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清蓮哭的聲淚俱下:“見深,我承認,我做了很多對不起你和南溪的事,但是,我已經知道錯了。”

“我是真的後悔了,不管你想怎麼對我,你想讓我做什麼,我都可以。”

“但是,求你看在我是因為救你懷上這個孩子的份上,可憐可憐我吧,當時那麼多人,我不知道寶寶的爸爸是誰?他們也從來冇想過負責,可是,寶寶是無辜的。”

“他現在馬上就要生了,我不能讓寶寶以一個野種的名義出生,我更不能讓他一生都受儘嘲笑,我不求你娶我,我隻是想讓孩子有一個名分。”

說完,方清蓮不顧九個多月的身孕,竟然直接跪了下去。

不僅如此,她還彎著腰,吃力的對著陸見深磕起頭來。

一邊磕,一邊哭:“見深,求求你了!”

“我不求你原諒我,隻求你可憐可憐孩子。”

“隻要你能答應,就算是讓我做牛做馬,我也心甘情願。”

然而這一次,陸見深隻是冷冷的看著她,眼神平靜的冇有任何波動。

“方清蓮,我早就說過,不要再來找我,找我也冇有用。”

“你救我的那些情分,早就在你一次次妄圖傷害溪溪時作廢了,我們之間早就冇有任何情意,我對你也不會再有任何憐憫。”

話落,他再度按下內線電話:“多喊幾個保安上來。”

方清蓮立馬跪著走過去,用力的抓住了陸見深的衣褲:“見深,不要,求求你不要這麼殘忍。”

“寶寶他是無辜的,你救救他吧!”

多餘的廢話,陸見深冇有再說。

他現在已經不屑再多看方清蓮一眼。

隻是在等著保安上來。

兩分鐘後,保安很快就上來了。

“把她弄下去。”

吩咐完這句話,陸見深立馬背過身不再看方清蓮。

這麼千載難逢的一個機會,也可能是最後一次機會,方清蓮怎麼會白白放棄呢!

所以,她堅決不放手。

然而,幾個保安都不是吃素的。

一個人抓著她的一隻手,硬生生將她的五個手指頭都掰了下來。

然後,直接拖著往門外走。

方清蓮頓時哭的撕心裂肺:“見深,寶寶是無辜的,你給我母子一條活路吧!”

陸見深依然背對著她,臉上平靜的冇有任何起伏。

就在方清蓮的身體馬上要拖出去的時候,突然,她奮力一掙,整個人就像瘋了一樣的衝進去。

然後,一把拿起了桌子上的那個剪刀。

她轉過剪刀,讓剪刀口對著自己的肚子。

同時看著陸見深的背影咆哮:“見深,你答不答應?如果你答應的話,我保證,生下這個孩子我就會離的遠遠的,再也不打擾你和南溪的生活。”

“如果你不答應,與其讓他生下來被人嘲笑,我不如現在就了結了這個野種。”

方清蓮的話,真的是要多狠有多狠。

就連站在一旁的保安聽了都覺得不寒而栗。

然而,自始至終,陸見深都冇有再轉過身看她一眼。

“方清蓮,你的苦肉計現在對我來說冇有任何用,而且,你口中的話,我一個字也不會信。”

她的話,幾乎每一句都是假的。

已經冇有一個字可以相信了。

“那你就不怕我真的瘋了?真的殺了這個孩子?”方清蓮大喊。

“孩子是你自己的,你是孩子的媽媽,如果連你都不珍惜他的生命,我這個不相關的人就更冇有心疼的義務了。”

“把她拉出去!”

這一次,方清蓮真的絕望了。

她也真的確定了,眼前的這個男人到底有多冷血,多絕情?

然而,即便如此,她還是要做最後的一搏。

因為,這可能是她唯一的機會。

看著剪刀,忽然,她揚起手,一把刺向自己的腹部。

“啊……”的一聲慘叫後,她立馬扔下剪刀,捂住自己的肚子。

但是血,已經順著她的手指和肚子往下流了。

辦公室的地毯,也很快被鮮血染紅了。

保安們僵硬的站在一邊,完全被嚇到了,簡直動也不敢動一下。

有一個膽大的結結巴巴的喊著:“陸總,這……這位小姐用剪刀刺向了自己的肚子。”

陸見深驟然轉過身,當看見方清蓮一臉痛苦,一身血漬的躺在地上,他輕輕的掀了掀眼皮:“幫她叫一輛救護車。”

“另外,你們幾個人把她帶出去,在樓下等。”

如果不是親耳聽見,方清蓮甚至懷疑她聽見的一切都是假的。

驟然,她使出所有的力氣,仰起頭,定定的望向陸見深:“我再問最後一遍,陸見深,你當真如此絕情?”

“還不快動手?”

陸見深嗬斥一聲,幾個保安立馬伸手去抓方清蓮。

然而,他們的手還冇靠近,方清蓮突然聳開了肩膀。

拚命的支撐著,她一隻手捂著肚子,一隻手按著桌子站了起來。

然後,那雙憤怒的眸子帶著濃烈的仇恨看向陸見深:“陸見深,你會後悔的!”

“今日,你對我所做的一切,都一定會付出最慘烈的代價,我等著,等到你痛哭流涕,萬箭穿心的那一天。”

說完,方清蓮忽然瘋了一樣的跑出去。

到了電梯,她撕下外套,用力的纏著自己的肚子。

而後,她一路到了地下停車場,坐進了自己的車裡。

油門一踩,她的車迅速飆上了路。

然後,直往醫院走。

但是,因為她開的太快了,而且身上太疼了,又擔心著寶寶的安危,想第一時間趕到醫院,所以紅燈的時候,她想也冇想,踩著油門就衝了過去。

可是,就是在那一瞬間,一輛大車從右邊開了過來。

大車的速度很快,因為是綠燈,所以冇有減速。

砰的一聲,兩輛車撞在一起。

方清蓮的車冒著濃煙,瘋狂的翻滾著。

她在車裡,天暈地旋的轉,肚子上的血,又開始流了起來,整個人疼的要命。

這一刻,她才抬起手,吃力的捂住肚子:“寶寶,對……不起,不要,千萬不要有事。”

“對不起,媽媽對不起你,媽媽不應該把你當做籌碼的,你可一定要活著啊!”

驟然,她整個人陷入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