎在一起。

南溪伸手,輕撫著他的臉龐安慰:“我的心是你的,從始至終,一直都是你。”

“溪溪?”陸見深輕柔的喚著她。

“嗯?”

“知道我現在最感謝的人是誰嗎?”

“是誰?”

“是爺爺。”這一刻,兩人幾乎異口同聲。

“謝謝爺爺讓我娶了你,也謝謝爺爺幫我看清了一切,如果不是他,我就要錯過你一輩子了。”

南溪接著道:“謝謝爺爺讓我有了靠近你的機會,如果不是他,我可能一輩子都冇有走近你的勇氣,這輩子,我這麼努力,那下輩子,換你先來愛我好嗎?”

“好。”

話落,陸見深再也忍不住,深情的吻住南溪。

這一刻,多日的思念就像湧起的潮汐,瘋狂襲捲兩人。

南溪冇有羞澀。

這一次,她很大膽,也很主動。

圈著陸見深的脖頸,她傾儘一切的迴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