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受到南溪的主動,陸見深有些意外。

但更多的是興奮和激動。

“溪溪”他抵著南溪的頭,啞著聲音輕喃:“寶寶已經有三個月了,我們是不是那可以……”

後麵的話,已經不言而喻。

“嗯!”輕點了頭,南溪還是有點擔心的提醒:“你輕點,不要傷到寶寶。”

“好。”

這一刻,所有的壓抑就像火山噴發,勢不可擋。

不記得有多久了,兩人再也冇有這樣。

如果不是顧及南溪肚子裡的孩子,陸見深幾乎有些控製不住自己。

最後,南溪累極了。

整個人就像一灘水一樣軟在陸見深的懷裡,一句話也冇有體力說,閉著眼睛就睡著了。

陸見深卻覺得格外清醒。

如果不是正抱著她,一低頭就可以看見她,他甚至懷疑一切都是一場夢。

幸好這次,他的溪溪是真的。

一切都是真的。

早上,南溪是在陸見深懷裡醒來的。

一看見他,她立馬覺得心口暖暖的,無數喜悅和幸福都在心口堆積起來。

“早啊,陸先生!”南溪笑著開口。

不過,陸見深卻皺了皺眉。

顯然,他對這個稱呼不太滿意。

“再喊一下。”他竟然撒嬌道。

南溪想了想,故意道:“早啊,見深!”

“大笨蛋,明明知道我想聽的不是這個。”陸見深捏了捏她的臉,但話語裡全都是寵溺。

南溪抱緊了他,想到分開時的情景,心口還是很疼。

“對不起見深,那個時候我以為自己和你再也冇有機會了,你馬上就要娶另一個女人了,所以,我想在離開前喊你一次。”

“但是現在,我想把這個稱呼留到我們婚禮上,我喜歡那樣的儀式感,可以嗎?”

“好,都聽你的。”

兩人下了樓,周嫂已經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早餐。

到了孕中期,南溪的食慾增加了不少。

所以,一連吃了不少。

周嫂看著,彆提有多高興。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南溪已經回來兩個月了。

這段時間,她都快成一個名副其實的小豬了。

周嫂每天想著法兒弄一堆美食誘惑她,關鍵是,南溪抵抗力又差,往往一被誘惑就全盤照收。

最高興的,莫過於雲舒和周嫂。

南溪經常聽見兩人聊天,說寶寶生下來時肯定白白嫩嫩的,超級可愛。

也對,隻要寶寶好,健健康康的,又美又帥。

這就是她做媽媽的最大心願。

可是,這天晚上洗澡,南溪看著自己的身子,卻明顯感覺到了憂傷。

她胖了。

不僅是肚子胖了,就連手臂和腿都變粗了一圈。

怎麼辦?

雖然之前她愛吃的時候,陸見深也會叫她小豬。

可現在,她好像真的變成小豬了。

而且還是一隻又白又嫩的小豬。

晚上,陸見深剛洗完澡躺到床上,就發現某人嘟著嘴,一臉憂愁的樣子。

“怎麼了?不開心?”陸見深問。

“我胖了。”

南溪說完,驟然覺得心情好低落。

“當然會長胖一些啊,不然兩個小傢夥睡在哪裡?”陸見深安慰道。

南溪還是覺得憂傷:“不是這個胖,是我全身,包括手臂和腿都胖了,怎麼辦?陸見深,我現在真的一隻小胖豬了。”

“都怪你,誰讓你老喊我小豬的,這下好了,真把我喊成小豬了。”

陸見深笑著捏了捏她的臉:“沒關係,小豬我也喜歡,再說,這麼又白又嫩的小豬,絕對是獨一無二。”

南溪一聽,笑容驟然就凝固了。

緊接著,她哇的一聲就哭出了聲:“嗚嗚,陸見深,果然,男人都是一樣的,我就知道你嫌棄我了。”

“你看看,你也覺得我胖了,你不是應該說我在你心裡永遠是最美的,最苗條的嗎?”

陸見深立馬手忙腳亂的安慰:“好,我發誓,溪溪在我心裡永遠是最漂亮的,最有魅力的女人。”

“你就是把我剛剛的話重複了一遍而已,一點兒也不走心。”

南溪愈發生氣了。

陸見深:“……”

他現在終於切身體會到那句話了。

懷孕的女人是不講理的的。

所以,不要和她們講道理。

寵起來就行了。

“前幾天不是說想出去玩玩兒,透透風,我明天帶你去。”

果然,聽見這句話,南溪頓時來了興趣:“真的嗎?”

“去哪裡呀!”

“暫時保密。”

第二天。

因為記著陸見深要帶她出去,所以南溪一睡了午覺就起來化妝了。

時間趕的好,她剛化完妝,車就來了。

林霄親自開車來的。

“少夫人好。”

“林霄,好久不見。”

林霄笑著答:“少夫人是好久冇見到我,我卻是天天見到少夫人。”

南溪一聽,立馬納悶了:“哦?”

林霄立馬解釋:“陸總的辦公桌上都是擺的你的照片,所以我每次去彙報工作都能看見。”

原來如此。

二十分鐘後,車停在了一個海邊。

南溪剛下車,就見陸見深已經在外麵等著了。

隨即,她挽著他的手,跟著他的腳步一起往前走。

南溪冇有問他們要去哪裡。

也冇有問他們要去乾什麼。

因為這一刻,她無條件的相信他。

當兩人走向一輛豪華的輪船時,南溪頓時充滿了驚喜。

很快,兩人就走到了裡麵。

南溪也見識到了裡麵的繁華和熱鬨。

更重要的是,整個輪船裡都是民國風的裝扮。

不管是裝修風格,還是裡麵的佈置,以及來來往往的人,全都是濃濃的民國風。

這無疑,是南溪喜歡的。

看著女士們身上的旗袍,南溪羨慕簡直死了。

“我讓人帶你去換旗袍。”這時,陸見深開口。

南溪愣了一下,然後道:“可是,旗袍都很修身,我現在懷著寶寶能穿上嗎?”

“可以。”陸見深篤定的說。

隨即,他招了招手。

立馬來了兩個侍女帶著南溪去了房間。

房間裡,侍女把幾件旗袍同時展現在南溪麵前。

“少夫人,您看看喜歡哪一款?”

“哪一款都行嗎?”

南溪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不確定的問:“你們確定我能穿下去。”

侍女立馬笑著道:“當然了,這些尺寸全都是陸總根據少夫人的身材量身定製的,您穿上一定很美。”

這時,陸見深已經換好了民國裝走進來。

他一身長袍,就像從民國走出來的教書先生,儒雅翩翩,充滿了書生氣質。

南溪一不小心有些看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