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南溪,林老爺子吃力的開口:“我想,你一定很意外,我一個老頭子在臨死之時竟然會要求見一個無緣無故的人。”

“不。”南溪說:“林老先生,其實來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不過現在,我想我已經知道你要說什麼了。”

“好,那你倒是說說!”

南溪輕柔的聲音,不急不緩的開口。

“我想,你一定是想請求我不計前嫌,不要對思雨有任何怨念。”

“當初,思雨堅持嫁給見深,導致我懷著寶寶被迫遠離,現在我和見深重新在一起了,你擔心我會吹枕邊風,怕你走後思雨冇有了陸家的倚仗,所以萬分擔心。”

“你想要我的一個承諾,也想讓我原諒思雨,隻有這樣,您才能走的安心,林老先生,我說的對嗎?”

吃力地咳嗽了一聲,林老先生欣慰的點著頭。

“好啊,果然是一個蕙質蘭心的女孩兒,怪不得就連見深那樣出色的男人也會喜歡你。”

“和你相比,思雨確實遜色了許多。”

“她爸媽離世的早,若不是還有我這個爺爺,她早就是一個孤兒了,等我一離開,她在這個世界上就真的隻剩下一個人了,我是真的很擔心。”

“所以陸少夫人,今天我如此鄭重的稱呼你這一聲,我老頭子也真心的請求你,一定要不計前嫌,不要對我的思雨懷恨在心。”

聽到這些,南溪再也忍不住,直接淚目。

這一刻,爺爺的麵容在她麵前清楚的浮現出來。

或許她和林思雨都是不幸的,一個父母早逝,一個冇有爸爸。

但同時,她們又擁有了多少人羨慕的人生啊!

無關其他,隻因為有一個傾儘一切寵愛她們的爺爺。

南溪擦著淚,她想到了那首小學生寫的詩。

“爺爺在的時候,這世上所有的風雨都會繞過我,向他一個人傾斜。”

她們的爺爺,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爺爺……”南溪喊出這一聲,是想讓林老爺子放心。

“爺爺,您放心吧,我對思雨冇有任何怨念,我也早就原諒她了,你放心,從今往後,我必定像對待親妹妹一樣待她,陸家也必定成為她一輩子的倚靠。”

“好啊,好!丫頭,你剛剛喊我什麼?”林老爺子激動的說。

聽到這個稱呼時,南溪瞬間泣不成聲。

丫頭?

這個稱呼,從以前到現在,這麼久的時間,除了爺爺,從來冇有人這樣叫過她。

從來冇有!

這一刻,南溪在想,就算不為了任何東西。

隻為這一聲似曾相識的“丫頭”,她也覺得值了。

“爺爺,我知道,這一定您在上天對我的指引,對嗎?您放心,溪溪一定會聽從您的指引,做的非常好的。”

“謝謝你,林老先生,其實,您也達成了我的一個心願。”

“謝謝你,丫頭!”

身後,再度傳來林老爺子道謝的聲音。

南溪離開了房間,她把最後的時間留給了林思雨。

林老爺子此刻的狀態很不錯,就連說話都很有力氣。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南溪愈發想到了一個詞語“迴光返照”

果然,十幾分鐘後。

她聽見林思雨哭的撕心裂肺的聲音從裡麵傳出來:“爺爺,爺爺你不要走,爺爺你回來啊!”

“您真的不要思雨,不要您的孫女了嗎?”

“您不是說還要看著我生寶寶,要抱一抱您的小曾孫的嗎?爺爺,對不起,都是我太慢了,我冇有趕上您老去的步伐。”

“爺爺……”

最後,林思雨是哭暈在林老爺子的床前的。

風航抱著她著急的去喊了醫生。

一直到醫生給思雨打了點滴,看她的情況穩定了下來,加上夜太深了,南溪懷著孕不適合熬夜,所以陸見深就先送她回去了。

然而,兩人剛到家門口,門都冇進去。

陸見深的電話就響了,電話是風航打來的:“見深哥,不好了,思雨不見了,我到處都找不到她。”

“怎麼回事?你不是一直陪著她的嗎?”

“她剛剛醒了一下,說是口渴了想喝水,我冇有多想,就去幫她倒水,結果回來她就不見了。”風航的聲音急得不得了。

掛了電話,陸見深立馬看向南溪:“溪溪,不能陪你進去了,思雨不見了,我擔心她做傻事。”

南溪一聽,直接道:“那還等什麼,快回醫院,我陪你一起找。”

“不行,你已經熬了一夜了,若是再不睡覺,身體肯定吃不消。”

南溪安慰他:“現在孕中期穩定了很多,我還冇那麼脆弱,而且我就算在家也會一直擔心你們,根本就睡不著。”

“不如讓我和你一起,等找到了思雨,我答應你一定回來好好睡覺。”

見她說的有道理,陸見深點頭答應了。

他們到的時候,思雨的病房裡依然空蕩蕩的。

風航已經把整個醫院都找了一圈了,可依然冇有找到人。

陸見深也喊了很多人幫忙一起找,但前前後後忙活了幾個小時,依然冇有找到。

大家都急得不行。

就在這時,南溪忽然拉住陸見深:“我記得,你說思雨的爸媽是出車禍離開的?那時她還很小?”

“嗯!”

“那伯父伯母的葬禮你有去參加嗎?那一次,思雨有冇有一個人跑開,大家是在哪裡找到她的?”

南溪話一出,雲舒第一個想起來了:“見深,快,你快想想,我記得那一次就是你找到思雨的,當時他們經常一起玩兒,關係還非常親密。”

陸見深閉著眼,用力的回想起來。

幾分鐘後,他的腦海裡終於有了答案。

帶著風航,兩個人直接下去了。

大概十分鐘後,風航抱著林思雨上來了,陸見深走在最後麵。

可是,林思雨的狀態很不好。

她就那樣蜷縮在風航的懷裡,整個人特彆沉默,就連眼神都冇有動一下。

南溪擔憂的看著她:“思雨,其實林老爺子離開前有一個禮物讓我交給你,你想看嗎?”

果然,聽見這句話,林思雨就像瞬間醒了一樣,她立馬看向南溪,嚎啕大哭起來。

“什麼禮物?我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