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知道自己不是他的溪溪,但小爽還是用力的點了點頭:“好,我一定為你留下長髮。”

“好。”

點頭,陸見深被身邊的人扶著離開了。

而林霄,同樣把一匝錢放在桌子上,然後看向小爽:“這是今年的報酬。”

接著,又是一年。

然後,是第三年,第四年。

直到第五年。

這一年,陸見深像往昔一樣敲響了門。

所有的習慣都和以前一模一樣。

燈光朦朧裡,他喝著酒,看著她那張幾乎一模一樣的麵容。

隨著酒喝的越來越多,他的目光也變得越來越溫柔,越來越深情。

不同的是,這一次,最後一口酒喝完時,他冇有醉得趴在桌子上。

反而起身,搖搖晃晃的走到了小爽的身邊。

“溪溪,你回來了?”

“我冇有看錯對不對,真的是你,其實你一直都在騙我,你根本就冇有離開我對嗎?”

“溪溪,你瘦了,也不愛笑了,見到我不開心嗎?笑一笑好嗎?”

陸見深幾乎癡戀般的看著“南溪”。

或許是酒精的原因,這一刻,他是真的完全把對麵的人當做了南溪。

這在以往,是從來冇有過的現象。

更靠近了一些,陸見深看著“南溪”,忽然流著淚,顫抖的伸出雙手。

他想好好看一看他的溪溪。

摸摸她的臉龐,看看她的眉眼,聞聞她身上的味道。

那雙手,離小爽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很快,就隻有幾厘米了。

眼看著,陸見深的雙手立馬就捧上去了。

然而,就在那一刻,他渾身一個激靈,整個人就像是驟然清醒了一樣。

不,不是的。

眼前的這個人隻是長得像溪溪罷了。

根本就不是他的溪溪。

他怎麼能去抱其他的女人呢?

“陸見深,你真該死!”

心裡狠狠地罵了自己一頓,陸見深立馬縮回自己的雙手。

但是,小爽已經搶先一步抓住了陸見深的雙手。

同時,用一雙情意綿綿的雙眸溫柔的望向陸見深:“見深,我是溪溪,我就是你的溪溪啊!”

“我回來了!”

“以後都讓我陪著你,我再也不離開了,好嗎?”

但是,陸見深已經清醒了,又怎麼會被迷惑呢!

一把抽回自己的雙手,他立馬起身往門外走。

但這時,小爽突然追了上去。

“見深……”她深情的呼喚著。

就在陸見深的雙手抓住門把手,馬上就要離開之時,她立馬伸出雙手,從身後緊緊的抱住陸見深的腰身。

“放開。”陸見深冰冷的聲音幾乎冇有一點感情的開口。

“不,見深,讓我抱抱你好嗎?我喜歡你,我真的好喜歡你。”

“隻要你願意,我就是你的溪溪,你的妻子,你想讓我變成什麼樣,我就變成什麼樣?我可以為了你而活,變成一個和她一模一樣的人,你接受我好嗎?”

“我不求你愛我,隻要能讓我陪著你我就滿足了。”

小爽流著淚說。

但,陸見深已經冇有任何耐心了。

伸手,他一把拽開小爽的手。

整個過程,冇有任何憐香惜玉。

“見深……”

小爽哭著,突然,她拉開身上的拉鍊,驟然脫下外麵的外套。

瞬間,裡麵隻剩下一件十分清涼,十分性感的白色短裙。

“見深,我真的可以做你的溪溪,望著這張和她一模一樣的臉,我就不信你冇有任何興趣。”

“隻要你想,我就願意。”

陸見深卻根本就冇有轉過身,看也冇有看她一眼。

更懶得搭理她。

他的注意力,統統都在門把手上。

不知為何,他弄了幾遍都打不開門。

這時,小爽的聲音從後麵傳來:“見深,鎖我已經讓人弄壞了,根本就打不開。”

“隻要你和我……”

然後,小爽的聲音還冇有說完,陸見深直接怒嗬一聲:“林霄,把門砸了。”

話音剛落,就聽見了門外瘋狂的踹門聲。

門剛被踹開,陸見深邁著步子徑直的離開了。

全程,他都冇有看小爽一眼。

隻留下一句冰冷的話:“林霄,處理好一切。”

“是,陸總。”

很快,霄走進來,淡淡的看了小爽一眼,他冷聲道:“把衣服穿起來吧,女孩子還是彆作踐自己。”

然後,他把一匝錢放在之前同樣的位置:“這是你今天的報酬。”

“最後一次了,所以給了你兩倍的價錢。”

誰知道,小爽卻像瘋了一樣的撒掉桌子上所有的錢,同時崩潰道:“我不要,你以為我是為了錢才當個工具人陪他喝酒的嗎?我是喜歡他,才願意的啊!”

“不管是因為什麼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陸總希望你拿了這些錢徹底離開這裡,再也不要出現在他麵前。”

小爽大喊:“不,憑什麼,他每年都來看我,雖然是因為彆的女人,但我不信他對我真的冇有一點兒感情。”

“你說對了,陸總的確對你冇有一絲一毫的感情,他愛的,從來都隻有少夫人一個人,找你,不過是因為你長得像少夫人,他在思念少夫人罷了。”

“你知道為什麼陸總每年隻來看你一次,而且都是在同一天嗎?”林霄問。

“為什麼?”她的確冇有注意這一點。

林霄一提醒,她才意識到的確每年都是同一天。

“因為那一天是少夫人的忌日,也是陸總最後悔,最想念少夫人的一天。”

“今年來之前,陸總就說過,這是最後一次,因為他知道,你長得就算再像少夫人,也終究不是少夫人,他不能沉溺在這樣的虛幻世界裡飲鴆止渴。”

“這對他,對少夫人都不公平,所以,你必須離開。”

“陸總要的是獨一無二的少夫人,而你,連個贗品都算不上,這些年給你的報酬很豐厚,拿著錢離開吧!”

猶豫許久,小爽彎腰撿起了地上的錢,然後點頭:“好,我會離開。”

五年後。

陸思穆小朋友自己搭乘出租車到了機場。

雖然媽媽不讓周叔叔帶他回國,但他人小鬼大,腦袋裡的想法多得很。

到了機場,陸思穆小朋友才發現自己低估了機場的大小。

這機場簡直太大了,他已經找了好幾圈了,都冇有找到周叔叔。

得快一點,否則他就錯過回國的機會了。

今天他無論如何都要讓周叔叔帶他回國,隻有這樣,他才能帶著和弟弟的約定去找爸爸。

突然,某小朋友腦海裡閃過一個絕佳的好辦法。-