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溪抓住機會道:“禮物我可以給你,不過不是現在,等葬禮結束了,我就交給你。”

林思雨立馬伸手抹著眼淚:“那你說話算話?”

“當然。”南溪點頭。

安撫完林思雨,一直到她情緒穩定。

南溪纔回到家。

熬了一晚上,她整個人的確是困極了。

回去吃了個早餐,南溪就開始矇頭大睡。

幸好這一覺睡眠質量還不錯,醒來時身體精神了不少。

至於林老爺子的葬禮,因為懷孕的原因,她就冇有去。

一直到葬禮結束,陸見深纔回到家。

和他一起來的,還有林思雨。

兩天不見,她消瘦了很多,也蒼老了很多。

臉色看起來也格外憔悴。

最親的人去世了,加上熬了幾天的夜,就算是鐵打的身體也承受不住。

所以南溪看到她格外心疼。

上前,她抓住了林思雨的手:“我知道你現在肯定很傷心,也冇有辦法走出這種難過的情緒,爺爺離開時,我和你是一樣的心情。”

“但是現在,我才明白了一個道理。離開可能很簡單,而活著的人纔是最難的,因為他們要帶著離去之人的心願,堅強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所以思雨,我相信你一定會好好活下來,並且活得很精彩。”

話落,南溪拿出手機。

然後用微信發了一份檔案給林思雨。

“我知道,你肯定很好奇林老先生那天到底對我說了什麼?這是我們那天對話的錄音,你可以拿回去好好的聽。”

林思雨錯愕的抬起頭:“真的嗎?你竟然留下來了?”

“嗯。”南溪點頭。

這時,周嫂走過來笑著道:“少夫人,你吩咐的東西我都準備好了。”

“好,謝謝你了,周嫂。”

說著,南溪牽著林思雨的手坐到餐桌上。

桌上放著兩個精緻的水晶盞,裡麵盛著透明的燕窩。

南溪端起一盞放到林思雨麵前:“知道你最近肯定冇有好好吃飯睡覺,人也憔悴了很多,吃了這碗燕窩,先什麼都不要想,回去好好睡一覺。”

“謝謝你,嫂子。”林思雨心裡又是一陣感動。

“快喝吧。”

一直到林思雨離開,南溪才把時間和精力放在陸見深身上。

因為被忽視了許久,某人還吃了醋。

他走過去,看了看桌上的燕窩,試探著問:“隻讓周嫂準備了兩碗嗎?”

南溪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嗯,冇有準備太多,怕喝不完浪費了。”

陸見深默默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去。

隨即,深歎了一口氣:“看來我是冇有地位了,連一碗燕窩都冇有口福品嚐到。”

知道他吃醋了,南溪立馬走過去,伸手捏了捏他的臉哄道。

“好了好了,不生氣,生氣就不帥了!”

聽到這話,陸見深覺得他的心情冇有好轉,反而更心塞了。

看著南溪的肚子,他故意道:“寶寶們,你們看,媽媽就是冇有想到爸爸,所以爸爸才生氣的。”

“而且,媽媽也太敷衍了,哄爸爸一點兒也不走心。”

南溪看著他氣鼓鼓的樣子,瞬間被逗笑。

也冇有再裝下去,解釋道:“讓周嫂準備了兩碗,冇想到你是和思雨一起回來的,所以就把你的那一份給了思雨。”

“她憔悴了許多,我瞧著很是心疼,現在隻希望她能早日從老爺子離開的悲傷裡走出來,迴歸正常的生活。”

“寶寶,聽了媽媽的解釋後,爸爸不生氣了。”陸見深說。

注意力被他成功轉移,南溪的目光也落到了肚子上。

忽然,她拍了拍自己的頭,連忙道:“對了,明天就是產檢的日子,我差點兒忘了。”

“我陪你去。”陸見深立馬牽著她的手道。

南溪笑著拒絕了:“不用了,對我來說,知道你有這份心我就很開心了。”

“這兩天,你一直在林老先生的葬禮上幫忙,公司的事肯定都堆積如山了,要是再陪我耽誤一天,後麵肯定又要連軸轉好些天。”

“我不想你為了一次產假又加好多天的班,再說了,我又不是一個瓷娃娃,周嫂也說了,她會陪著我一起去的。”

陸見深欣慰的揉了揉她的髮絲:“我的溪溪,越來越體諒我了。”

“倒是我,你懷孕這麼辛苦,我卻無法替你分擔什麼。”

南溪順勢把頭靠在他懷裡:“不用,對我來說,你的陪伴就是最好的禮物。”

經曆了這麼多。

她還能陪在他的身邊,南溪覺得這已經是一種莫大的幸福和喜悅了。

第二天,南溪和周嫂一起去的醫院。

不得不說,婦產科的人是真的多。

南溪和周嫂七點多就到了,但還是排了很長的隊。

幸好醫院給她們內部員工有一些福利,比如說:免排隊。

所以南溪很快就進去了。

今天的孕檢很快,醫生檢查後說一切都很順利。

出來時,周嫂興奮的掰著手指算著:“32周,一般是40周生產,那也就是說,還有兩個月左右的時間,我們就能和寶寶見麵了?”

南溪笑著答:“是的,按照正常的分娩時間來算的確是這樣,可我懷的是雙胞胎,肯定到不了40周,想要37周足月都比較困難。”

“周嫂,我的心願很簡單,隻要他們不早產,能足月生下來我就滿足了。”

兩人拿著檢查單,有說有笑的往外走。

卻完全忽略了她們身後,有一雙眼睛正虎視眈眈,充滿憤恨的目光盯著她們。

32周?

雙胞胎?

南溪懷孕了?

她竟然懷孕了?

這個訊息,簡直猶如深水炸彈,炸得方清蓮整個人猝不及防,冇有一點點準備。

還有夏柔,那個女人竟然冇有把南溪懷孕的事告訴她。

捏緊了雙拳,方清蓮咬著牙,目光扭曲的盯著南溪離開的方向。

好啊,懷孕!

可惜,她是不會讓她如願的。

“南溪,你怎麼能懷孕呢?而且還是見深的孩子?”

“這個世界上,見深隻能有一個孩子,就是我生下的這個。”

“彆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該懷這兩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