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寶寶就像聽懂了南溪的話一樣,立馬閉上小嘴巴,睜著大大的眼睛,乖乖地躺在床上,不哭也不鬨了。

南溪看著懷裡的一個寶寶,再看著床上的一個寶寶,心都要萌化了。

說實話,當醫生說是兩個男孩子時,她是非常意外的。

因為她心裡一直以為會是龍鳳胎,一個兒子,一個女兒。

這樣就能兒女雙全了。

可是,知道是兩個男孩兒時,她心裡還是很快接受了。

都是她的寶寶,也都是老天賜予她的幸運,她當然都喜歡。

至於寶寶的名字,因為陸家取名有些講究,會根據寶寶出生的時辰來取名,所以冇有提前取。

而現在,她想等見深醒來,把寶寶的名字交給他來取。

喂完弟弟,南溪交給阿姨拍了下嗝。

然後抱起哥哥開始餵奶。

一有了奶喝,哥哥特彆開心,連忙對著南溪笑了一個。

這時,弟弟卻不乾了。

就像是吃醋了一樣,他躺在阿姨的懷裡,啊嗚啊嗚的哭了起來。

睜的還不太大的眼睛一個勁的看著南溪,那個模樣,就像是在求抱抱。

親自帶了兩個寶寶十來天,南溪是真的體會到了大家說的,雙胞胎性格差異很大。

的確,哥哥總是很紳士,特彆的乖巧聽話。

很多時候,他隻要看一眼南溪,或者聽見了南溪的聲音,就會會心一笑,十分安靜。

妥妥的天使寶寶一枚。

相比之下,弟弟就調皮多了。

弟弟的睡覺時間少,而且很容易被吵醒。

一旦哭了,總要南溪抱著輕輕的哼著歌,又是哄又是唱的,纔會重新睡著。

但相比之下,也比其他寶寶乖多了。

隻要睡著了,南溪就可以放在床上輕鬆一下。

不需要時時刻刻抱著,也不會出現一放在床上就醒的現象。

所以關於兩個寶寶,南溪心裡真的是特彆安慰。

不管是哥哥還是弟弟,都是老天爺賜給她的天使寶寶。

這幾天,陸見深一直在重症監護室裡。

南溪也在家坐月子。

但是,她每天都會問周羨南,陸見深的情況。

可得到的答案都是:還在昏迷中,尚未脫離危險。

這一等,就是整整一週。

雖然知道陸見深還在重症監護室裡,有醫生和護士的專業照顧,她就算去了,也未必會幫到什麼忙。

但是,她還是想去看看。

哪怕不能靠近他,隻能遠遠的瞧上一眼,她心裡也安心。

晚上,周羨南過來。

南溪已經換好了衣服,正要開口和他說去醫院的事。

結果,周羨南先一步開了口:“溪溪,恭喜你!”

可以看出,說這句話時,周羨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更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放鬆和釋然。

“陸見深醒了,已經轉到普通病房了,醫生說,他已經度過了危險期,如果恢複的好,很快就能出院。”

“真好,我可以把你和寶寶,平平安安,如願以償的交給他了。”

南溪聽到這話時,眼眶已經泛起了激動的淚花。

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好一會兒,她拚命的點著頭:“謝謝你,羨南,謝謝你帶給我這個天大的好訊息。”

雖然不捨,知道這個自己愛著女人將會徹底的,永遠的離開自己身邊。

可是看著她臉上激動的,幸福的笑容。

這一刻,周羨南還是覺得十分欣慰。

姐姐說的很對,靠隱瞞欺騙得來的陪伴與守護,從來都不是愛情。

與其要一份擔驚受怕,患得患失的愛情,不如要一份真摯相守,互相信任的友誼。

很多時候,好的友誼,也是一輩子。

伸手,周羨南寬大的手掌揉了揉南溪柔順的髮絲:“知道你已經迫不及待了,快去換衣服,我帶你去醫院見他。”

南溪剛要說“好。”

這時,阿姨急匆匆的衝下來:“南溪小姐,寶寶醒了,幾個小時冇吃了,正哭著要吃奶。”

“好。”南溪點頭。

同時看向周羨南:“要給兩個寶寶餵奶,他們都不吃奶瓶,可能你要多等我一會兒了,等我先把兩個寶寶喂好。”

“嗯,不急,我在下麵等你。”

南溪上了樓,周羨南就那樣目送著她的背影,一點一點的遠離。

這個房子,是他個人的一個私墅。

因為工作的原因,很少來住,但姐姐一直有派人定期打掃,所以裡麵一直很乾淨。

南溪和寶寶從醫院離開後,他就把他們安排在了這裡。

彆墅有兩層,南溪和寶寶住在二樓。

雖然,他完全有理由住下來。

但為了讓她心裡冇有負擔,周羨南從來冇有在這裡過夜。

偶爾工作忙了,她會在書房裡辦會兒公。

但不管多晚,多累,他都會離開這裡,回到自己的住處休息。

以前,他從未覺得這座私墅有什麼不同。

可現在,因為有了她的身影和氣息,他覺得這裡立馬就變得不一樣了。

雖然隻有短短的十天,可是,這房子裡的每一處,客廳,廚房,臥室……

好像所有的地方都有了她的痕跡和氣息。

閉上眼,他甚至能看見她穿梭在這個房間裡嬌小玲瓏的身影,是那麼清晰,那麼熟悉。

“溪溪,終究是,我太晚遇見了。”

“知道嗎?如果真有下輩子,我想第一個遇見你,最好在你呱呱墜地時,我就認識你了。”

那麼,他一定會牢牢的守著她。

不會讓任何男人奪走了。

至於今生,註定無緣了。

等了十幾分鐘,兩個寶寶先後喝了奶,睡著了。

南溪俯身親了親兩個小寶寶的臉蛋,心裡一片溫柔。

“寶寶,你們乖乖的,在家好好睡覺哦!爸爸醒了,媽媽要去看爸爸了!”

“等爸爸身體恢複好了,一定第一時間來見你們,然後接我們回家。”

出發前,南溪特意給兩個寶寶拍了幾張帥帥的照片。

就想著一會到醫院了,給見深先看看圖片,解一解思念。

拍照時,又仔細的凝望著兩個寶寶,南溪越來越覺得這兩個小傢夥長的像陸見深。

尤其是兩人的眉毛和眼睛,還有鼻子,簡直就像和陸見深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收拾完一切,南溪下樓:“羨南,我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