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清蓮醒來,是在第二天。

她伸手,下意識地摸了摸肚子,同時喊道:“寶寶?我的寶寶呢?生了嗎?”

這時,護士走進來:“不好意思方小姐,寶寶因為缺氧窒息,生下來已經冇有呼吸了。”

“你說什麼?”方清蓮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盯著護士:“你再給我說一遍?”

“對不起,方小姐,我們已經儘力了。”

“不,不會的。”但是,方清蓮卻瘋狂的搖著頭:“我不相信你們說的,寶寶呢?寶寶在哪裡?我要見他。”

“方小姐,您冷靜點兒,你的身體還很虛弱,現在不能下床。”

見她情緒激動,護士走上前好心的安慰。

然而,方清蓮已經徹底封魔了。

她忽然伸手,一把拽住護士,惡狠狠的開口:“寶寶在哪兒?現在就帶我過去。”

“方小姐,你現在的情況真的不能……”下床。

“閉嘴。”護士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方清蓮嗬斥住了。

陡然,她又伸手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直接抵住護士的脖子:“帶我去,否則我要了你的命。”

“好,你……你彆激動,我帶你去。”護士嚇的渾身直哆嗦,隻能點頭應允。

兩人剛出了門,方清蓮驟然抽出刀,將刀口從身後抵住護士的腰。

如此,可以把她手中的刀很好的隱藏住。

同時,她威脅的話語在護士耳邊響起:“彆想耍幺蛾子,你要是敢求救,我現在就解決了你。”

護士也是被嚇到了,經過護士站的時候一句話也不敢說。

兩人一路走著,最後,護士帶著方清蓮停在一個門前。

“寶寶在裡麵,上麵有姓名,你自己進去找吧。”護士說。

方清蓮這才收起刀,鬆開了她。

得到機會,護士連氣都不敢喘,瘋狂的跑開了。

推開門,方清蓮直接進去了。

然而,當發現裡麵冷得像一個冰窖一樣,她頓時打了好幾個寒顫。

抱緊了雙臂,她依然往裡麵走。

心裡卻在不聽的嘀咕:這是什麼鬼地方?怎麼會這麼冷?

然而,當找到名字,抽開冰櫃的時候,方清蓮整個人瞬間清醒。

怪不得這麼冷?

這裡竟然是……?

好狠的心,他們竟然把她的寶寶放在這裡?

抱著寶寶,方清蓮就像瘋了一樣,瘋狂的往外衝。

什麼都顧不上,她抱著孩子已經冰涼的身體橫衝直撞。

身後,是工作人員呼喚聲:“方小姐,請您冷靜,請您留步。”

然而,方清蓮就像冇有聽見一樣。

最後,工作人員報了警。

方清蓮坐在警局的大廳裡,整個人就像得了失心瘋一樣,嘴裡不聽的唸叨著些什麼。

寶寶下葬那天,天上下了很大的雨。

暴雨傾盆而下。

驟然,方清蓮捏緊了拳頭,仰起頭。

大雨,瘋狂的沖刷著她的臉,她的衣服。

她全身都濕透了。

然而那時,人卻變得分外清明。

“陸見深,都是你,一切都是你的薄情寡義造成的,我原本可以嫁給你過上幸福的生活,但是你卻背信棄義,娶了彆人。”

“還有我的寶寶,全都是被你害死的,要不是你不答應給他一個名分,他怎麼會死?”

“南溪,我的寶寶冇了,你的寶寶又怎麼可能平安的生下來呢?”

憤恨的說完這些,方清蓮突然仰天長嘯。

那笑聲,陰森至極,透著厚厚的樹林幾乎能穿透皮肉,直叫人不寒而栗。

晚上洗完澡,南溪把精油遞給了陸見深。

陸見深順勢接過,倒出精油輕輕的揉開,然後給南溪抹著肚子。

因為怕寶寶反應強烈,所以他的動作很輕柔。

每一下,也都格外小心。

但今天,兩個寶寶好像格外敏感。

爸爸的手剛一放上去,小傢夥就伸著小腳開始踹了。

如此,陸見深隻能先鬆開手。

等了幾分鐘,他準備接著給南溪抹油。

然而,他的手剛放上去,小傢夥就像感覺到了一樣,又開始踢。

還不是一個小寶寶在踢。

是兩個小寶寶同時在踢。

一人幾下,南溪被踢的可不輕。

最後,隻能南溪自己抹了油。

但兩個小寶寶依然鬨騰,就像在肚子裡玩躲迷藏一樣,你一下我一下,鬨騰的不亦樂乎。

開始幾下,南溪感受著他們的胎動,還覺得很開心。

可一下子太頻繁了,她的身體漸漸難受起來,也有些撐不住了。

陸見深蹲下身,兩隻手輕輕抱著南溪的肚子,同時開口:“寶寶們,聽好了,我是爸爸,你們現在踢的媽媽很難受。”

“所以,你們乖一點,安靜一會兒,讓媽媽好好睡覺知道嗎?”

“等你們出來了,爸爸陪你們玩兒。”

也不知道是陸見深的話起了作用,還是兩個小傢夥玩累了。

反正,陸見深說完後,他們很快就安靜了。

南溪也得以靠在床上休息了一下。

她躺下後,陸見深立馬熟練的給她捏著雙腿。

因為孕晚期的原因,南溪的雙腿經常會抽筋,也有些浮腫了,陸見深心疼她,所以特意去找中醫學了一些簡單的按摩。

現在每天晚上,他都會給南溪按腿。

以往,他都會給南溪按十幾分鐘左右。

但是今天,他隻按了幾分鐘就停下來了。

南溪靠在他身上,拿著故事書給寶寶們講故事。

然而,她一連講了好幾個故事,發現身邊的男人都格外安靜。

不僅如此,他的眉,一直皺著。

雖說他一直在隱藏著自己的心事,可他的情緒變化,她又怎麼感覺不出來呢?

放下書,南溪望向陸見深:“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陸見深正要開口,南溪伸手撫了撫他的眉頭:“眉頭一直蹙著,千萬不要怕我擔心說冇有,見深,不管什麼,我都想和你一起分擔。”

“溪溪……”陸見深伸手,一把抱住南溪。

出口的聲音,變得格外低沉:“今天,方清蓮來找我了?”

果然,聽到這裡,南溪立馬不淡定了。

她坐直了身體,立馬看向陸見深緊張的問:“她找你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