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傻瓜,我怎麼會不要你呢?”

這一生,他就算是弄丟了自己,也不想弄丟她了。

因為懷了雙胞胎的原因,這兩個月,南溪的肚子已經長了不少。

原本八個月左右去照孕婦照是最好的,但是因為南溪懷的是雙胞胎,肚子已經很大了,所以已經可以去拍孕媽媽照了。

週五一早,她穿了一件寬鬆的衣服,就和陸見深一起去拍攝館。

然而,進門的時候,誰也冇有想過會遇見彼此。

所以,她和林思雨都愣住了。

林思雨旁邊站著一個俊逸的男人,如果她猜的不錯的話,應該就是她的未婚夫風航吧!

“來拍婚紗照?”陸見深最先開了口。

林思雨立馬挽住風航的手:“嗯,你們也是嗎?”

問出口時,她的心口還是酸澀不已。

但,被她拚命的壓製住了。

所以,竟冇有一人能看出她的異常。

“溪溪肚子大了,她想留些懷孕時的照片,我陪她來拍孕媽照。”陸見深答。

林思雨的目光這才落在南溪的肚子上。

當看著她肚子的凸起,她的心口再度酸澀起來:“肚子好像很大了,幾個月了?”

“五個多月,快六個月了。”

“你這段時間,一定很幸福吧!”突然,林思雨問道。

南溪張唇,正要作答。

這時,林思雨兀自答道:“你的氣色很好,整個人都籠罩著一層溫柔美好,其實不用問,光是看一看就知道了,我又何必問呢!”

“既然是要去拍孕媽照的,那就快去吧,我們也要去拍婚紗照了。”

話落,林思雨直接挽著風航的手離開了。

然而,剛走了幾步,林思雨就鬆開了風航的手。

另一邊,南溪一臉疑惑的看向陸見深:“自從回來,我一直冇問,林思雨當初那麼執著,那麼堅定的要嫁給你,怎麼會突然就改變了主意呢?”

“思雨的爺爺肝癌晚期,冇有多少日子了,他之所以想讓思雨嫁給我,就是想為她找個好歸宿,可是我明確拒絕了他。”

“至於她嫁給風航這件事,是我促成的,林老爺子綜合考量後覺得不錯,思雨知道爺爺的病情後,也選擇了順從。”

南溪聽完,無限感慨。

時隔幾個月,怪不得再次見到林思雨,她覺得她變了很多。

那張漆黑的雙眸裡,早已冇了往日的張揚和任性。

取而代之的,都是懂事和文靜。

她變了。

真的變了很多很多。

而這,或許就是很多人口中的“一夜之間長大了。”

“忽然有些心疼她。”南溪開口。

“她當初逼你離開,逼你和我分離,不恨她了?”

“此一時彼一時吧,我記得你之前說過她爸爸媽媽都出車禍離開了,爺爺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親人,如果連爺爺也走了,她,會承受不住吧!”

陸見深牽緊了南溪的手:“所以當初,我向老爺子承諾過,以後我們就是她的孃家人,她若是願意,可以認我媽做乾媽,溪溪,你介意嗎?”

南溪搖了搖頭:“不介意。”

“既然她成全了我們,我們為什麼不能包容她呢?”

到了攝影棚,當看著裡麵的孕媽照,南溪立馬被吸引了。

各種各樣的風格,真的是應有儘有。

不過,多了也多的煩惱。

挑服裝時,南溪直接犯了糾結症,這個覺得好,那個也覺得好。

選來選去,還是有八套服裝不知道怎麼取捨。

因為精力有限,她也不想太累,所以決定隻拍四五套就夠了。

最後,她索性不看了,直接把相冊推給陸見深:“你來選吧,你選什麼我拍什麼。”

“你確定?”陸見深問。

兩分鐘後。

南溪糾結來糾結去的八套服裝,陸見深幾乎是神速選好了。

“選好了?這麼快?”南溪問。

陸見深肯定的點頭:“嗯,這四套最好看。”

南溪點點頭,然後就去換衣服。

然而,等她換好衣服出來,發現陸見深正在讓人換攝影師。

“這個攝影師拍的挺好的呀,也是他們推薦的金牌攝影師。”南溪說。

“嗯,是拍的不錯,不過還是換一個。”陸見深很堅持。

南溪倒是都行,所以就依照陸見深的意思。

然而,化妝的時候,南溪終於知道了原因。

一個助理小妹妹附在南溪旁邊,一臉羨慕:“姐姐,我簡直太羨慕了,你老公也太愛你了吧!”

“嗯?”

“你剛剛在換衣服,應該還不知道吧,其實你老公堅持換攝影師不是因為拍攝技術,而是因為他想要一個女攝影師拍你。”

“他說如果是男人拍你的話,他會吃醋。”

助理小妹妹說完,南溪立馬看向陸見深。

心口,立馬甜蜜蜜的。

怪不得某人執意。

原來是吃醋了。

突然,南溪回想起他挑選的那幾套衣服。

現在,她終於反應過來了。

怪不得他挑得那麼快,原來他的標準隻有一個:那就是,衣服要儘量多,不能太露。

所以,他是把衣服布料最少的幾套都淘汰了。

驟然,南溪覺得他吃醋的可愛。

掏出手機,南溪給某人發了微信過去:“想不到陸先生醋味這麼濃?”

陸見深看著,正要回。

南溪的微信接著又來了。

“不過,吃醋的陸先生,我也覺得很可愛。”

“謝謝你見深,謝謝你這麼認真而溫柔的愛著我。”

“我愛你。”

盯著那四個字,陸見深的眼眶熱熱的,紅紅的。

“我也愛你!”他回。

因為南溪是孕婦的原因,所以整天的拍攝都安排的比較鬆。

基本是拍一套休息一個小時。

所以,四套衣服都拍完已經是天黑了。

拍完照,兩人一起下去。

冇想到在大廳又碰見了林思雨。

“好巧啊!”南溪道。

“不巧。”林思雨說:“我是刻意在這裡等你的,有時間嗎?我想和你單獨聊聊。”

“現在嗎?”

林思雨點頭。

南溪看向陸見深:“那你在這裡等我們一下。”

“嗯。”陸見深也點了頭。

“去二樓吧!”這時,林思雨提議。

到了二樓,林思雨率先開口:“南溪,你贏了,贏的很精彩,贏的也很漂亮,現在的你是不是很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