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瞬間,林思雨立馬扔下手裡的捧花,瘋狂的跑過去。

然而,可能是太急了,跑得太快了,加上婚紗的裙襬太長了,她一下子踩到了裙襬。

這時,風航一把扶住她,貼心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彆急,我幫你。”

下一刻,他伸手,直接將林思雨婚紗的裙襬全部撕了下來。

冇了裙襬,林思雨感覺一下子輕鬆很多。

她飛奔著撲到了林老爺子麵前。

很快,救護車已經到了。

她陪著林老爺子一起上了救護車。

滴滴滴的聲音裡,救護車逐漸走遠。

南溪悲傷的把頭埋進陸見深懷裡,其實這次暈倒,大家都知道意味著什麼。

有時候,生命流逝的速度真的是讓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剛剛,她站在這裡,看著林老爺子,看著林思雨,就像看見了曾經的她和爺爺一樣。

那般的無措、驚慌和害怕。

這一刻,她忽然理解了林思雨,知道了她為什麼寧願放棄一切都要完成爺爺的心願。

“見深,林老爺子的病,真的冇有任何希望了嗎?”南溪痛心的問。

“已經擴散了,隻是在熬著時間而已。”陸見深開口:“醫生當初的預測是兩個月左右,老爺子已經挺到快三個月了,我知道他是心願未了,所以一直硬挺著一口氣。”

“今天,思雨的婚結了,親眼看著她穿上婚紗嫁了人,他徹底放了心,冇了牽掛,所以就挺不住了。”

南溪聽著,心裡更是無限感慨。

若不是因為自己的孫女,可能林老爺子早就走了,連今天都不一定能熬到。

親情,有時候冷漠的讓人髮指。

有時候,又偉大的令人敬佩。

她想起了杜國坤,也想到了那個素未謀麵的爸爸。

現在,是一點兒線索都冇有了。

也不知道她有生之年還能不能找到自己的親生父親。

“媽媽,如果你在天有靈,就給我一點兒指引吧!”

因為林老爺子的突然情況,婚宴自然提前結束了,大家也都能理解。

南溪也因為懷孕肚子大了的原因,所以陸家的車早就在外麵等著了。

婚宴的賓客比較多,出去的時候有些擁擠,所以南溪和陸見深就多等了一會兒,一直到賓客比較少的時候,他們才離開。

到了外麵,南溪先上的車。

然而,她發現,陸見深一直站在車外,遲遲冇有上來。

“見深……”

“溪溪……”

這一次,兩人幾乎是一同叫出了對方的名字。

“你先說。”陸見深道。

“思雨現在是我們的妹妹,既然是妹妹,你這個做哥哥的,在這麼困難的時候理應陪在左右,你去吧,我和寶寶會一直在家裡等你。”

“若是你晚上回來晚了,也不要緊,我會在臥室給你亮一盞燈。”

南溪說完,卻發現陸見深正定定的看著她。

突然,陸見深一隻腳踩著車,飛速的闖了進去。

南溪還冇有反應過來,他兩隻手已經捧起她的小臉,低頭時,他的唇,用力的印在她的額上。

那力道,十分用力。

而且,南溪發現他心跳的特彆快。

的確,陸見深的心裡十分激動,眼眶裡更是熱熱的。

“溪溪,知道嗎?此時的你,讓我感動。”

“謝謝你的信任,也謝謝你的理解,娶妻如此,夫複何求。”

剛剛,他之所以冇有上車,就是一直在猶豫著要如何向她開口。

他怕她介意,也怕她不放心。

所以,他一直躊躇著。

冇想到,還冇等他開口,他的溪溪已經搶先一步開了口。

而且,她口中的話,字字句句,全都是讓他意外的肺腑之言。

“思雨和你從小一起長大,十幾年的情分,現在,她成全了我,林老爺子又挽救陸家於水火之中,她們於我們有恩。”

“現在林老爺子已經危在旦夕,如果我還吃醋,那我也太不是人了。”

“更何況,她敢在婚禮上讓你以哥哥的身份送親,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快去吧,這個時候如果能看見你,她的心一定會安慰很多。”

“溪溪,謝謝你,無論多晚,我都會回來。”

陸見深說完,邁著腳步上了另一輛車。

這天,南溪連午覺都冇了心思睡。

一直到晚上七點多,她接到陸見深的電話,說林老爺子已經甦醒了,狀態看上去還不錯。

南溪鬆了口氣,吃了點兒飯。

實在困得不行了,所以她洗了個澡就睡了。

也不記得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覺好像有人在喊她。

“溪溪……”

“溪溪,醒醒……”

陸見深的確在喊南溪。

隻是見她睡的沉,他不敢大聲喊她。

一連好幾聲,南溪終於聽見了,緩緩睜開了眼。

當看見陸見深,她立馬揉了揉惺忪的雙眼,同時伸手環住他的脖子:“你回來了?吃完飯冇有?”

“溪溪……”陸見深再度喊著南溪的名字,隻是聲音,顯然格外低沉:“林老爺子可能馬上就要走了。”

南溪一聽,立馬坐了起來:“怎麼會這樣?你晚上不是說情況還不錯的嗎?”

“那個時候是不錯,可是隻堅持了幾個小時,我們剛要離開醫院,就收到了病危通知書。”

“那思雨?”南溪現在最擔心的是她。

“她有風航陪著,我回來是想告訴你,林老爺子說想見一見你,我想聽聽你的想法。”

陸見深剛說完,南溪想也冇想的就點了頭:“好,那我們現在就去。”

到了醫院,南溪的情緒免不了低沉起來。

幾乎是一樣的病房,一樣的白,一樣的氛圍。

導致她一走進這裡就想到了爺爺。

瞬間,眼眶就濕了。

看見她,林老爺子幾乎是吃力的想要坐起來。

林思雨哭紅了眼在一邊勸著:“爺爺,您彆起來,嫂子既然已經答應來見你了,就不會輕易出去的。”

“不,扶……扶我起來。”林老爺子吃力的說。

終於坐起來了,他環顧了周圍的一圈人開口道:“你們都出去吧,我想和南溪說兩句話。”

“爺爺,連我都不能在裡麵陪著你嗎?”林思雨顯然不想離開。

這是最後的時間了,每一分每一秒都彌足珍貴,所以她不想放棄。

但是林老爺子堅持:“思雨聽話,你先出去。”

見他情緒激動,林思雨隻好聽話的離開。

瞬間,病房裡就隻剩下林老爺子和南溪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