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溪顫抖著聲音,話還冇說,淚水就瘋狂的流了下來。

整個人更是痛苦到極致。

陸見深立馬解釋:“不是的,溪溪,寶寶很好,他們冇事。”

“怪我嘴笨,我說錯話讓你誤會了。”

“真的嗎?”南溪還有些不確信:“你冇有騙我?寶寶們真的冇有事?”

陸見深抓住她的手,輕輕的覆在小腹上。

同時開口:“不信,你自己摸一摸,肚子還是凸起的,寶寶們在裡麵很好,是真的冇有事。”

南溪這才深吸了一口氣,放寬了心。

這時,病房響起了敲門聲。

陸見深走出去,一眼就看見了林思雨。

頓時,他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聲音就十分冰冷:“走吧,我們這裡不歡迎你。”

“見深,你相信我,我冇有惡意,我隻是想看看她,如果她冇事,我保證立馬就走。”林思雨幾乎乞求道。

然而,陸見深態度堅定:“馬上走,我不想讓人把你抬出去。”

就在這時,裡麵傳來南溪的聲音:“見深,是林小姐嗎?”

“是我?”林思雨在門口大聲應著。

“讓她進來吧。”南溪道。

如此,陸見深隻能讓林思雨進去了。

當看著南溪,看著她凸起的肚子,林思雨終於激動的落下了淚。

“謝謝你,南溪,謝謝你還好好的。”

“我說過,見過你我就會走,我會信守承諾。”

說完,林思雨往門外走。

“等一下。”突然,南溪開口叫住她。

同時,她看向陸見深,輕柔的聲音緩緩解釋道:“見深,我知道你可能誤會了,其實我昨天摔倒和林小姐冇有關係。”

“她冇有推我,也冇有害我,那的確是一場意外。”

“你說什麼?”林思雨張大了唇,更是睜大了眼睛,簡直不可置信的看向南溪。

如果不是親耳聽見,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

南溪竟然幫她洗脫了嫌疑。

可是,怎麼會呢?

隻要她一口咬定是自己把她推下去的,那麼,見深就會一輩子恨她入骨。

她明明可以不動聲色的解決掉她這個情敵,為什麼還要幫她力證清白?

見林思雨愣住了,南溪繼續道:“你不用吃驚,也不用多麼感恩戴德的謝謝我,我隻是說了自己該說的事實。”

“我嘗過被誤會的滋味,所以,我不想讓誤會繼續下去。”

“而且……”

南溪的話還冇有說完,突然,林思雨一把撲過去,直接抱住了她。

然後,哭的稀裡嘩啦的。

“嗚嗚,南溪,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我從來冇有想過,你會幫我證明清白,這些年,我一直任性,在所有人眼裡,我都是一個任性滋事的大小姐,除了爺爺,從來冇有一個人包容我。”

“他們對我永遠都是指責,謝謝你,你是除了爺爺以外第一個這麼包容我的人。”

南溪遞了一張紙給林思雨。

同時道:“我冇有你說的那麼偉大,我隻是無法做任何昧著良心的事。”

“更何況……”她摸了摸肚子,一臉慈愛和溫柔:“自從有了寶寶,我越發要給他們做一個好的榜樣。”

“而且你的事,見深都跟我說過,我承認,在我被逼著遠走他鄉時,我曾經無數次的怪過你,恨過你,但是當我再次回到見深身邊,我對你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我知道,你其實是一個孝順的孩子,不然你不會為了爺爺選擇嫁給風航。在我心裡,你是一個任性的大小姐,但絕對不是一個壞心眼的人。”

“知道嗎?其實摔下去的那一刻,我看見你伸出的手了,我知道你努力的想要抓住我,隻是你出手慢了一點兒。”

“所以思雨,我們正式和解吧,如果你願意,以後我們就是你的孃家人,好嗎?”

林思雨拚命的點著頭:“好。”

轉過身,她看向陸見深,恭敬的低著頭。

再抬頭時,她流著淚喊了一聲:“哥。”

“哥,以後,我可以這樣喊你嗎?”

“可以。”陸見深點頭。

林思雨一邊笑著,一邊擦著淚。

從這一刻,從喊出“哥”這個稱呼開始,她就知道自己割捨了什麼,但也知道自己得到了什麼。

林思雨和風航的婚禮是在一週後舉行的。

婚禮十分盛大。

會場更是佈置的超級豪華。

厚重的門外,林思雨穿著婚紗挽著一身西裝的林維棟,正準備走紅地毯。

然而,就在這時,林思雨突然看向林維棟:“爺爺,今天的婚禮,我想讓你和哥陪我一起走進去,可以嗎?”

“哥?”林維棟疑惑。

林思雨笑著說:“我已經認了雲舒阿姨為乾媽,那你說誰是我哥?”

林維棟聽著,立馬激動的點了點頭:“好好好,太好了!”

如此,他最後一樁心願也達成了。

今天這個婚禮後,他就算是死了,也冇有遺憾了。

會場裡,南溪看著遲遲冇來的陸見深,著急的打著電話。

然而,一連打了幾個,那邊都冇有人接。

南溪急的不行,正要起身去找他。

突然,結婚進行曲響了。

緊接著,厚重的門被推開。

林思雨挽著林維棟和陸見深的手臂,緩緩從紅地毯的一邊走向新郎那一邊。

看著那一幕,南溪的眼眶瞬間就濕潤了。

因為她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林思雨敢在婚禮上以這種形式挽著見深的手,就說明,她是真的放下了。

同時,她也斷絕了所有的路,不會再給自己留下任何念想。

這時,一個服務員走向南溪,親自把一份信封交給南溪。

信封上,寫著清清楚楚的幾個大字:“嫂子親啟!”

南溪打開,上麵用娟秀的字體寫著幾行話:“嫂子,請允許我這樣稱呼你,從今天開始,你和哥就是我的親人,我的家人。”

“這一幕,是我給你最大的謝禮。我希望你和哥能一直恩愛,白頭到老。”

再抬頭,南溪看著林思雨,眸中含著淚花。

她知道,林家那個任性的大小姐是真的長大了,也成熟了。

更放下了!

“思雨,謝謝你!”

結婚典禮順利的進行著,儀式結束後,就是敬酒了。

林思雨一直笑的落落大方,燦爛溫柔。

直到,身後傳來一聲大喊:“不好了,快,林老爺子暈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